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曦澄abo顶开软肉-不可以是学长上课呢

更新时间:2021-07-30 09:31:48

她抬起胳膊用手掌在脸前扇了扇,然后才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下。

    祝向山那辆黑色的车子已经不在那里了。

 文学

    她站在原地看着大门旁边那个黑金色的无线门铃,迟迟没有按下去。

    毒辣的太阳照得她眼角酸涩,不耐烦地将拉链拉到了胸口。

    垂在锁骨处的头发用手抓起来,扎成一个高高的丸子头,露出了耳鬓处大量被染成粉色的发丝,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泡泡糖,丢进嘴里,她这才按下了门铃。

    很快,有佣人从房间内走来,询问过后将她带了进来,顺便接过了她手中的行李。

    穿过精心打理的环绕式花园刚走进别墅大门,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室内空调温度开得太低,从炎热的室外走进来,冷热过于分明。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六米层高的挑高房梁,看起来格外宽阔奢华。

    走进大厅,已经有人在等她了。

    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先看到的会是比祝向山年纪还大的穆敬泽,没想到却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

    深灰色的沙发上,一个年轻的男人正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

    他低着头,并不能看清楚面容,只能看出肤色是极其冷淡的白。明晰可见的青筋在手背延伸,宛如一块质地清透的玉。

    他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浑身弥漫着低气压。

    祝桃嚼了两下口香糖然后吹出个泡泡,等待泡泡胀大到极限,破裂时发出一声轻微的爆破声,她下巴一抬,神情倨傲,“喂,你谁啊?”

    男人这才抬起头。

    他眼神中除了冷漠,嫌弃也表露无遗,仿佛在看一件被弄脏了的衣服。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样子,以后到了这里,给我放规矩一点。”

    “你管得着吗?”祝桃瞬间被激怒。

    男人对她的炸毛无动于衷,平铺直叙地说道:“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你必须照做。”

    祝桃还想说什么,男人直接对佣人吩咐道:“带祝小姐回自己的房间,明天会有造型师过来,到时带她去把头发染回来。”

    “我就不染!你少管我!”

    她提高了音量,可是男人视若无睹,转过身迈开长腿直接离开了。

    祝桃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气得在原地跺了两下脚。

    佣人走过来客气地说道:“祝小姐,我带你去看看房间。”

    男人已经走了,她有气也没地方撒,只能憋着一肚子火跟着佣人上了楼。

    “刚才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是穆老先生的儿子,穆格穆先生。老先生心脏病犯了,最近一直在医院,等身体状况稳定后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他了。”

    祝桃并没有什么兴趣,只干巴巴地“哦”了一声,抬眸不断打量四周。

    她跟在佣人身后,佣人一边走一边给她介绍了一下房子的设施。

    祝桃咂了咂嘴,没想到祝向山居然还认识这么有钱的亲戚,这么多年她居然一点都没听说过。

    虽然她自己家境也不差,但只是中等而已,而穆家一看就跟她们家根本不是一类人。

    她有点疑惑,但是暂时想不通,于是很快将这一切抛在了脑后。

    佣人带着祝桃来到三楼。

    “您的房间是这间次卧,穆先生住在主卧,老先生等出院以后会住在二楼。”

    虽然是次卧,但是房间宽敞明亮,还有一个很大的落地窗。房间墙面则被刷成了蓝粉色的,充满了少女气息。

    祝桃一阵牙酸,“有别的房间吗?我不喜欢这种小公主风格的。”

    佣人恭恭敬敬地回答道:“不好意思,这是穆先生安排的。”

    “行吧。”

    祝桃说着将柜子打开准备把自己的行李放进去,结果却发现里面堆满了衣服。

    “这衣柜里怎么这么多衣服?”

    “这都是老先生为你准备的。”

    “哦……”

    衣橱里的衣服精美昂贵,并不是她原来的家庭可以消费得起的。

    对比一下她身上和行李箱的衣服,瞬间被衬托得好像蒙尘了般灰头土脸。

    祝桃将柜子门关上,转头对佣人说道:“我没事了,你去忙吧。”

    “好的,有什么事尽管叫我,如果您不喜欢走楼梯的话,在最右侧有电梯供您使用。”

    “嗯。”

    佣人离开后,房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空气也随之安静,祝桃一直紧绷地肩膀也跟着松懈了下来。

    身上汗津津的,被空调一吹,有点难受。

    她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找到从家里带过来的睡衣,去了卫生间。

    高档的按摩浴缸,材质昂贵的花洒和价值不菲的洗浴用品,这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她半天都没有找到打开淋浴头的开关。

    最后摸索了好久才找到一个隐藏的按钮,按下的瞬间,细密的水柱激射而出,浇了她一身。

    好凉。

    是冷水开关。

    她手忙脚乱地关上,可还是被淋湿了。

    折腾了半天,澡没洗成,还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她沉默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湿透的衣服颜色变得很深,显出乌蒙蒙的色调,头发也紧紧地贴在脸颊。

    像是在暴雨中被浇透翅膀找不到家的野鸟。

    她扯了扯嘴角,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调节好水温开始洗澡。

    把自己收拾干净已经过去很久了。

    祝桃穿着睡衣走到床边,弯腰按了按床垫,又拍了拍枕头,最后才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脑子里有点乱,被窝里狭小的空间,可以给人安全感。

    祝桃并没有睡着,在床上辗转反侧。

    认床的焦躁让她失眠了半个晚上,最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敲门声吵醒了。

    “谁啊?”她迷迷糊糊地问道。

    “祝小姐,穆先生吩咐我叫您出来吃早饭。”

    祝桃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在穆家了,“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脊背下意识地打直。

    她看了一眼手机,惊觉竟然才八点钟,于是又仰头躺倒,被子往头上一蒙后说道:“不吃。”

    佣人似乎已经料到她会这么回答,又说道:“那您也收拾一下准备起床吧,九点钟造型师会上门来为您做头发。”

    “不做。”

    “可是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

    “他安排是他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外面没声音了,良久后响起脚步声,应该是佣人转身下了楼。

    祝桃屏息聆听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情况以后,又将自己裹回到了被子里。

    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点开了父母的对话框。

    没有任何消息。

    目光随着屏幕一起暗下去,她仿佛不相干的人一样,被他们彻底遗忘。

    来不及失落,门又被敲响了。

    浑身的肌肉绷紧,她将头探出来,对着门口吼道:“我都说了我不吃也不染,烦不烦啊!”

    门外这次传来的不是佣人的声音,而是穆格冰冰冷冷的说话声。

    “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不客气了。”

    “谁理你。”祝桃找到耳机塞住耳朵,将音乐放到最大声,被子一拉,懒得听他废话。

    穆格示意管家将门打开,直接走了进去。

    目光落在那张粉色的大床上。

    少女用被子将自己围成一坨,像一只欲盖弥彰的鸵鸟。

    由于被子拉的太高,两条细白的小腿漏在外面。

    十根脚趾上涂着红色甲油,浅蓝色的睡裤一只裤腿妥帖地挨着脚踝,另一只已经卷到了膝盖。

    祝桃正沉浸在音乐声中,突然感觉身上一轻,紧接着,冷风裹挟着一丝苦艾与白檀混合的味道窜入她的鼻腔。

    来不及细品,她猛得睁开眼睛。

    视线与男人的大腿平齐。

    他的双腿修长,被西裤包裹,裤缝笔直且锋利,显得冷漠又刻薄。

    她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腾一下坐起来,分不清是因为害羞还是愤怒,她的脸上浮现起一层薄薄的红雾。

    即便她身上穿着睡衣,但是他的这种行为还是令她恼火。

    “你有病啊掀一个女孩子的被子,万一我没穿衣服呢?”

    穆格根本没接她的话,只讲了自己来的目的。

    “我给你十分钟的整理时间,然后下楼,等我再上来叫你第二次的话,会把你直接绑过去。”

    “……”

    真是不可理喻!

    可是她又相信他真的能做出这种事,而且肚子也有点饿了。

    于是,她还是决定起床。

    等洗漱好以后,她换上了一件破洞的牛仔外套和夹趾拖鞋。

    衣柜里的服饰虽然设计精美,面料昂贵,但是基本都是非常得体的名门大小姐风格,根本不适合她。

    她就这样踢拉着拖鞋下了楼。

    穆格已经坐在餐桌前,待她落座以后,开口道:“下午带你去新学校办手续。”

    “我才不去,我原来的学校挺好的。”

    她说完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早饭虽然简单,但是食材和烹饪手法似乎很考究,不过她觉得吃到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

    造型师很快到了,在梳妆室等她,祝桃听到管家说的这个消息以后,立刻放下碗筷就想往外跑。

    可是穆格根本不在意她的行为,只是敲了敲桌面,管家直接截停了她。

    男人淡定地开口道:“带过去。”

    祝桃像一只泥鳅一样拼命挣扎,“我不染,不要你管!”

    可是她的反抗微乎其微,最终还是被人架去了梳妆室。

    穆格缓步跟了过来,淡淡地开口道:“要么染回来,要么剃光,你选吧。”

    “呸!我哪个都不选!”

    穆格对发型师说:“那就剃了吧。”

    看到他们好像要动真格,祝桃怂了,她可不想剃光头,再说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回头找机会再染回来就是了。

    “我染!我染还不行吗!别给我剪!”

    就这样,祝桃盯着镜子,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头发一点一点变回黑色。

    她从来都没有像这两天这么憋屈过。

    抓了抓自己毫无特色且沉闷的黑色头发,愤愤地瞪了一眼坐在旁边沙发上的穆格,她说道:“这样总行了吧!”

    穆格抬头看了一眼,对佣人说:“带她去换衣服,穿的得体一些。”

    “我的衣服怎么了?我不喜欢衣柜里的那些,我就要穿这样的!这你也要管?”

    穆格合上手中的书,站起来,逼近她。

    他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她,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你觉得你穿成这样很好看吗?”

    祝桃被他的目光激怒,瞬间炸开全身的刺恶狠狠地反击:“我告诉你,我只是被祝向山寄养在你们这里的,你无权干涉我的自由,你要是讨厌我,大可以告诉他让他把我带回去。”

    “你以为你还回的去?”

    “你什么意思?”

    穆格不跟她废话,做了个手势,示意佣人将她带下去。

    “别碰我,我就不换!”

    “你要是不乖乖听话的话,那我亲自帮你换。”

    “……”祝桃气急,可是转瞬又想到了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