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薄荷奶糖1v2h(祝桃)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7-31 15:23:53

  薄荷奶糖1v2h(祝桃)全文章节列表

祝桃气不打一处来,“那我脚上的指甲油呢?”

    “穆先生说对身体不好,让给你擦掉了。”

    “……”

    好。

    很好。

    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心。

    *

 文学

    因为这件事,祝桃到了学校以后还是很气。

    本来心情就不好,姚千雪还要跑到她面前来找晦气。

    走到教室门口,她堵着门不让她进去。

    祝桃皱眉,“好狗不挡路。”

    “是你挡了我的路,我要去办公室拿作业,你可别耽误我的时间,马上要上课了。”姚千雪完全没有要让的意思,“所以要让也是你让。”

    “好吧。”祝桃没有多做纠缠,很干脆地答应了。

    她侧身站到一边,还做了个手势,“大小姐,请。”

    姚千雪满意了,觉得自己终于打压了她一次,趾高气昂地往外走。

    可是刚走出去两步,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

    “啊——”她猛得趔趄两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没有摔倒,但是姿态还是很狼狈。

    “你干什么!”姚千雪怒目而视。

    祝桃耸了耸肩膀,“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干啊?大小姐走路不要总是把头扬那么高,也看看脚下的路平不平嘛。”

    “是你故意绊我的!”

    “有证据吗?”祝桃蹲下去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在掌心抛了两下,“估计是这个滑了你的脚吧。”

    “怎么可能!”

    “信不信随你咯。”她将小石子放在姚千雪手上,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如果真的那么生气,就打它一顿吧。”

    祝桃说完就走进了教室,留下姚千雪在身后像旧火车的烟囱一样汩汩冒烟。

    刚才两人的争执被全班同学都看在了眼里。

    因为祝桃几乎每次都是来的最晚的一个。

    唐洲今天没在,怪不得姚千雪会这么明目张胆,也不装样子了。

    不过,他不在,她耳朵边也清闲了不少。

    也不知道怎么的,第一天就招上他了。

    他那副样子,就差把渣男俩字写在脸上了。

    举止轻佻,行为放浪。也不知道姚千雪怎么就看上他了。

    没眼光。

    祝桃腹诽了两句,然后拿出了等会儿上课要用到的书本。

    这节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是个年轻的女老师,讲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可是祝桃听着听着就开始走神了。

    她突然就想起了昨晚上穆格讲卷子时低垂的眉眼,修长的手指划过试卷时发出的沙沙响声,还有阅读题目时低沉醇厚的嗓音。

    他讲课的质量甚至比老师还要优秀几分。

    不过……都一样好睡。

    午饭时间,祝桃一个人端着打好的饭菜找座位,刚吃了两口饭,就看到一上午没见的唐洲坐到了她的面前。

    她直接无视了他的存在。

    可是他却不依不饶地非要逗弄她。

    “喂,我带你去楼上的餐厅吃饭啊。”

    楼上是优质的西餐厅,供那些挑剔的富家子弟用餐。

    祝桃觉得楼下的饭就挺好了,一口回绝:“不要。”

    “为什么?”

    “不爱吃西餐。”

    “那我带你去校外吃大餐。”

    “不要。”

    “又怎么了?”

    “不爱跟你去。”

    “……”

    唐洲双手一环,向座椅后面一靠,“你知道这个学校有多少女生想追我吗?”

    “多少?”

    “能围操场一整圈。”他得意地说道。

    祝桃惊叹,“咱们学校竟然有这么多盲人吗?”

    “……”

    祝桃正挤兑着唐洲,突然感觉后背有点凉,扭头一看,果不其然。

    姚千雪手里紧握着一根长柄汤勺,几乎都快要被掰弯了。

    她啧啧摇头,“每次看到我的时候就复明了。”

    她吃饱了,端起餐盘离开。

    离上课时间还早,她拿出手机点进群聊。

    卟叽水蜜桃:@肌肉才是本体肌肉,给我找两部女主火辣勾引男人的片子,我要学习一下。

    梁L:学什么?

    一只小红梨:桃子开窍了,要找男人了吗?

    肌肉才是本体:不要叫我肌肉!虽然我知道我的肌肉很优秀。

    卟叽水蜜桃:快点的!(甩皮鞭.JPG)

    梁L:你学那个干什么?

    卟叽水蜜桃:你别管,我有用。

    祝桃正聊的开心,唐洲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什么资源?我给你找啊?”

    “怎么哪都有你!”将手机往桌子上一扣,她怒目而视,“非礼勿视懂不懂?”

    唐洲挥了挥自己的手机,“加个微信。”

    “不加。”

    “哦……好吧。”他看似已经放弃了的样子,却在转回去的一瞬间,突然拿起了她的手机。

    “喂!”祝桃上去抢手机,“你干嘛!”

    唐洲仗着自己个子高,将手机举过头顶,然后打开了她的二维码。

    扫一扫,添加好友,搞定。

    用她的手机通过后,他这才把手机还给了她。

    祝桃看着微信上多的新好友,头像是一个男人逆光黑色的背影,一看就是唐洲。

    她冷笑一声,“我不会把你拉黑吗?你这样有什么用?”

    唐洲挥了挥手机毫不在意,“我刚也把你的手机号存下来了,你拉黑我就给你打电话。”

    “一样拉黑!”

    “我有很多手机卡。”

    “……你真无聊。”

    祝桃很快收到了薛京发过来的资源,紧接着,梁庚的消息也到了。

    梁L:?

    卟叽水蜜桃:?

    梁L:你要干什么?

    卟叽水蜜桃:都说了你别管。

    梁L:你在新学校看上谁了?

    卟叽水蜜桃:没有,无聊想看。

    梁L:有什么事找我们商量。

    卟叽水蜜桃:知道了知道了。

    梁庚那边显示了几次正在输入,最后什么消息都没有发来。

    放学以后,祝桃坐在车子后面,等司机启动以后,她悄悄点开了。

    这部片子是韩国的,韩国的片子一向很有氛围,色.气但不粗俗,俊男和美女的亲密互动,非常养眼并且引人遐思。

    在进行到女主角脱衣服的时候,祝桃注意到了她背后的那片纹身。

    一株妖艳的凌霄花从尾椎处向上生长,开出绝美的花朵。

    随着她的起伏,花朵像是被风拂过般微微颤抖,瞬间鲜活了起来。

    祝桃被那个纹身吸引到了。

    好漂亮啊。

    她也想要个纹身。

    也不知道会不会很痛。

    车子经过一条商业街,祝桃突然想到之前来这里的时候好像见过有一个纹身店。

    心动不已的她想先去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图案。

    “大叔大叔,在旁边停一下,我肚子痛,想上厕所。”

    “好。”司机没有多想,找了个位置将车停了下来,“你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你。”

    “嗯嗯。”祝桃嘴上答应的好好的,钻进商业街后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确定司机找不到她以后,她给他发了个消息:别等我了,我一会儿自己打车或者坐公交车回家。

    司机接到短信以后,无奈地跟穆格汇报了一下情况。

    穆格听后沉默了三秒钟说道:“知道了,你回去吧。”

    祝桃在街上来回转悠,她记得就在这附近,可是怎么找不到了。

    纹身的店她没找到,却碰到了自己以前学校的死对头黄玉玉。

    她和三个女生在一起逛街,看到祝桃以后,径直朝她走了过来。

    真是冤家路窄。

    “哟,这是谁啊?现在这副打扮,是准备当乖乖女了啊?”黄玉玉的头发全染成了黄色,唇角还打了两枚唇钉,嚣张地走过来推搡了她一下。

    祝桃扯了扯唇角,拍开她的手,“我当是谁呢,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吗?还有脸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当初把你揍得像条狗一样的时候,你这么快就忘了啊。”

    “你少他妈的得意,爹妈都不要的流浪狗,你拽什么?”

    祝桃的脸色变了,本来带着讥讽的神情一点一点地冷了下来。

    “你再他妈说一句?”

    “哈,戳到你痛处了?”黄玉玉笑嘻嘻地点了点她的肩膀,“我说你,是没人要的流浪狗!啊——”

    她话还没说完,头发就被一股大力揪住了。

    祝桃死死地薅住黄玉玉的发根,狠狠地将她掼在了地上。

    黄玉玉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所以根本没有防备,可是等她和身边的三个女生反应过来以后,立刻上前包围了她。

    “妈的,给我打她!”黄玉玉捂着头发尖叫道。

    祝桃被人抓住胳膊想把黄玉玉的头发从她手里抠出来,可是她死活不放手,还朝地上凶狠地撞了两下。

    “啊——先把她给我拉开啊!”

    三个女生一个人抠她的手,一个人锁她的脖,还有一个人掐她的腰。

    双全难敌六手,她最后还是被掰开了。

    虽然以前她打架还可以,但是四个人打她一个,她是真的打不过。

    脖子上被她指甲上的碎钻划出了两道血痕,还被偷袭踹了膝盖窝一下,让她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她刚想爬起来,却又被人狠狠地踹了两脚。

    “你他妈的不是很拽吗?起来啊,废物!”

    这两脚踹得着实不轻,祝桃虽然站不起来,但是嘴上也不甘示弱,“你今天不打死我,以后小心别让姑奶奶抓到你。”

    “你还挺横。”黄玉玉说,“继续给我打,打到她心服口服为止。”

    黄玉玉拿着手机还准备录像。

    祝桃大喊一声,“肌肉!梁庚!小梨!你们终于来了!”

    梁庚打架凶狠到已经在学校出了名,而薛京虽然打架不行,但是那个大体格子,站在那里就很唬人。

    所以,他们几个混在一起,几乎没有吃过败仗。

    果然,几个人瞬间一愣,祝桃瞅准机会,撒丫子就跑。

    “你他妈有种别跑!”几个人反应过来是被骗了,追着骂道。

    祝桃一边跑一边说:“站着给你打才是傻X吧,你有种别带这么多人啊,装逼怪。”

    她一路跑到公交站点,刚好碰到一辆回穆家可以坐的车,于是飞快地跳了上去。

    那些人没有追到她,恶狠狠地在原地咒骂了两声。

    祝桃松了口气,摸出两个两个硬币投进去,然后往里走。

    幸运的是,车上还有最后一个空位。

    她将自己摔进座位里,舒了口气,揉了揉腿,试图缓解一下膝盖的疼痛。

    胳膊肘、嘴角都破了皮,身上还被踹了好几脚。

    转头想看看窗外的风景,可是车窗却清晰地映出了她狼狈的模样。

    乱糟糟的头发,嘴角干涸的血迹,还有脖子上两道明显的划痕。

    她重新将马尾扎了一下,然后从包里翻出一包湿巾大致擦拭了一下身上的土,顺便在心里狠狠地骂了黄玉玉一顿。

    没关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下次叫上人再好好教训她一顿。

    公交车行驶到中途,上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腿脚似乎有些不便,走路都颤颤巍巍的,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滴——老年卡。”

    刷过卡以后,他拄着拐杖往里走。

    祝桃扭头看了看,这几站一直有人下车上车,所以现在还是没有空位。

    老弱病残专座的椅子上也都坐了几个老人,并不方便让座。

    剩下的人大多视若无睹,低着头在玩手机。

    算了!她歇了一会儿,也没那么痛了。

    拎起自己的书包站起来,她冲着老人喊道:“喏,老头儿,给你坐吧。”

    老人听到后,转过身来,可是在看到她的模样以后,嘴瞬间撇到了一边。

    他一脸嫌弃,像躲瘟神一样,反而站得离她更远了。

    就在这时,终于有另一个乘客站了起来,将座位让给了老人。

    老人连连道谢,然后扶着靠背坐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祝桃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握紧,肩膀和后背一点一点地僵直了。

    车上好多人都在看她,带着和老人相同的鄙夷。

    抿紧的唇瓣渐渐失去颜色,显出几分苍白。

    右手拎着的书包带子被她胡乱搅在一起,勒出了红痕。

    她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切。”终于,她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扬起下巴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只是要下车而已,你爱坐不坐。”

    说完,司机在下一站停车的时候,她从后门下了车。

    此时离穆家附近的站点还有两站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本身下了公交车到别墅区就还有一段距离,这下她要走的路就更多了。

    这会是下班的高峰期,车也很难打。

    走了大约有一站路,她实在有点累了,于是坐在马路边上想休息一会儿看看能不能打到车。

    天光渐渐暗了下来,路灯一一亮起,一直蔓延到远方,最后凝成一个小点,像是在引导迷途的旅人。

    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闪烁的霓虹和车灯,路人行色匆匆,都想在夜幕降临前赶回家。

    只有她。

    无家可归。

    喉头发哽,她轻咳了一下,习惯性地去包里摸香烟,可是找了半天才想起自己最近被穆格和他派来的司机看管的很严,没有买烟的机会。

    于是,她随手从背后的草丛抽出一根狗尾巴草叼在了嘴里。

    有刺眼的车灯照到她这个方向,晃得她眼都睁不开了,用手搭在额头,她眯着眼睛向那个方向看过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卡宴缓慢开过来,停在她的身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