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郝思嘉)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8-05 15:35:42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郝思嘉)全文章节列表

 她虽然不喜欢热闹,架不住郝思嘉的怂恿,跟着去看了。

    只是散场时,不知从哪儿跑来一个高瘦男孩,模样阳光又俊朗。

    将手里的纸条塞给她就跑了。

    郝思嘉两眼发光:“这个小弟弟好帅,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呀。”

    邬乔瞪了她一眼,郝思嘉才笑着闭嘴。

    出于礼貌,邬乔没直接撕掉纸条,而是打算带回宿舍再处理。

    到了宿舍,郝思嘉先去洗澡,邬乔坐在椅子上,拿出手机。

 文学

    这一天下来,她几乎没什么安静思考的时间。

    此刻拿出手机,点开微信。

    她往下拉了一会儿,才重新找到早上加的那个微信。

    程令时的微信名简单直接,就是他的名字。

    连备注都不用。

    点进朋友圈,倒不是三天可见,而是半年可见。

    可他的朋友圈,除了偶尔转发时恒建筑所的新闻,再无其他。

    连一条关于他自己的都没有。

    邬乔放下手机,双手猛搓脸颊。

    白天一直忙的没空想,此时空闲下来,她越想越尴尬。

    她居然真的直接拿出二维码,让他扫了。

    之前在程令时面前,假装不尴尬。

    现在看着屏幕上他的名字,看一眼都想穿越回去,挤一挤当时自己脑子里的水。

    两人加完微信后,没聊过一句。

    正好洗手间的门打开,郝思嘉洗完澡出来,她一边擦头发一边问:“刚才那个微信,你准备加吗?”

    “哪个?”

    郝思嘉:“就是刚才那个英俊又阳光的长腿小弟弟啊,这个真好看,绝对系草级别。”

    邬乔:“不加。”

    “我以为你拿着手机,是准备要加人家呢。”

    听郝思嘉提起,邬乔这才想起纸条还没处理,她从包里拿出来,也没看,直接撕了,扔在旁边垃圾桶。

    郝思嘉看着她干脆利落的动作,佩服道:“乔啊,有时候我是真佩服你,任凭小鲜肉来来往往,你自巍然不动。你跟我说说,你到底为什么不想交男朋友啊。”

    邬乔的桃花运,从进大学就没断过。

    建筑系献殷勤男生层出不穷不说,外系拐弯抹角要她联系方式的,也是数不胜数。

    只有邬乔铜墙铁壁,丝毫不为所动。

    她说:“没什么,只是觉得我还年轻,应该专注学习和工作。”

    郝思嘉有些不服气:“就是因为年轻,才应该多谈谈恋爱啊。”

    邬乔神色淡然,随手打开电脑“我去谈恋爱了,竞赛谁帮我做?”。

    “你都已经是咱们建筑系最牛的大神了,”郝思嘉随手撕开一片面膜,敷在脸上,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现在投简历,才知道平日努力有多重要。看看你的作品集,再看看我的,简直是一坨屎。”

    建筑系毕业生找工作,作品集最重要。

    邬乔从大三开始参加大学生建筑竞赛,她自己组建团队,一起刷竞赛,几年下来,履历漂亮的耀眼。

    况且她年年排名都是建筑系第一。

    邬乔安慰她:“你现在认真做作品集也还来得及。”

    “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就是一条咸鱼,而且是翻不了身的那种。我真的佩服你,目标坚定,心无旁骛,绝不会被轻易被外界打扰。”

    邬乔听着郝思嘉的哀嚎,无奈一笑。

    随后进了洗手间,她拿出卸妆棉,一点点将脸上的妆擦掉。

    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头一次发现,她的心静不下来。

    白天的场景,在脑海中闪回。

    还有那张熟悉又带了点陌生的眉眼。

    目标坚定,心无旁骛。

    其实她没郝思嘉说的那么淡然。

    邬乔突然扔掉手里卸妆棉,洗干净脸,直接从洗手间出去。

    郝思嘉刚打开一部剧,见她出来,奇怪道:“你这么快洗完澡了?”

    就见邬乔走到自己位置旁,拿起正在充电的手机。

    打开微信,找到程令时的头像。

    点进去,按下删除。

    一气呵成,容不下她半点考虑的时间。

    即便留着微信也不会联系。

    甚至他都没认出自己。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出于什么心思,加了自己微信,但日后难有见面的机会,就当是这次重逢只是个小插曲罢了。

    删完之后,邬乔心底反而轻松了些。

    而在这座城市的另一边。

    这个重逢的小插曲,刚到家。

    程令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这才拿出手机,点开早上刚加的微信。

    他端起水杯,慢悠悠喝了口。

    在信息栏打下一段话:【早上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哥哥一眼就认出了早早。】

    早早是邬乔的小名。

    盯着邬乔的头像又看了两眼,程令时按下发送。

    下一秒,界面跳出一条消息。

    “你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发送好友验证请求。”

    原本姿态懒散靠在自家吧台旁的男人,一下站直了身姿,那双总是噙着懒散笑意的黑眸,猛地收缩。

    他仔细看着屏幕上的消息,像是不确定又似不死心,又发了一条。

    只有一个符号。

    【?】

    然后界面再次弹出一样的提醒。

    呵。

    确实。

    是他被删了。

    程令时喉结滚动着,终于,气笑出声。

    小奶猫长的爪子,不仅对着别人。

    也挠向了他。

    *

    第二天早上,荣誉博士颁发典礼,如期举行。

    邬乔圆满完成任务,甚至在系主任的引荐之下,还加了其中一位业界十分厉害老师的微信,倒也不算没有收获。

    原本她晚上准备回出租房,明天还要上班。

    却被郝思嘉拦下,她说:“昨天校庆,班长说趁着大家都在学校,赶紧聚一次,要不然以后越来越聚不齐这么多人。”

    “之前不是聚过一次。”邬乔收拾电脑说道。

    郝思嘉:“上次聚会都是上个学期的事情了,反正你今晚别走,我都答应他们了。”

    “你去不也一样,”邬乔语气淡然。

    郝思嘉挑眉:“怎么能一样,你要不去,咱们班一大半男生都得失望。”

    “别胡说八道。”邬乔见她又说的没边,赶紧叫停。

    郝思嘉:“你就去呗,我们都大五了,还能再聚几次。。”

    思及至此,邬乔总算点头:“算我一个吧。”

    “好嘞,”郝思嘉冲着她竖了个OK的手势,迅速在班级群里说了这件事。

    就听她手机滴滴震动个不停。

    郝思嘉惊讶道:“乖乖,我一说你也去,群里这么多人诈尸。班长得伤心死了吧,他在群里喊半天没人应。”

    对于她习惯性的胡说八道,邬乔选择无视。

    “我先去图书馆一趟,晚上要去吃饭的时候叫我。”

    邬乔拎着电脑,离开宿舍。

    郝思嘉看着她的背影,震撼的摇头。

    从她认识邬乔开始,邬乔的每一分每一秒好像都被标刻好了,学习、赚钱、竞赛,她永远都那么忙。

    一刻都不曾停下来歇息。

    也从未抱怨。

    邬乔去图书馆,是为了继续所里的工作。

    最近所里正在全力以赴一个项目竞赛,而且还是在最近国内颇为瞩目的地标设计竞赛,初步知道的对方就有清华院、华工院还有几家外国事务所。

    这是她实习以来,参与的最大项目。

    她一直忙到傍晚才回来。

    郝思嘉瞧着她素面朝天的样子,忍不住说:“我听说今天易百带了女朋友,美人,你确定不降维打击一下。”

    易百是她们同班同学,家里挺有钱的富二代,追了邬乔三年。

    没成功。

    “毛病。”邬乔有些严肃道:“待会你可别胡说八道。”

    见她这么认真,郝思嘉赶紧保证:“你还不了解我,就是在宿舍嘴炮两句。”

    两人去了班长定好的餐厅,并不是在学校周边,而是在一个挺繁华的商圈。

    因为订位置迟,只有大厅里的两张圆桌。

    邬乔和郝思嘉是班里唯二的女生,一向是众星捧月的待遇。

    位置早给她们留好了。

    没一会儿,易百带着他女朋友到了,瘦高又时尚的姑娘,长得也很精致。

    谁看见都会喊一声美女的存在。

    邬乔却有些惊讶,因为这姑娘她昨天就见过,学校礼仪队的。

    昨天有些不愉快,邬乔干脆装没认出对方,客气打了招呼。

    易百带着女朋友坐下,周围同学难免恭维祝贺一番,羡慕他能在大五脱单。

    吃饭时候,邬乔总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倒不是她敏感,而是她打小就对别人的目光很在意,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

    没想到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郝思嘉:【姐妹,我跟你说件事,你别抬头,表情一定要保持淡定。】

    郝思嘉:【我敢确定,易百女朋友肯定知道他追过你的事情。】

    郝思嘉:【她都盯着你看好几回了。】

    郝思嘉:【来!者!不!善!】

    邬乔看完,把手机放下,顺势夹了面前盘子里的一颗丸子,放在旁边郝思嘉碗里。

    她神色淡然:“吃吧。”

    郝思嘉发现这个重大情况时,激动的差点拍桌子。

    谁知当事人太过淡定,居然还给她夹丸子。

    她盯着面前的丸子,陷入深思,这是什么意思?

    于是她赶紧又发了一条:【你的意思,是不是她要是敢轻举妄动,你就让她‘丸’了?】

    邬乔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差点噎住。

    这朋友不能要了。

    什么二货。

    邬乔:【我的意思是:吃你的,闭嘴吧。】

    ……

    一顿饭下来,还算相谈甚欢,都是一个班的同学,随意聊聊大家的情况。

    班里不少人都已经工作,也有准备读研。

    颇有种毕业季来临,各奔东西的味道。

    中途建院同事打了电话,邬乔起身去接。

    她接完电话,准备再去趟洗手间。

    谁知刚走到门口,居然听到公共洗手台方向,有个声音响起:“女人的直觉真准,难怪我昨天一看见那个邬乔,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原来易百之前追过的人,真的是她。”

    这个餐厅洗手池是男女对面的,大而宽阔。

    因为邬乔站在这边,对方完全没察觉。

    电话那边不知说了什么,对方语气更加恼火:“什么叫我别担心,她肯定不喜欢易百,要不然早在一起了。你这么说,好像是我捡了她剩下的。我家易百差吗?是那女的没眼光,一个拿助学贷款上学的,还看不上易百,简直是命比纸薄,心比天高。”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真以为她能凭脸吃饭。”

    邬乔觉得她这两天,也不知走了什么运。

    被动听是非。

    还都是关于自己的。

    难不成集齐七次听墙角,能召唤神龙?

    邬乔的念头刚一闪而过,她震惊的望着,从男洗手间走出的熟悉身影。

    虽然没有神龙。

    但真他么……见鬼了。

    程令时的惊诧,不比邬乔少。

    他只是上个洗手间,没想到听了一耳朵是非。

    本以为只是同名,结果他一出来看见邬乔,就全明白了。

    邬乔也没想到别人吐槽自己的话,全被程令时听到。

    程令时稍稍侧头,朝洗手台方向看了一眼。

    再次回头。

    与她的视线对上。

    他的回头,让空气中的气氛更加尴尬。

    因为这个动作让邬乔确定,他听出来对方是在骂她。

    程令时没说话,安静望着她,只是这种沉默反而更叫气氛凝滞。

    他的眉眼生得极好看,狭长眼尾总会带着懒散笑意,这一刻不知是不是他喝了点酒,眉梢微弯,带起点轻浮。

    邬乔不知道他对自己的长相没印象,会不会对邬乔这个名字还有些印象。

    总算,他慢腾腾开口:“偶遇?”

    邬乔:“?”

    不是,都这种时候了,他不会还以为自己是跟踪他到这个餐厅的吧?

    “还是说……巧合。”程令时微拖着腔调。

    “……”

    他把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不知不觉,邬乔心底尴尬散去。

    毕竟再尴尬,也尴尬不过,被人当跟踪狂吧。

    不知道是不是程令时这几年名气太大,崇拜者太多。

    以至于给他造成一种错觉,遇到的每个人都是为了故意接近他。

    “我朋友跟我说,这家餐厅有只孔雀,”她坦然望着他,语气诚恳“没想到,居然真的。”

    程令时:“……”

    说完,她没在看程令时表情,转身走了。

    回到餐桌没多久,易百女友陈宁宁回来了,正好赶上班长叫服务员结账。

    大家让班长先付钱,待会转账到他微信。

    谁知陈宁宁抵了下易百手臂:“我说你也是的,直接付钱就好了嘛,干嘛还AA。不说别的,这里挺贵的,有些同学家境不太好,来一趟也不容易。”

    说话时,她刻意朝邬乔看了一眼。

    这下郝思嘉先炸了。

    千年绿茶,装什么纯净水。

    没等她开口怼回去,旁边过来一位领班模样的人,客气朝邬乔看了眼,便说道:“小姐您好,恭喜您成功当选我们店内的幸运顾客,不仅可获得一次免单,还有终身五折优惠。”

    众人惊呼,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陈宁宁不悦道:“你们这个幸运顾客是怎么选的?凭什么呀。”

    易百忍到现在,终于不悦道:“你干嘛?”

    不仅他,在座其他同学也察觉到陈宁宁对邬乔的敌意。

    领班未立即回答,因为他直接拿起对讲机,将陈宁宁的疑问传达给对面。

    直到电流夹裹着一道懒散而又平静的声音响起。

    “凭、脸、选、的。”

    陈宁宁猛地抬头望向对面的邬乔,这几个字恍惚是照着她的脸抽了过来,脸上的笑意渐渐僵硬,脸色更是不可抑制的开始发白。

    反而是邬乔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突然眨了眨眼睛。

    表情格外无辜。

    仿佛在说‘啊,原来我真的能凭脸吃饭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