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江小鱼) 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1-08-06 09:16:35

将眼镜随手塞进她书包里,又伸手将她厚重的刘海拨向一旁,露出光洁的额头来。江小鱼从他伸手将她眼镜取下的那一刻心就跳得差点蹦出胸腔,更不用说此刻他伸手拂向自己的头发,她下意识地低下了头,想离他远点,仿佛没了眼镜跟刘海,她就没有了安全感。

  “你躲什么?”少年忽然凑得更近,伸手勾住她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跟自己对视。

  “你……能不能,别……别离我这么近,要喘不过气来了。”被逼得后退到墙边的少女呐呐地开口。

  “不能。”许怀文想都不想地拒绝她,他一手撑着她身侧的墙壁,一只手还捏着江小鱼的下巴,丝毫没有松手的模样,如果有外人看到,肯定会觉得这是小流氓在调戏少女。

  江小鱼被他漆黑的眼睛盯得脸越来越红,她无措地咬着唇被迫望向他,少年好看的眉毛挑起,热热地呼吸深浅不一地洒在她耳际,眼底竟然还有丝丝笑意,他到底在想什么?

  许怀文原本只是想逗逗她,但是看她鲜嫩的下唇被她牙齿咬出痕来,他忽然觉得喉头有些干涩,扣住她下巴的手不自觉地向上,试图将她咬得发白的嘴唇从她牙齿底下解救出来,可是小姑娘似乎是害怕,牙齿反而咬得更紧了。

 文学

  无法,他低低叹了口气,继而将手抚向她后颈,微一用力,嘴对上她的唇,小姑娘惊吓过度张开了嘴,他逮住机会将她下唇含在嘴里轻舔,唔……跟他想的一样,真香。

  江小鱼脑袋一阵轰隆,吓得心脏仿佛不能跳动一般,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嘴里充斥着少年清冽的气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舌头滑了进来,在她嘴里放肆乱舞,应该要推开他的,可是她竟然,觉得不讨厌。

  他的舌头步步紧逼,硬缠着她跟他交织在一起,耳边传来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她被他亲得七荤八素,等反应过来,少年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校服里,她后知后觉地伸手去扯他的手,却被他单手将两只手都扣在身后,动弹不得,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紧缚的内衣让他的手不太好施展,不知道怎么解开内衣,可是他依然霸道地将她胸前的一只浑圆从内衣里拨弄了出来,用掌心肉贴肉包住她。

  “看不出来,发育得这么好,一个手都抓不住呢。”他凑向她耳畔,戏谑地开口,热热的气息让她软了半边身子。

  “我很难受,许怀文……你别……别这样……”她小声地试图拒绝他。

  “别哪样?”她这么娇滴滴地喊他名字,让他红了双眼,下身硬得更厉害了,抚摸她浑圆的手也不自觉地搓得更用力了些。

  “这样……不行的。”她被他搓得一颤,声音媚得人骨头发软。

  “你刚刚不是问我,那些人除了打你还能怎样吗?”他压着她的唇低喃道,“像我现在这样,你怕不怕?”

  小姑娘被吓得猛点头,许怀文低笑了一声,满意地压着她嘴又吻了起来,直到察觉到自己再亲下去可能难以收场,才生生压住。

  见他停了下来,江文曼轻轻吁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快被憋死了,手挣了挣想逃脱他的桎梏,奈何力量相差悬殊。

  “别乱动!”许怀文低哑着声音里满是警告,松开扣住她的手,另一只手也从她衣服里拿了出来,将她搂进自己怀里,竭力压下自己心头烧得正旺的火。

  江小鱼被他紧紧地箍进怀里,耳边是他粗重的呼吸声,他好像,很难受?可是她也很难受,这种不能呼吸的感觉又来了,但是她不敢动。

  “你……能不能松开一些?你皮带扣硌到我了。”怀里穿来少女闷闷的声音,让许怀文忍不住勾了勾唇,将她拉得贴自己更近了些,“这可不是皮带扣。”

  少女好奇地伸手去摸,是根硬硬的圆柱体,她想将这个抵得自己难受的东西拉出来,头顶传来“嘶”地吸气声却让她住了手。

  “再不老实,现在就办了你!”

  江小鱼吓得将手缩回,后知后觉地想起生物课上学的内容……莫不是?天啊!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姑娘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能躲到地上的石头缝里去。

  许怀文低头看着耳朵都变成粉红色的少女,低低叹了口气,再这么下去,就真的要把持不住了。他收回手,将她的黑框眼镜从书包里拿出来给她带上,带上眼镜的江小鱼眼前清晰了许多,少年灼灼的目光让她禁不住又低下了头,

  “走吧,我送你回家。”他的手插回了兜里,不过一瞬,便恢复了朗朗少年的清明,仿佛刚刚那个在她耳边喘着粗气的男人是江小鱼的错觉。

  “不用了,我家……就在前面,转个弯就到了。”江小鱼的语气有点急促。

  许怀文见她这么慌张,想来是自己刚刚吓到她了,便没有坚持,点了点头。

  “今天谢谢你了。”虽然,她也很害怕他,但是刚刚如果没有他,自己今天应该免不了一番羞辱吧。

  江小鱼有着很多老师都喜欢的学生特点,乖巧听话,学习成绩好,除了性子闷点。但是在班上有些同学的眼里就不是这样了,谨益是A市著名的私立中学,学生家里条件都是非富即贵,或许是受不了她这么一个又土又木纳的人学习一直名列前茅,又或许是她天生一副胆小的模样,许多同学都以欺负她为乐。

  高一的时候还好,最多是被冷嘲热讽几句,可是今年,频频有女生来找她麻烦,说她勾引男人,可是她连跟男生多说一句话都没有,到后来才知道,因为她的同桌多跟她说了几句话,而她的同桌,就是许怀文,谨益中学的风云人物。

  “回去吧。”一阵风起,少年的头发轻轻扬起,细长的眼里带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

“江小鱼,下周户外拓展活动的费用,全班就你一个人没交了。”班长拿着登记费用的本子站在教室过道上跟江小鱼对话,虽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脸上却带了些许不耐,每次班上有什么活动要交钱,最迟交钱的肯定是她。

  “……可以不参加吗?”江小鱼小心翼翼地问他。

  “老师说了,这次活动很重要,每个人都得参加。”

  “那……可不可以再等两天?”学校的奖学金还没有发下来,她妈妈因为生病最近都没有出去工作,原本就捉襟见肘的生活变得更加拮据。当初因为她优异的学习成绩,学校将她特招进来,并且承诺免她三年学费,可是即便这样,这所学校多项课外活动的费用依然让相依为命的母女俩很是为难。

  “那你自己去跟班主任说吧,我没这个权利。”说完就转身打算离开,他就知道这钱肯定没那么快收到。

  江小鱼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声,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的同学即便都能听清楚:“没钱跑来谨益上什么学,外面的普高都便宜得很,死要面子活受罪!”顿时周边有好几个声音附和她起来。

  声音的源头来自班上女生团体里的头号人物—刘心悦,刘心悦生的漂亮,唱歌跳舞样样优秀,家境优渥,在班上很受欢迎,平日里她也跟班上的同学团结友爱,可是她唯一讨厌的就是江小鱼。

  至于原因,则是刚进高二时,一次选座风波引起的。当时班上选座是随机抽签自己选的,号码靠前的先选。刘心悦号码靠前,选好位置后,拒绝了许多想跟她同桌的男生女生,主动邀请许怀文当他同桌,对方却对她的邀请视而不见,大咧咧地当着她的面坐到了江小鱼的身边。

  这样明晃晃的无视让刘心悦如何受得了,自那以后,以刘心悦为核心的女生团体全都孤立了江小鱼,而大多数男生为了讨好刘心悦,也选择了跟她站在同一战线,就这样,刚进高二,江小鱼就被班上大多数同学孤立了。

  或许是因为许怀文名声在外,故事传开后,学校其它班级也有不少女生对江小鱼怀有极大的敌意,毕竟像她这种老土又木讷的女生,如何能配得上谨益中学的校草,哪怕只是一点点传闻,也是侮辱了她们的男神,所以时常会有人找她麻烦。对于这些,江小鱼除了默默忍受别无他法,就像她妈妈说的,她跟这所学校其它人都不一样,除了好好读书,她没有任何任性的资本。

  唯一能做的,就是离许怀文远一点,可是许怀文做事从来都我行我素,作为同桌,能不能避开也不是她说了算。

  “多少钱?”一直安静趴在桌上睡觉的少年忽然抬起头来,叫住还没走远的班长。刚刚睡醒的嗓音带了几分沙哑,周边热闹的议论声马上停了下来。

  班长后知后觉地发现这话是对他说的,愣了半响后才回答他:“这个钱你交过了。”

  少年皱了皱眉,有点不耐烦地重复刚才的话:“多少钱?”

  知道这位大哥脾气不太好,班长识趣地将手中的本子递过去给他看,许怀文低头瞟了一眼,拿出钱包漫不经心地数了一叠钱递过去给他。

  班长在四周同学“关切”地目光下清点了那一叠钱,点了点头,低头默默地离开了,留下四周几近凝固的空气以及呆愣的众人。

  自始至终,江小鱼都默默地低着头坐在一旁,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她想阻止,可是他想做的事,肯定没有被拒绝的可能;想说谢谢,又害怕大家误会,直到上课铃声响起,大家都回了自己座位坐好,她才在本子上写下一行字,悄悄推给他:谢谢,钱过几天我再还给你。

  许怀文倒是没想到这小鸵鸟会以这种方式跟他说谢谢,他侧头看向她,小鸵鸟哪里有半分等自己回复的模样,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听课听得十分认真呢,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摇了摇头,也罢,大手刷刷在本子上写下回复,把本子推给她。

  或许是头一次在课上开小差,江小鱼收到他推过来的本子紧张得手心都是汗,生怕老师发现。装作不经意地打开,苍劲有力的笔迹:不用,如果非要还,你可以用其它方式。

  其它方式,是什么方式?江小鱼很难得的在课堂上走神了。犹豫了半响,在本子上写下回复:什么方式?

  她却一直没等到许怀文的回复,因为他趴桌上睡着了!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江小鱼慢吞吞地收拾书包,而许怀文仿佛没听到下课铃声一般,继续趴在桌上补眠,江小鱼靠墙坐着的,他不走,她就出不去,直到四周的同学都离开了,她才犹豫地起身推了推他,“醒醒,放学了。”

  许怀文抬起头来,定定地坐在原地看着她,丝毫没有要给她让位置的意思。

  她被他看得很不自在,脸上悄悄起了红晕,在原地磨蹭了半响,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刚刚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你想要我怎么还?”

  “我很可怕吗?”少年看了她半天,沉沉地开口,却没有直接回复她。

  “没……没有啊。”不懂他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但是说不怕是有点心虚的。

  “是吗?那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他毫无预兆地靠得她近了些,江小鱼被吓得跌坐在椅子上,生怕他又像几天前那样“欺负”她。

  “这里是教室,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她拒绝的声音小入呐蚊,毫无底气。

  小姑娘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大眼睛里满是无措,许怀文忍不住凑近她,恶劣地在她耳边轻轻呵了口气,满意地看到眼前的小少女身体打了个颤,戏谑道:“你的意思是说,不在教室我就可以离你近点?”

  “不……不是这样的,我……”窗户外忽然有人经过,江小鱼吓得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许怀文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窗外嬉闹的几人,忽然觉得太吵,收了想继续逗她的心,起身道:“走吧,不是想知道怎么还我钱吗,跟我去个地方。”

  “可是……”江小鱼有点犹豫,妈妈估计在家等她回去吃饭吧。

  “放心吧,不会卖了你的。”

  江小鱼想了想,从书包里掏出个陈旧的手机来,给她妈妈发了短信,说自己在学校吃饭。她的信息刚发出去,手机就被他抽走,在手里摆弄了半天才地给她。

  “这是我的手机号,存好了。”说完酷酷地转身走在前面,江小鱼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号码,最后还是乖乖地存了。

  “腿短也不知道把脚迈快点,快点跟上!”少年语气虽然不耐烦,脚步却是放慢了等她。

  被说短腿的小姑娘听他这么一说,忙快步跟了上去。

  许怀文将江小鱼带到附近一处高档小区,小区守卫很严,如果不是许怀文带着她,她肯定进不去。俩人一路无言地进了电梯,电梯越往上,江小鱼的心也越来越忐忑,她不懂他要带她来这里干嘛。

  电梯叮地一声门打开了,江小鱼脑中乱七八糟的设想被打断,许怀文大步跨了出去,她只好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许怀文按了按门铃,门打开,里面窜出个八九岁的小男孩,看见许怀文,兴奋地朝里面大喊:“妈妈,怀文哥哥来啦!”

  江小鱼愣住,这是他家?许怀文半个身子进了门,见她还犹犹豫豫地站在门口,忍不住伸手将她拉了过去。她被他拉得一个踉跄进了门,正好对上从客厅里走出来的女人。对面的女人身形高挑,素着一张脸,但是皮肤很好,仔细一看,跟许怀文还有几分相似。女人对江小鱼的到来似乎有些意外,不过只惊讶了几秒,便笑着招呼二人进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