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强行冲破那层薄薄的障碍*小柔的yin荡生活

更新时间:2022-01-12 09:30:09

强行冲破那层薄薄的障碍*小柔的yin荡生活

你怎么来了?”我郁闷地问道。


外面风黑月高的,李玉莲突然跑到我家来…不敢多想,我的心头又是“咯噔”一声……

李玉莲慢悠悠的跟着我进门,还顺带替我关上了门。她坐下来拿起水壶掂量了一下,空的…继而又抬头看了我一眼。

“小北啊…这次嫂子找你是有事。”李玉莲说道。

这么晚来找我肯定是有事啊,而且这事肯定还不一般!

 文学


我脸上笑嘻嘻的说:“嫂子,你说,能帮的我肯定帮!”

李玉莲闻言,捂着嘴乐呵呵的笑了几声,然后说:“小北啊……我肚子不舒服,你能不能给我按摩一下?”

按摩?又要按摩?李玉莲不会被我按摩上瘾了吧?这…我的脑子光速运转,…这房子里还有个林清清在这,如果按着按着李玉莲又起了反应那可怎么办?思前想后,我觉得这个按摩不能给李玉莲按。

我一脸为难的看着李玉莲,说:“玉莲嫂子,今晚可能按不了…要不明天?明天我去你家里帮你按摩?”

李玉莲没想到我会拒绝她,脸上的表情立马垮下来,委屈巴巴的看着我:“小北,你就帮我按摩一会会就好了…不耽误你的时间。”

“玉莲嫂子,今天真的太晚了,明天吧?明天一早我就去你家行么?”

李玉莲看我如此执着,她捂着肚子,一脸痛苦不堪的看着我,眼睛里都泛着泪花,说:“小北,你就帮嫂子按按呗…嫂子这肚子都快疼死了,回去哪里睡得着觉啊!”

“我…我……”对于女人,我一向就心软的很,看着李玉莲难过的样子,我心里泛起一股心疼,不忍。

“小北啊…你就帮帮嫂子吧,这些年嫂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我…”李玉莲说到情深处,竟然还掩着面小声抽泣着。

我张小北,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流泪了。

“好好好…那我给你按摩一会儿吧。”我的心一软,无奈我只能答应她了。

我让李玉莲站起来,扶着桌子抓稳了。她很主动的迅速的掀开衣服,露出她洁白无暇的小腹,每次女人在我面前裸露肌肤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的紧张的咽口水。

我将双手轻轻覆到李玉莲的小腹上,手下的肌肤果然十分的冰冷。我不禁眉头一皱,李玉莲身体偏寒,前几天我不是给她送过几包温热抗寒的药么?怎么小腹还是这么冰冷?

于是我抬头问:“玉莲嫂子,之前给你送的药,你是不是没喝?”

李玉莲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句,楞了半天才回答:“嗯…太苦了…就…没再喝了…”

我摇摇头,双手差不多将李玉莲的肚子捂热了,我才开始按摩。“玉莲嫂子,身体是自己的,我给你开的那些药都是对你有帮助的,良药苦口!” “不,今天太晚了,我不想按摩。而且李玉莲那是宫寒…你又不是,按什么.”我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刚刚被李玉莲吓着的惊魂未定呢,哪里有那个心思给人家按摩。

林清清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她插着腰威胁我说:“你要是不给我按摩。我就把你和李玉莲搞暧昧的事说出去!”

啧……一听林清清的话。我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不少,如果她说了出去,我一个男人倒是不怕那些流言蜚语,可是李玉莲在村里本来就是一个寡妇…这样一传出去,她的名声肯定要受损。

我看林清清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心里摇头叹气,算了算了……就给她按摩吧。

“你把衣服掀起来,我给你肚子上按摩按摩……”

林清清又扭扭捏捏起来,一脸犹豫的问我:“好的。只露肚子对吧?……”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吧?刚刚她没看到我怎么给李玉莲按摩的么?

我心里一阵烦躁,林清清站在我的面前,她总算把衣服掀起来了,露出一片有点泛着小粉红色的肌肤。

因为之前的闹剧和林清清任性的要求,所以当我看到林清清小腹露出的那若隐若现的红点。我一点要采她阴魅的心思都没有了,只希望能图个清净。

我的双手碰到林清清温热的小腹时,她条件放射的抖了一下,我捏着她肚子上几乎没有的肉,一顿蹂躏,白皙的肌肤很快就被我按摩的通红。

“张小北……你会不会按摩啊!疼死我了……”林清清打掉我的手,摸着肚子冲我大吼。

我没讲话,希望林清清能够知难而退最好。

“张小北,你看你按摩的什么鬼,把我皮都快按掉一层了!”林清清继续生气的抱怨我,一边骂我,一边气冲冲的往门外走。

——“哐当”

林清清摔门而出。

我的世界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把林清清气走,我是担心李玉莲会再次返回来,要是让她碰到我跟林清清不明不白,那对林清清来说,将是一件麻烦事,毕竟,她现在是张家的媳妇.

虽然刚才我很想将林清清扑倒,但在李玉莲来了后,心中的那种欲望像潮水一般退去了.

今天一天也真的是疲惫不堪,我躺在床上,四肢乏力却睡不着,拿起雷得马的手机。

点开相册。

雷得马的手机里好几百张都是女人的照片,而且还是各类各色的美女.我饶有兴趣的一张一张点开去看,美人谁都喜欢不是么?

在雷得马的手机里,我还发现了几**清清和赵灵儿几个人的照片。

点开视频记录。

全都是一些小黄片,我使劲往下翻,划到最底下……

这个女的背影是李芳?我点开一看……不仅就是李芳,骑在她身上的人是村长。

估计林清清是看了这段视频,又因为她那儿被我弄过,所以才觉得痒.

“叮铃铃~叮铃铃~”

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雷得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差点就把手机给扔了。

“叮铃铃~叮铃铃……”显示的李芳,雷得马的老婆。

迟疑了一下,我点开接听键。

“喂?你是谁?我老公的手机怎么会在你那里?”

我沉默不语,看看他们接下来还要说什么?

“喂?你说话啊?……”李芳又吼了几嗓子。我还是没讲话。

那边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在争夺什么似得。

雷得马的声音突然传来,暴跳如雷一般的吼:“喂!我雷得马告诉你,你要是不把手机乖乖的还给我,被老子发现了,非得砍死你不可!” 对于陈彩玲和袁克良,我都没有好感.况且,这一大早上袁克良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我就心里有些膈应……

“袁克良,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我走到他面前问。

袁克良连看都不看我,抱着手臂嘴里发出一声冷哼,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我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这两个人来找我看病?怎么就这幅模样?是我求他们来看病么……

陈彩玲可能是看我脸一下子就黑了…瞪了一眼袁克良…居然破天荒地站起来安抚我:“张小北,他就是这副样子…你别生气…我来说吧。”

我坐在椅子上,听李芳说袁克良到底怎么了:“他上次被李芳家的狗吓软了后,就再也没能硬起来…我们也找了很多医生,用了很多土法子都没有用……听说你医术高明,就来找你了……”

李芳多说一个字,我就看袁克良的脸越来越黑,心里也越发的开心。没想到作为一个男人,居然硬不起来,简直是奇耻大辱,也难怪袁克良一脸便秘的样子。

我忍着笑听李芳说完,袁克良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

“这个病……还真的有些棘手呢……”我装作为难的说。

袁克良一听,整个人迅速的往起一站,十分嚣张的说:“张小北,我这病你要是治不好,我就把你家砸了!”

本来我还有点可怜袁克良来着,可他这话说的我一肚子都是火,治不好还要把我家给砸了?好大的口气,我张小北求你来给我治了么?

——“啪嗒”

我使劲一敲桌子,谁也不让谁的样子看着袁克良,说:“你这病我能治…我也不给你治!你们去找别人吧,我家放不下你这尊大佛!”

陈彩玲听我这么一说,整个脸都惨白惨白的,赶紧过来拉住我说:“小北啊,你别生气,这几天找了好多人都治不好,他也是一时心急,你大人有大量?别生他的气.”

接过陈彩玲递来的茶,我没吭声,也没喝。做人还是要有点脾气的。

袁克良看我真的生气赶他们走,那张自大嚣张的脸说变就变,他紧张的说:“张小北,刚刚是我太心紧了,我的错,我的错……这样,你要是能给我把这病医好了,你要多少钱都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