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韩依依)全文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2-01-12 15:16:52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韩依依)全文章节列表

老罗轻笑一声,心中虽然有点小失落,可韩依依这番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想要和他继续呆在这里。


回到房间,老罗躺在床上心里乐开了花,只要韩依依不讨厌自己,那证明自己还有戏。


第二天得知公司没太多事儿,老罗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马玲玲,就没有去上班而是为了将功补过,给韩依依制作里衣裤。

 文学


不得不说,老罗的技术确实了得,半天时间便将精美的里衣裤制作出来,当交给韩依依的时候,韩依依也无比高兴,感叹说道:“表叔,你的手艺太厉害了,这套里衣裤可不比那些知名设计师制作出来的呢,我太喜欢了。”


老罗还没来得及高兴,韩依依就踮起脚,在老罗脸上轻啄了一下。


软嘟嘟的小嘴贴在自己的老脸上,老罗瞬间就愣住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韩依依竟然会主动亲自己,这让他感觉自己已经达到了人生巅峰。


韩依依也被自己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她也没想到自己一时高兴竟然亲了上去。


“依依……”老罗被搞得老脸通红,克制不住的呼吸急促起来。


“表叔,我今天没事,先去马强那边了。”韩依依心中对老罗也有了一些爱慕,可又怕意乱情迷,做出对不起马强的事情,急忙回到房间。


“哎!”老罗轻叹一声,用手在脸上摸了一下,无奈苦笑:“依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怎么可能,她还没被男人干过,怎么可能喜欢我这个老家伙呢。”


等韩依依花枝招展离开,老罗关了裁缝铺躺在房间胡思乱想,一直等到了晚上也没有等到韩依依回来,心里面别提有多难受了。


一想到马强那没有任何持久的东西抵在韩依依身上就缴械投降,那感觉让他恨不得宰了马强把韩依依抢过来。


晚上十点钟见韩依依还没有回来,老罗更是醋坛子都打翻了,生怕韩依依和马强在外面开房,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无法满足女人的表侄。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声惊呼突然从窗户外传来。


依依的声音!


老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第一时间就冲到窗户前朝下一看,就看到韩依依被三个小流氓堵在了一处阴影处,而且这三个小流氓还放肆的伸手摸着韩依依的身子。


“王八蛋!”


自己心中女神竟然被这些小流氓调戏,让老罗怒气冲天,恶狠狠骂了一声,随手拎起一只扳手就开门冲了出去……

什么呢?给我滚开!”


老罗无比愤怒,一声怒喝将这三个小流氓一下给震住了。


“表叔,救我……”


老罗的身影对韩依依来说就如同天神下凡一样,在她最为无助的时候出现,无疑就好像一座高山般耸立在自己面前。


那三个小流氓先是一愣,等注意到老罗一把年纪,为首那个黄毛不屑哼了一声骂道:“哪儿来的老家伙,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识相的赶紧滚远点,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老罗怒声问道:“光天化日你们竟然敢做这种勾当,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遭天谴?”黄毛嗤之以鼻道:“放你的狗屁,趁着今天大爷高兴,赶紧滚,不然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


老罗吞了口唾沫,这三个小流氓明显不是好惹的主儿,自己一把年纪,如果以一敌三,很可能会吃亏的。


可看着韩依依可怜巴巴的表情,如果自己真的一走了之,那她的处境可想而知,绝对不能让这么一个清纯的姑娘被流氓给染指了。


想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老罗怒声叫道:“今天你们别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赶紧走,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你这老家伙还倚老卖老了,让你滚远点你还嘚瑟上了!”黄毛瞄了眼韩依依,打量着她丰满的酥胸,啧啧感叹道:“美女,别着急,我先解决了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然后再好好疼疼你。”


“不要……不要……”


韩依依一直都生活在农村,哪儿见过这种市面,身子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口中囔囔自语。


“老东西!”


黄毛怒声骂了一句,突然就朝老罗冲了过去。


压根就没想过对方会暴起发难,老罗瞬间就被震住了。


可眼瞅着黄毛逼近,自己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处于本能就举起手中的扳手朝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黄毛砸了过去。


“哎呦!”


一声闷响之后,黄毛被老罗用扳手直接砸在了脑门,痛的怪叫起来:“你们愣着干什么?弄死这老家伙!”


另外两人见黄毛被打,也快速冲了过来。


一对一老罗仗着手中有扳手还勉强可以应付,可现在直接冲过来两个人,而且他们俩身材健壮年轻有力,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虽然用扳手砸的一个流出了鼻血,可很快就被人抓中空隙踹翻在地,很快就感觉密集的拳头好像雨点一眼落在身上。


“你们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你们这样再打下去会死人的,求求你们住手吧!”


韩依依惊慌喊叫,可三人根本就不予理会,拳头和脚纷纷朝老罗招呼。


老罗抱着脑袋躺在地上被打的有些晕乎,脸上手上都是鲜血,透过缝隙看到韩依依哭得梨花带雨,一腔怒火凭空升腾起来。


“你们给我滚开!”


老罗咆哮一声,一直都处于被动防守的他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紧抓扳手就疯狂反击起来。


“哎呦!”


“这老家伙竟然还敢反抗,往死的打!”


老罗此刻已经红了眼,拳头落在身上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将这些小流氓赶走。


以一敌三虽然不行,可老罗知道想要震慑他们,就要抓住一个往死里打。


有了这个想法,老罗不顾拳头落在身上,抓住那个黄毛的头发就用扳手一个劲儿的朝脸上招呼过去。


一声声惨叫不断响起,黄毛很快就被砸的鲜血横流,让另外两个小流氓大惊失色。


“表叔,别打了!”


韩依依大声哭喊,让老罗动作放缓了下来。


苟延残喘的黄毛趁机一脚踹翻老罗,急忙从地上爬起身,晕晕乎乎走了两步又坐在了地上。


老罗还想冲过去,却被韩依依紧紧抓住胳膊拦了下来,气得他怪叫连连:“依依,你放开我,他们要欺负你,今天我就要宰了他们。”


韩依依泪水婆娑喊道:“表叔,不要这样了,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


老罗用力挣扎却无济于事,那两个小流氓显然是被老罗的疯狂样子给吓到了,急忙搀扶起满头是血的黄毛丢下一句狠话就匆忙离开。


危险解除后,刚才那股拼劲儿消失无踪,老罗顿时就感觉到全身骨头都生疼无比,力气也抽离了个干净,即便有韩依依搀扶着,也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表叔!”韩依依泪水婆娑,无助的哭了起来。


“依依,我没事儿,扶我起来,我们回去吧。”


在韩依依的用力搀扶下,二人缓缓朝裁缝铺走了过去。


上了二楼,老罗浑身痛的难受,额头的鲜血流了一声,虽然被韩依依将四肢的鲜血擦干净,可敏感部位却已经没有碰过。


老罗憨笑一声,坐在床上揉着身上的青肿,轻声说:“依依,别哭了,已经没事儿了。”


“嗯。”韩依依虽然点头,但身子依旧因为后怕而轻微颤抖,使劲儿擦了擦眼泪后,她紧张问:“表叔,你现在没事了吧?”


“没什么事儿了。”看着韩依依晃动的胸脯,老罗无比享受,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他相信韩依依一定会对自己的印象有所改观。


不过他这么说也只是不想让韩依依过分担心,毕竟被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顿胖揍,他这把老骨头也遭受不起,现在浑身都疼的厉害。


“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的。”韩依依又哭了出来。


“不怪你的,如果换做别人,表叔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去的。”老罗干咳一声,挣扎着起身说:“依依,时间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我先去把身上的血渍洗干净。”


老罗说着就直起身子,可身上的疼痛让他哎呦一声又坐在了凳子上。


韩依依见状急忙搀住老罗,她一脸感激的看着老罗,用力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很多决心一样说道:“罗叔,你现在一个人洗澡不方便,我帮你洗干净身子吧……”

韩依依的话吓得老罗差点跳了起来,他虽然做梦都想发生如此暧昧的事情,可当这番话被说出来,恍惚间感觉做梦一样。


见老罗没有吭声,韩依依又补充说:“你为了救我变成了这样,现在浑身都是鲜血,我不帮你清洗一下,你晚上肯定没办法睡觉的。”


现在他在韩依依心目中的印象已经非常高大上了,老罗可不敢有任何瑕疵,急忙摇头:“依依,不用了,我自己洗洗就好……”


不等老罗说完,韩依依便道:“表叔,你是不是嫌弃我?”


老罗瞬间一怔,心里面虽然无比激动,可还是装作平静说:“依依,上次的事情表叔怕对你产生了阴影,我不想让你继续误会了。”


韩依依小脸瞬间一红,低声说:“表叔,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不然我早就搬走了。”


“这……”


“表叔,别说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先扶你去浴室洗干净身子吧。”


在韩依依的搀扶下老罗缓缓朝浴室走去,虽然每走一步都疼的厉害,但一想到马上就要光着身子让韩依依摸来摸去,那感觉还是非常美妙的。


此刻老罗就只穿着一条短裤,想到了那舒爽的画面,短裤也快速的拢了起来。因为身体太过剧烈,便无法控制朝韩依依那边偏移了过去,也让帐篷在韩依依的大腿处不断的撞来撞去,爽快感让老罗差点翻起了白眼。


感觉到身上传来的异样,韩依依急忙点头看了一眼,脖子根都羞红起来。


这一次她没有抗拒,更没有躲避,而是继续朝前走着。


浴室不是很大,两个人呆在里面都有些够呛,而且还要帮老罗清洗身子,根本就没有富余的地方。


“表叔,你先坐下吧。”韩依依搀扶着老罗坐在凳子上,低头看着鼓囊囊的短裤心里面又有些发虚。


刚才提出帮老罗清洗身子不过只是为了想要报恩而已,可是真正到了这关键的一刻,她又有些犯怵,毕竟洗澡要脱光衣服,如果脱了这条短裤,那男人的身体可就会被自己一览无余了。


就在犯难的时候,老罗也看出了韩依依的犹豫,轻声说:“依依,要不我自己洗吧。”


“不行。”韩依依摇头:“你为了我变成这样,我也答应要帮你洗干净身子,不洗的话我心里面会过意不去的。”


“可是这……”老罗说着朝裤子看了一眼。


韩依依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蹲在地上,双手抓住短裤的裤腿慢慢拉了下来。


随着短裤被韩依依拽了下来,老罗的身体也逐渐暴露在空气之中,那如同烙铁一般的大家伙闪烁着乌紫色的光芒,让韩依依看一眼便面红耳赤,急忙扭过头去。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去看,可毕竟马强是个蜡头银枪,上次看到的时候也是情况特殊,韩依依心中只有惶恐,并没有任何心思去欣赏。


此刻一看,这玩意儿虽然没有触碰,可就好像拨动了她的心房一样,让她瞬间便泥泞了起来。


“依依,真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样的……”


老罗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盯着雄赳赳气昂昂的身体憨笑回应。


“不碍事儿的,我也知道这是男人本能的反应。”


韩依依嘤嘤回应一声,偷偷又瞄了一眼,心潮澎湃,恨不得用手握住感受一下这温度到底滚烫不滚烫。


不想让老罗看到此刻自己的表情,韩依依来到身后,打开淋浴一边清洗一边心不在焉的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


浴室很快就安静下来,只能听到稀稀落落的流水声。


见这氛围太过尴尬,老罗轻咳一声,低声问道:“依依,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马强那小子也不送你回来?他也真放心的下。”


“表叔!”


一提起马强,韩依依突然哭了出来。


这一幕让老罗措手不及,急忙问道:“依依,你这是怎么了?”


“马强……马强他……”


韩依依泣不成声,手也从老罗身上离开,蹲在地上无助哭了出来。


老罗着急无比,忙问:“到底怎么了啊?”


韩依依没有吭声,抽噎哭了很长时间,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马强他……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什么玩意儿?”老罗诧异问道:“什么不是个男人?依依,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把话说明白了啊。”


“我今天去找他,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可没想到等我去了工地找到他的宿舍,非但没有给他惊喜,反而给了我一个惊喜。”


老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发现马强竟然跟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而且……而且还……”韩依依哭得梨花带雨,再也说不下去了。


某个可能升腾出来,老罗打了个冷颤,忙问:“依依,你别告诉我,他们还没穿衣服?”


“是啊,就是没穿衣服。”韩依依擦着眼泪连连点头:“我做梦都没想到,马强竟然会是这种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一个人在外面转了很长时间,没想到回来的事情,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老罗哀叹一声:“我也没想到,马强竟然背着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跟一个男人……”


“表叔,别说了。”韩依依不想提起伤心事,擦了擦眼泪用浴巾将老罗擦拭干净,穿上裤子后搀扶起来:“不早了,我扶你回房间吧。”


“嗯!”老罗起身,虽然在此和韩依依肌肤相亲,但韩依依现在情绪非常低落,他可不想做出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


先是被三个小流氓围殴了一顿,又洗了个热水澡,老罗身上的关节好像针扎一样生疼,躺在床上就因为巨疼蜷缩起了身子。


看着老罗痛苦的样子,韩依依心里面不是个滋味,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年龄老了点,但毕竟是个正常男人,而且对自己格外体贴又喜欢自己,可自己喜欢的马强却如此背叛了自己,让韩依依心中无比挣扎。


帮老罗盖上被子后,她用力咬着嘴唇,一个荒唐又疯狂的想法突然萌生了出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