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男女做污的事情的

更新时间:2022-01-12 15:42:48

  王爷腰下一沉粗喘律动*男女做污的事情的

这是怎么了呢?

  今天是国际生气日吗?

 文学

  还是安疏景又说错什么话了?

  也不对啊……

  如果她哥嘴贱的毛病又犯了,说了什么柏图哥不爱听的话,他不会是这表情,而应该是泪眼汪汪、委屈巴巴的样子,而不是此刻无比气愤……

  “所以今天你打算和谁睡?段措还是我?”他坐在副驾驶没好气的看着安疏景。

  哦~

  在后座安静又乖巧的吸溜着奶茶的安树答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醋缸翻了哟~

  好酸哦~

  “咳”她哥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然后皱了皱眉:“我妹在呢,你说话注意点行吗?”

  “答答她知道,你别转移话题……”柏图紧紧地盯着他,一点也不松口。

  安疏景却品出了点不寻常,语气有点冲:“什么叫她知道?柏二图你和她说什么了?”

  柏图愣了愣,随后越发的委屈了。

  “我是柏图哥僚机。”安树答接过了话头,随后又反应过来:“你俩……成了?”

  安疏景没说话,眸色暗了暗。

  柏图看了他一眼,闷闷的回道:“嗯,我们在一起了。”

  安树答有些失望:“什么嘛?我这僚机啥都没干……”

  “你一高中的小屁孩别管那么多,好好学习就行了。”安疏景开着车,前方遇上了堵车。

  这几天是过年的回家潮,所以洛朗的高架上堵得水泄不通。

  “哦……”没趣死了,安树答闷闷的把头瞥向窗外。

  凶什么凶吗?

  今天怎么全世界都在凶她哦?

  “你还没有回答我。”柏图不依不饶。

  “你滚酒店去。”

  “哼!”

  两人不说话了,各自生闷气。

  她不顺心了,温喻珩挂她电话,柏图哥和安疏景又吵架,安疏景又凶他。

  今天倒了什么霉?

  她不开心,就去找罪魁祸首兴师问罪,她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

  敲键盘。

  【安树答】:你刚刚为什么挂我电话?

  一分钟过去了……

  没回。

  ?

  温喻珩不回她消息?

  温喻珩!

  竟然!

  不!回!她!消!息!!!

  她肺都要气炸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下子就炸了,胸口一团闷气“噌”地一下就上来了。

  指关节在微微的颤抖,捏着手机的指尖因为用力而发白。

  拉黑。

  不回就永远别回了。

  刚拉黑三秒……

  “笃——”

  电话就打过来了。

  她按了挂断。

  “笃——”

  几乎是无缝衔接。

  “笃——”

  “谁啊?这么锲而不舍?”她哥握着方向盘,懒洋洋的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安树答终于接起了电话,语气闷闷的:“干嘛?”

  “你把我拉黑干嘛?”温喻珩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拿遥控器换着台,顺手丢了个枕头过去,用嘴型示意温优度别嗑瓜子。

  “你不是不回消息吗?”

  “我刚看电视呢,没看到消息,我刚要回你就把我拉黑了,不带这样的吧安树答?”

  依旧嗑瓜子嗑的乐乎的温优度斜睨了她哥一眼,微微眯起眼睛,然后冲到她哥面前就冲电话那头喊了一声:“是真的嫂子!我作证!”

  安树答一愣,又觉得自己不在理,脸就开始烧起来,但又不想这么快认错,感觉太没面子了:“那你刚刚挂我电话挺爽快啊?”

  安疏景嫌堵车太无聊,又不想和柏图说话,听着安树答那打电话的语气着实有点幼稚又有点蠢,就忍不住开口问:“安树答,你跟谁打电话呢?”

  安树答此刻正发着火,脑袋也闷闷的,就没好气的脱口而出:“前男友!”

  刚说完,前面两位齐刷刷的回头盯着她看。

  电话那头死机的温喻珩:“……”

  电话这头嘴快的安树答:“……”

  她怎么能这么幼稚呢?

  后知后觉的羞耻感立刻占据了她的脑子。

  “不是安树答?爷都还没转正呢怎么就成前男友了?”温喻珩气笑了。

  安疏景“哦~”了一声开始阴阳怪气起来:“小兔崽子你挺行啊?是上次那个小帅哥吧?哎呦~不是和我说你俩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啥事儿没有吗?这么快就有故事了?我可真是小看你了安树答?”

  这边安疏景阴阳怪气的开她玩笑,电话那头温喻珩气极反笑的质问她。

  她一阵心烦,直接挂了电话。

  “关你屁事啊安疏景,我现在不想理你了,你不要和我讲话。”说着就把耳朵捂了起来不与他多作言语。

  安疏景“啧”了一声,不再讲话。

  柏图笑起来:“答答,和你那小男友吵架了?”

  “不是男友……”对上柏图,她语气瞬间放软。

  说完也不说话了,就把头扭向窗外,不再说话了。

  “笃——”

  “接呗死丫头,我不告诉老妈。”安疏景笑。

  安树答抿了抿嘴,还是没接。

  只是她把温喻珩从黑名单里拉了出来。

  【安树答】:我不是故意的,我手滑。

  是在死鸭子嘴硬解释把他拉黑的事情。

  【温喻珩】:那“前男友”呢?

  【温喻珩】:嘴瓢?

  安树答抿了抿嘴。

  【安树答】:火气上来了

  【温喻珩】:你怎么天天火气这么大呢?

  安树答抿了抿嘴,温喻珩……是生气了吗?

  看着他的那条消息开始反思自己最近异常的行为。

  确实……有点……不像她了……

  这种幼稚的小学生行为怎么看都不太符合她这个年龄该干的事情。

  她又想啊,温喻珩又不欠她的,干嘛要受着她的这份气呢?

  而且她的气头莫名其妙的,突然就炸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只要温喻珩一点点没有顺着她的心意她就容易生气。

  凭什么呢?

  人家又不欠她的,干嘛天天忍着她的这份气受呢?

  难道她真的是公主病么?

  想到这里,安树答无奈的自嘲了一下。

  还是说最近学习压力大了?

  也得亏是温喻珩,要是乔佳看到她这样,估计得骂她——

  “以为自己是什么公主命嘛?作天作地作给谁看呐?”

  “女孩子怎么了?女孩子也不能这么矫情吧?等你进社会就知道了,谁会管你啊?人家就看一个结果,安树答你趁早给我坚强一点,我们家没有别人家那么硬的后台给你撑着!”

  突然想到这些话,安树答嘴角撇了撇,把在下眼眶含着的眼泪又生生憋了回去。

  她注意到自己情绪不对了,不想被她哥发现然后罗里吧嗦的教训,就把羽绒服自带的帽子戴上。

  冬天很冷,但好处就是穿得多,衣服厚,把脸随便一遮就没人能发现你面部的坏心情。

  【安树答】:抱歉,最近学习压力太大了,有点心情不好,给你添麻烦了。

  然后按灭了手机,把脸埋在衣服里,靠着前座的软皮后背,呆呆的看着车窗外走走停停的风景。

  温喻珩看着安树答最新的那条消息,发了愣。

  那话怎么看怎么客气,好像要和他撇清关系似的。

  他总有一种感觉,和安树答相处的时间越久,那种感觉就越强烈。

  你总以为已经和她靠得很近了,快要打开她的心房了,她下意识的一句话却告诉你其实我们的距离还是很远。

  她的心房外面,是一个接一个的假象,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这些假象和陷阱把她真正的心房保护的太好。

  别的男生追女生考虑的都是“我该怎么打开你的心房”,只有温喻珩是“安树答,我该怎么找到你的心房”。

  她好像永远清醒独立的活着,偶尔会犯一些错,但又马上可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于是你见到的就还是那个乖巧又懂事的少女。

  懂事的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你甚至连她的心都无法靠近。

  安树答,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她太敏感了,敏感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让她心慌,心慌的代价就是在心房外的假象和陷阱的外围,再筑上一圈假象。

  他很少见到安树答真正开心,又或者说,几乎没有。

  即使她每天笑得比谁都灿烂,即使她灿烂的笑容温柔的好像让每一个人都得到了治愈。

  但他还是感觉不到她的开心,一点都没有。

  她总是安静、乖巧、懂事,对每个人都很好,还乐于助人,和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

  好像有很多朋友,但只有温喻珩看出来了,她没有。

  一个都没有。

  她其实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哪怕是和她关系最好的桑嘉,都从未了解过真正的她,也从未见过真正的她。

  她其实是一个距离感很强的女孩子,是一个自我保护机制满格的人。

  这样的心理状态在他爸的公司里,他见过很多这样的年轻人,但他们已是饱经沧桑的职场人士,那很正常。

  可放在一个只有17岁的女高中生身上,便不合情理。

  安树答,你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你这样,一个人都不信任,一个人都不去交心?

  温喻珩烦躁的抹了把脸,语气有些闷:“温优度,跟我爸妈说一声,我出去一趟。”

  温优度眯起八卦的眼睛:“你要去找嫂子吗?”

  “不是。”

  “我现在是前男友了。”

  安树答到家的时候,心情挺不好的,就把自己关房间里面了,外面吵吵嚷嚷的。

  或许是因为安疏景回来了,再加上段措和柏图都在,所以今天她爸妈难得的同框出现,都在家里,营造一副和睦的家庭生活。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不想说话,不想吃饭,不想做任何事。

  难道这就是恋爱中的样子吗?

  患得患失,对方一个小小的举动,一句根本没有经过思考的话都能让她记很久,让她胡思乱想好多的东西。

  她好累啊,心脏好累。

  这不是温喻珩的错。

  而是她自己的错。

  她很清楚这一点,她也不怪任何人,她只怪自己。

  如果她再坚强一点点,只要再坚强一点点,就不会是这样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

  至少她的内心可以配得上她的高傲。

  至少她的内心可以让她有足够的勇气踽踽独行而不害怕。

  至少……她可以再也不怕任何亲密的人抛下她。

  天花板漆白漆白的,像冰冷的尸体,像温度全部散失后发白的尸体,冷的不成样子。

  他们似乎在看电视,电视的声音很大。

  “嘭”

  外面是春节喜庆的烟火。

  透过窗户,入目是对面一整栋楼的万家烟火。

  似乎有人在包饺子,下酒酿圆子,明明春节还没有到,节日的喜庆气氛却从一家的厨房里飘到了另一家的饭桌上。

  恍惚间,刹那里,女人安详又苍白的面容在脑海里乍现。

  然后随着外面的烟火“嘭”的一声在脑海里炸开细细碎碎的剧痛,啃噬着脑细胞里为数不多的多巴胺和血清素。

  于是,密密麻麻的全是疼痛和压抑。

  白色的素净的白布盖住了她最后一点念想和快乐,于是当眼泪又在她毫无知觉中流下来时,她竟然头一次没了去压抑它的兴趣。

  随便吧。

  她翻了个身,不再去看那白得像死人样的天花板。

  把整张脸都埋在被子里,无声的哭起来。

  软弱死了啊你安树答,别哭了行么?

  这世上没人比你更糟糕更软弱了。

  “咚咚咚”

  敲门声。

  “嘭”

  又是一阵烟花炸开的声音。

  昏暗的房间里,外面的烟火光照进来。

  碎了一地的精彩。

  “我困了,不想吃饭。”

  她清楚的听到门边的人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

  是她爸。

  她吸了吸鼻子,眼泪又涌了出来。

  窗户没有关严实,北风从窗缝里漏进来,整个房间遍体生寒。

  她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只是睁着眼睛望着对面的楼里,温馨和谐的每一个家。

  平静的呼吸。

  烟火到这时已经开始到了高.潮,一簇接着一簇的在渐暗的天际燃放。

  “砰”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砸在地上。

  “安疏景!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外面好像吵起来了。

  有玻璃杯在桌子上狠狠砸下的声音。

  安树答愣了愣,抬了抬她此刻酸痛的脑袋,又沉又痛。

  她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

  最后还是坐起身来。

  揉了揉自己有些发酸发胀的眼睛。

  打开了门。

  “砰”一个玻璃杯砸在她的脚边,碎了一地。

  她被吓了一跳。

  缓缓的抬起头。

  她爸怒气冲冲地瞪着她哥,她哥同样毫不示弱的回瞪着安廉江。

  段措似乎已经回去了。

  乔佳在一旁叹着气,柏图扯着安疏景示意他冷静一点。

  “安疏景,你再给老子说一遍!你喜欢谁!”

  “叔叔你别怪景哥,是我先……”柏图想说些什么,却被安疏景拉住了,他呆愣的看向安疏景。

  “男人。”她哥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眼睛又冷又冰。

  “景哥,别。”柏图喉咙滚了滚,扯了扯安疏景的袖子,示意他别说了。

  “答答!”乔佳注意到她了,连忙喊了她一声,言下之意也是让安廉江别说了。

  安树答心脏抽了抽,无力的闭了闭眼睛。

  她错了。

.

  她以为她哥永远不会在安廉江面前说这件事,但她忘了,她哥一直,都是个不会认输的硬骨头。

  又硬又傲,永不服软,安疏景。

  安廉江看到她的时候,也是愣了愣,随后扯了个比哭还难过的笑脸:“……答答,你先回房间,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哥跟我犯浑呢。”

  他想在她面前把这件事搪塞过去。

  但安树答这次没听话,也没有懂事的回房间。

  这一刻她才知道,安树答,哪有表面上那么乖?骨子里就叛逆的很。

  就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她吸了口气,提步上前。

  “别怪我哥。”

  所有人向她看过来,乔佳一直在向她使眼色,让她别来添乱。

  “这件事我知道。”

  安廉江的眼色变得复杂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静静的看着她。

  安树答看向安廉江的眼睛里,带着很多感情,很复杂。

  但此刻最突出的,是恨。

  “我还帮了忙。”

  “现在,你可以扇我一巴掌。”

  “或者……”

  “拿刀杀了我。”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她哥的身前,面对着她的父亲,眼神复杂,语气平静:

  “免得,我也是个同性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