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与校花停电在教室里弄:男生说想把你融入身体啥意思

更新时间:2022-01-13 08:58:22

与校花停电在教室里弄:男生说想把你融入身体啥意思


她端着东西走进会议室,将股东们的咖啡一一摆放好,这才这小心翼翼的走到傅薄凉的身边,战战兢兢的端着杯子,将杯子放在他的手边。


傅薄凉下意识的抬手端起杯子,看到里面并不是褐色的液体而是乳白色的牛奶,面色刷的一下阴沉了下来。

 文学


一股凛冽的寒意瞬间从他的身上弥漫到房间的角角落落。


小秘书顿时吓得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眼神中透着几分幽怨的看向门口的特助,那眼神好似在说特助啊特助,你真是害死我了!


就在她硬着头皮准备承认错误的时候,就看到傅薄凉皱着眉头,将被子递到唇前,喝了一口?


她顿时震惊了,要知道傅先生平时最讨厌的就是牛奶,每天早上一杯咖啡是他的标准,可是傅先生刚才喝了牛奶!


今天这是怎么了?


牛奶的温热,顺着口腔一点点的滑进胃里,那温热的感觉瞬间包裹了整个胃和全身,瞬间减轻了几分尾部的疼痛。


他低头垂眸看着杯中的牛奶,眉宇间浮现一丝动容,但是很快恢复如常。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会议仍在继续,许温暖在外面等有些无聊,走到一旁的休息区。


坐在那里,用桌子上的笔写写画画,打了一个哈欠,慢慢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许温暖是被外面的吵闹声扰醒的,“柳小姐,她人就在里面,我亲眼看到她屁颠屁颠的跟在傅先生的身后,可傅先生显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想想也是,不过是个平民女,真以为自己麻雀变凤凰了不成?”


“呵!什么凤凰,最多不过是只喜鹊!就凭他顾氏集团也想巴结帝豪?”女人嗤笑了一声,显然完全没有把顾氏集团放在眼中,“也好意思缠着薄凉哥,真是不知廉耻!”


“柳小姐,您说的对,傅先生这样的人物岂是她能随随便便巴结的,要不是那个顾月熙碍手碍脚,恐怕你和傅先生早就步入婚礼殿堂了。”


“我倒要好好看看这个顾月熙长什么样,也敢让薄凉哥娶她?”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只是其中一道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伴随着脚步声的接近,一道亮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女人傲娇的仰着下巴,宛如一只高高在上的孔雀,只是当女人看到许温暖的身影,身上那股趾高气昂,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温暖勾唇一笑,对着门口的人热情的挥手打招呼,“柳茵茵,我们又见面了。”


柳茵茵大眼圆瞪,那副活见鬼的神情,很是震惊许温暖的出现,“许温暖,怎么又是你?你在这里干什么?”


“你猜?”许温暖那副嬉皮笑脸的神情,真真儿是让柳茵茵恨到咬牙切齿的地步。


柳茵茵上下打量着许温暖,随后语气带着几分诧异,试探性的问道:“难道……你就是顾月熙?”


“呀,几年不见,变聪明了。”许温暖捏起桌子上的一颗葡萄丢进嘴巴里,柳茵茵眉头紧皱,只听许温暖又说道:“你的脸还疼吗?”


听到她的话,柳茵茵的面色明显然染上了几分怒意,她冷哼了一声,然后倨傲的瞥了许温暖一眼,“许温暖,想不到五年过去了,你不但没有任何的长进,反而更加的不知羞耻!”


五年?


许温暖有一瞬间愣住了神,那些铭心刻骨的记忆,那些肆意挥霍的青春,明明好似发生在昨天,原来不知不觉过去了那么久了啊!


注意到她的脸上浮现出落寞的神情,柳茵茵有那么一瞬间品尝到胜利的滋味,她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语气依旧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许温暖,要我说你的脸皮可真够厚的,我要是你,这辈子绝不会出现你在薄凉哥的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让薄凉哥娶你?靠那个濒临破产的顾氏集团,还是靠你那个靠刷完卫生的妈妈?亦或者是靠你的死缠烂打?”


“看在你我同学多年的份上,我奉劝你一句,早点看清自己的位置,主动退婚,不要在纠缠薄凉哥,免得有天自己把脸丢尽了,哭都没地方哭!”


“还有我告诉你,五年前,薄凉哥不会要你,甩了你,现在,哪怕以后,薄凉哥依旧不会要你!”


柳茵茵说完这些话,瞬间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她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十万块钱,拿着钱赶紧走,当然只要你答应我从今以后绝不踏入京都半步,也绝不会出现在薄凉哥面前,我可以想你保证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许温暖看着她手中的银行卡,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嘲讽,她许温暖是不如他们富有,不如他们出身高贵,可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尊严,并不是说出身不高贵,比他们低一等,就该被他们欺辱!


原本给了柳茵茵两巴掌,她就老实了,没想到竟然在自己的面前耀武扬威的!


艺术学院五个校花沦为性奴娇妻第一次尝试交换


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瞬间染上了一丝阴沉,一双美眸闪烁着凛冽的寒光,“柳茵茵,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吧?怎么早上的巴掌没有让你清醒吗?要你不要我在帮你回顾一下?”


“你敢!”


许温暖冷笑了一声,抬手撸了撸袖子,“你看我敢不敢?”


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瞬间让柳茵茵吓得不敢随便嚣张。


“还有我告诉你,不明情况不要胡说八道!”许温暖整理了一下衣服,“五年前不是傅薄凉甩了我,而是我不、要、他!”


话落,柳茵茵瞪大眼睛,诧异的看向许温暖背后的方向,战战兢兢的喊道:“薄……薄凉哥……”


许温暖顿时全身一僵!


哪怕背对着身后的人,她依旧清楚的感受到了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冷意,心里咯噔一下。


想到自己刚才得意洋洋的话,下意识的紧抿着嘴巴,懊恼的低下头,自己怎么就那么嘴欠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动作僵硬的缓缓转身,就看到傅薄凉站在门外,身上寒气逼人,那双勾人的凤眸深不见底,深邃幽深中透着冰冷刺骨的温度,让人不寒而栗,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让许温暖犹如置身冰窖,浑身上下,从里到外,不由自主的狠狠一哆嗦。


许温暖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双手握紧了拳头,低着头不敢跟对方对视,暗自苦恼着,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心脏怦怦乱跳,可旋即就想到自己说的那都是大实话啊,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笑容满面的抬头望着傅薄凉,只是声音不是刚才那般咄咄逼人,而是充满柔情软糯,“你会议结束了吗?胃还疼吗?要……”


“时奕!”


冷冽的气息,低沉的嗓音中透着压抑的怒火,顿时让人身躯一震。


特助时奕背后一僵,只觉得有股冷气不断的往他的身体里钻,硬着头皮走上前,“先生,我在。”


傅薄凉冷眼看着许温暖,身上散发的冷意让人宛如置身冰窖,他的薄唇轻启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中透着森森的冷意,“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什么时候帝豪集团总部,可以让闲杂人等随便进出?”


时奕一愣,许小姐连您酒店包房都能随便出入,更别说公司了,在说了这不都是您默许的吗?


他立刻挺直了后背,严肃的说道:“先生,这是我工作的疏忽,我立刻解决!”然后伸手找来两名保镖,接着走到许温暖的面前,“许小姐,请你离开!”


男人似乎已经厌恶她到了极点,说完话转身离开。


许温暖被傅薄凉的吓得一愣一愣的,这时,柳茵茵走到她的面前,冷傲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这做人呢,是要有自知之明的,像有些阿猫阿狗的混进帝豪集团又能怎样,到最后还不是被人赶了出去!”


奚落的话说完,就脚步急切的追上了傅薄凉的脚步,嗲嗲的喊道:“薄凉哥~”在他的身后喋喋不休的说道:“你开完会了吗?中午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知道一家非常好吃的西餐厅……”


许温暖望着前方被人拥簇,犹如众星捧月般的傅薄凉,很快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而柳茵茵在他的身后跟随着他的脚步,两人俨然一对金童玉女。


许温暖不是不想追上前,奈何面前两个面无表情的肉墙堵着她,“顾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许温暖握住了拳头,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如果傅薄凉铁了心不见她,那么她根本无法接近他,接下来怎么办?


自己是必须要嫁给他的!


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这时秘书将会议室的杯子端了出来,其中有一个是傅薄凉的杯子,当小秘书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牛奶没有丝毫减少。


她一愣,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失落。


这么多年傅薄凉从未提及过要和顾家解除婚约的事情,可是看到自己的时候,他的态度变得模棱两可,并且一再拖延。


显然他肯定是不愿意娶顾月熙,不准确的来说,是不愿意娶她!


可是她必须嫁给他!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