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第13章快把跳蚤开关关掉*细写开小车车的文章

更新时间:2022-01-13 09:54:34

第13章快把跳蚤开关关掉*细写开小车车的文章

方且吟和傅青植才折回民政局,黎姣姣他们已经离开了,工作人员把新鲜出炉的结婚证交给他们时习惯性地想说一句“新婚快乐”,然而面前的男人神情淡漠,少女耸拉着一张漂亮的脸,没有半点新婚小夫妻的喜悦。

  于是这句新婚快乐硬生生被他给咽了回去,换成一句“恭喜”。

  到底在恭喜什么?他也不知道。

  出了民政局的门,方且吟刚准备开口问她能预支一下这个月的工资吗,转头傅青植伸手递了一张卡过来。

  方且吟:“……”不错,还挺主动。

 文学

  她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张卡,傅青植又道:“回学校么?我送你。”

  “不用麻烦。”方且吟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心情很好道,“谢谢老板,有需要我去长辈面前演戏的时候,欢迎随时找我。当然,根据我们事先说好的……”

  “要加钱。”傅青植低淡接上,“我记住了。”

  方且吟顿了下:“那行,傅学长再见。”

  跟傅青植分开后,她没急着回学校,而是在附近找了个ATM机,把刚才那张卡插进去看了下余额。

  倒也不是说信不过傅青植,只是钱这种东西,只有亲眼看到,她才会安心。

  卡的密码在银行卡背后粘着的便利贴上。

  页面很快跳转出一串数字。

  三开头,方且吟很有耐心地一个个数着后边的零。

  个十百千万……十万?!??

  方且吟眼睛睁大了点儿,又重新数了遍。

  没数错。

  这张卡里,有三十万!!!

  方且吟第一反应是傅青植给错卡了,立刻发微信询问傅青植。

  对方回复得很快。

  傅青植:[没给错。]

  傅青植:[提前预付接下来十个月的工资。]

  傅青植:[有问题么?]

  没。

  当然没问题。

  老板大气!

  方且吟被这巨款砸得人都要懵了,本想发个谢谢老板,转念一想老板这两个字不太够有诚意。

  于是换成了男生们最爱听最受用的另一个称呼。

  方且吟:[谢谢爸爸!!!!!!!]

  -

  “实习凉了,保研资格没了,奖学金也没了……”洛文心咬着一根鸡叉骨,含糊地替方且吟愤愤不平,“吕英卓这是想让你去死啊!!!”

  方且吟点点头:“好巧,我也想让他去死。”

  洛文心转头看她:“那你想好他的死法没?番茄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其他的可能帮不上多少,但如果需要钱的话,我随时可以借你!不过我现在手上的钱也不多,大概就五十来万吧。”

  方且吟:“……”

  不多。

  要不是她知道洛文心就是这么个心直口快的性格,换做别人,肯定觉得洛文心这是在凡尔赛了。

  她想了想,说:“借钱就不必了,但有一件事可能需要你的帮忙,你能给我介绍几个靠谱的律师吗?”

  她的确不需要,傅青植给的那三十万,够她用很长一段时间了。

  洛文心点头道:“我不清楚诶,不过我可以帮你问一下我爸!他应该认识很多!不过话说回来了,你要律师干什么?”

  方且吟轻描淡写:“搞死吕英卓。”

  洛文心瞪大眼睛:“啊?!”

  “没,随口开个玩笑。”方且吟手指漫不经心地勾弄着发尾,“可以的话尽快吧,麻烦你了。”

  -

  从民政局领完证回来后,方且吟没再见过傅青植。

  虽然他们同在一个大学,但一个研究生一个本科生,生活和教学区域都是分开的,遇不上实在是太正常了。方且吟趁着停课的最后几天,也没让自己停下来,到处接活干。

  尽管两人加了微信好友,但最后的聊天记录,停留在傅青植回复的“……”和“不客气”上。

  唯一有点变化的,就是傅青植突然换了头像,从无事牌换成了一只小橘猫。

  方且吟最近挺愁一件事,就是实习。

  她大三了,学校要求自行去找对口的实习,盖章对方且吟来说不是难事,洛文心甚至提出“实在不行的话来我家上班吧”。

  但这时候敷衍了事,毕业找工作的时候简历上不太好看。

  方且吟大学选择计算机专业,没别的想法,就是为了早点读完出来赚钱。

  她没放弃,反正时间也不算特别紧迫,还来得及。

  这天。

  停课后方且吟无所事事的最后一天。

  李斯年:[姐,来活儿了。]

  李斯年:[有人出500找你上门修电脑,接不接?]

  李斯年是方且吟大学里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对方也是个一心搞钱的主,经常充当客服和中介给人介绍兼职,一来二去,两人便熟络了起来。

  方且吟:[接,哪个宿舍?]

  李斯年把信息给她发了过来:[北区六栋公寓,宿舍号1204,冷航。]

  方且吟:[好,我现在过去。]

  带上工具,方且吟立刻出门了。

  毕竟是五百块的大客户。

  翌江大学宿舍楼查的不严,晚上十点之前外人可以随意进出。研究生宿舍环境比本科宿舍好多了,前两年新建的双人间电梯楼。

  方且吟搭电梯来到十二楼,敲了敲门。

  “门没锁!”屋里头传来一道爽朗的男声,“直接推门进来就行!”

  方且吟稍稍用力推了一下,门果然就开了。

  看到这个宿舍里的模样,她有被惊到——研究生宿舍一室一厅,入眼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这里进门的客厅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植株。

  有那么一瞬间,方且吟觉得自己进了植物园。但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里的植物摆得十分整齐洁净,甚至到了有些苛刻的地步。

  比起植物园,应该说是标本室更为恰当。

  下一秒,一个模样和声音一样爽朗的男人从阳台外走了进来,看到方且吟一愣:“你是?”

  “是冷航学长吗?”方且吟拍了拍自己的包,“我是来修电脑的。”

  冷航有点意外道:“噢噢噢,方且吟学妹是吧,我听说过你。”

  方且吟拉开背包的拉链,慢吞吞接道:“这个学校里应该不存在没有听说过我的人。”

  冷航愣了下,失笑点头:“嗯,确实。”

  她和吕英卓的事可以说是闹得人尽皆知。

  冷航把电脑给她递过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开不了机了,麻烦你帮我看……阿狗!”

  他突然喝了一声,方且吟被吓了一跳,一道橘黄色的身影突然从眼前闪过,然后——

  安安稳稳地落在了方且吟的头上。

  “……”

  方且吟整个人都僵住了,她特别怕狗,平时散步见到狗都是绕路走的。

  更别说这种零距离的接触……

  谢谢,她已经快晕过去了。

  冷航无奈地走过来:“阿狗,快下来!”

  在他伸出手之前,方且吟感觉到脑袋上温热的生物突然没了。

  没等她转过头,冷航很意外道:“嚯,老傅,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在实验室泡个三天三夜吗?”

  老傅。

  这两个字落在方且吟耳中,立马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偏头一瞥,率先映入眼中的便是那头标志性的长发——好巧不巧,还真是傅青植。

  男人衣架子般的身材套了一件灰色衬衫,长发束在脑后。

  和上次见面时没什么差别,只是眉目间多了丝惫色。还有就是,手上抱着一只与他格格不入、很不安分的橘猫。

  看到方且吟,他微微一顿,望向冷航。

  冷航笑眯眯解释道:“不是我带回来的女生,她是我雇来帮我修电脑的。方学妹,是不是啊?”

  他似乎天生自来熟,“方学妹”三个字语气正正好掐得亲昵却不暧昧。

  方且吟觉得有点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只好点头。

  没想到这么巧。

  傅青植居然和冷航是室友。

  方且吟眨眨眼,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份有些尴尬的场面,伸手指了指傅青植怀中的小奶猫:“它叫阿狗?”

  “是啊。”冷航解释道,“是我之前捡的流浪猫,取个贱名好养活嘛!”

  方且吟:“…………”

  这名字确实够贱的,连物种都给改了。

  不过这猫越看越眼熟,她突然想起,傅青植新换的头像,似乎就是这只猫。

  难怪。

  方且吟摇摇头,不再多想,开始专心给冷航修起电脑来。

  冷航在旁边盯着,看她手法娴熟,啧啧称奇道:“学妹,你们计算机真的不教怎么修电脑吗?我看你手法挺专业的啊。”

  方且吟叹了口气:“生活所迫。”

  是什么让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子放下身段学会了修电脑?

  是贫穷啊!是让她昼思夜想也摆脱不掉的贫穷啊!!!

  冷航也跟着叹了口气:“不容易,真不容易。”

  把猫放下,傅青植突然出声:“等下帮我电脑清一下灰。”

  方且吟确定他是在跟她说话,头也没抬:“八十块。”

  “好。”

  冷航看看傅青植又看看她,一脸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模样,“你的电脑……”

  傅青植看了他一眼。

  冷航立马把剩下的话给咽进了嘴里。

  方且吟没多想,三下两下帮冷航搞定了他的电脑,仰头对傅青植道:“你的电脑。”

  男人骨节明晰的手,夹着轻薄的笔记本递了过来。

  方且吟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人真的一点没变,金属的笔记本电脑外壳没有一丝划痕,明亮得就跟全新的一样。

  拆开后盖。

  方且吟沉默了:“………………”

  她突然理解敢刚才冷航为什么一脸便秘的表情了。

  这电脑不是看起来全新。

  这他妈就是全新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