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办公室娇喘激情嗯啊**免费 紧致挺入苏遇

更新时间:2022-01-13 09:58:31

办公室娇喘激情嗯啊**免费 紧致挺入苏遇

五年不见,夏霆似乎眼角多了些皱纹,也不像记忆中的那么高大,现在的苏遇只比他矮了一点点,但是现在的夏霆更加威严,上位者的气息也更加浓厚。

  “夏叔叔好。”

  夏霆微微眯了眯眼打量着眼前的男孩,想起刚刚女儿在家里一直念叨着的话,他笑了笑,“你是苏家的那个小子吧?”

  “是的,我是苏遇。”

 文学

  “星河她的学习还要你多费心了。”一说起女儿,夏霆身上的棱角都收起来了,“她还是很努力的,就是不太会学以致用,这方面你可能要多注意下。”

  “叔叔,我知道了。”

  “辛苦你了。”夏霆拍了拍苏遇的肩膀,“公司里还有点事,那我就先走了。”

  苏遇礼貌地目送着夏霆离开,他刚扭头准备走,却又被夏霆叫住了。

  “苏遇,你也是混血吗?”

  他们之间的距离有些远,苏遇看不清夏霆的表情,“我不是。”

  “啊,那好的。”夏霆顿了顿,想到了苏家的情况,继续说道,“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跟叔叔阿姨说。”

  苏遇的心里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的情愫,“谢谢叔叔。”

  看见男孩进了自己家门,夏霆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奇怪,他在商场混了这么多年,早就养成了在外人面前不喜形于色的本领,面对不熟悉的人的时候他更习惯于试探,但是刚刚的男孩子却让他忍不住想要关心,看见他因为营养不良而过于清瘦的样子心里也有点不好受。

  但是不一会儿他又嘲笑自己心眼太多了,怎么能拿对待那些老狐狸的态度跟对待和自己孩子同龄男孩的态度相比?女儿说的对,有时候想太多是坏毛病,得改。

  夏星河半个小时前就扒在客厅的窗户前朝外面张望,看见苏遇来了之后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哒哒哒跑到了门口,在苏遇敲门前先一步开了门。

  “欢迎苏老师莅临夏家指导学习。”夏星河手里拿着拖鞋,冲着苏遇弯了弯腰。

  夏星河穿着家居服,上面印了一个个有着笑脸的橙子,衣服的主人也是笑盈盈的,眼睛弯成上弦月。

  从小到大,夏星河不正经的样子苏遇见的也不少,这次照例没有接她的梗,只是从她的手里拿过拖鞋换上,“去书房?”

  “离定好的上课时间还有还有15分钟,我先带你去个地方。”夏星河有些俏皮地冲着苏遇眨了一下眼睛,“好地方。”害怕苏遇不肯跟上,她特意拉住了苏遇的手腕,把他拖上了三楼。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六岁那年我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帮我腾了一个画室出来,不过是一个小的储藏间。但是十三岁那年,爸爸让人把三楼的两间客房打通了,我现在已经有一个超大的画室啦!”

  夏星河嘴里不停地絮絮叨叨,“他们总觉得我干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当初也没想到画画这事儿我能坚持这么久,但是,我,夏星河……”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用我的行动证明了我对画画这事儿的热爱是刻在骨子里的,最终他们还是被我感动了,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画室作为我13岁那年的生日礼物。”

  夏星河的小嘴就像是豌豆射手一样嘟嘟嘟个不停,和她认识了这么多年,苏遇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别人面前挺文静的一个小姑娘在他跟前就这么多话,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吵的人头疼,让人想把耳朵堵上,最开始苏遇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让她少说点,后来对于她的话已经练就一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本领了。

  走到一个房间前面,夏星河推开了房间门。

  午后的太阳透过落地窗斜斜地照了进来,在画板上镀上一层金色,这个房间是整栋别墅里采光最好的房间了,一个厚重的帘子将房间分成了两半,能照到太阳的地方是夏星河用来画画的区域,另一半则放置了一些不能接受阳光直射的油画。

  夏星河从六岁那年开始学习油画,房间里放了很多画,大多是油画,还有一些她随手画的素描。

  虽然苏遇是一个门外汉,但是他也知道一个人的作品可以反映出画家的心境,夏星河的风格偏欢快明媚,就像她的人一样。

  “怎么样,好看吗?”夏星河抬起头看向苏遇,“你有很久没有看到她画画了吧?”她的眼睛里闪着光,“求表扬”三个字明晃晃地印在了她的额头上。

  苏遇看了她一眼,“好看。”过了一会儿又有些生硬地加了一句,“进步很大。”

  两人已经认识十一年了,苏遇知道画画对夏星河意味这什么,小的时候夏星河很好动,书法钢琴没一个能坚持下来,只有画画是个例外,六岁的时候她就已经能在画板前坐几个小时。

  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她纵然是有天赋的,但是也付出了外人看不到的努力。

  得到了苏遇的鼓励,夏星河心花怒放,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既然你喜欢,要不然你当我的模特,我画一幅送给你吧?”

  “不用,我不是很喜欢这些。”苏遇很快就拒绝道。

  “啊。”夏星河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翘起的嘴角也逐渐压平,小小声地说,“我还以为你喜欢呢。”

  苏遇没太注意到她的小情绪,指着房间里另外一扇门问道:“那是什么?”那扇门上挂着一把很夸张的大锁,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除夏星河之外,谁进谁是小狗。”这几个字歪歪扭扭的,应该是夏星河几年前写的。

  “呀。”夏星河吓了一跳,小跑过去拉了拉帘子遮住了那扇门,她的背抵着门,张开双臂,呈一个保护的姿态,“这……这是我的秘密基地,谁都不能进。”

  这边的光有些暗,苏遇没有注意到夏星河脸上的一抹红晕,他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对夏星河的事情也不好奇,只是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时间到了,去书房上课吧。”

  “等等。”经过刚刚那么一闹,夏星河先前的小情绪早就烟消云散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门票,递给苏遇,“诺,给你的。”

  苏遇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画展的门票,地点是清江会展中心,时间是明天上午。

  “给我这个做什么?”

  “我有一幅作品获得了一个绘画比赛的金奖,明天会在这个画展上展出,主办方给了我两张门票,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呗。”夏星河摇着苏遇的胳膊撒娇,声音细细软软的,“去嘛去嘛,跟我一起去嘛。”

  “为什么要找我?你找别人吧,我不喜欢这些。”苏遇坚定地拒绝道,伸出了手,想要把票递给夏星河。

  因为是第一次展出,人生中所有的第一次都想要和你一起完成!夏星河无声地说。

  当然这不是能和苏遇说的话,她气呼呼地叉着腰,“你撒谎!你明明就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从六岁那年我就知道你也喜欢画画!”

  听到夏星河的话,苏遇伸在半空中的手僵了僵,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吗?他有些费力地想着。

  六岁的时候,夏家夫妇心疼女儿,花大价钱请了名师上门教她,苏遇扒在门口偷听过几节课,用一支画笔就可以画出天空和大海,小苏遇喜欢的紧。

  之后他跟妈妈说他也想学画画,就像夏星河那样,苏琦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妈妈当时具体怎么说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躲在角落里哭了很久,从那天以后,在别人面前,他就再也没有对画画表现出任何兴趣了。

  他不知道夏星河是怎么知道的,也从未想过这件连自己和母亲都不在乎不关心的事情她能记这么多年。

  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心房中最柔软的地方,又如同一块很小很小的鹅软石抛入原本平静的湖面,泛起了阵阵涟漪,一圈又一圈……

  看着苏遇有些愣怔的样子,夏星河有些心疼,把他的手重新推了回去,“收着吧。”害怕苏遇会拒绝,她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我十月份过生日,陪我去画展就算是我从你这里预支的生日礼物。”

  夏星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番话的,苏遇可从来没有给她送过生日礼物。

  上课时间早就到了,苏遇拗不过她,只得把票塞进了裤子口袋里,“再说吧,我明天不一定有时间,时间到了,下楼上课。”说完他就扭头走了出去。

  “你明天一定要来,我可是会一直等着你的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