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穿越共妻漫漫

更新时间:2022-01-13 15:36:39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穿越共妻漫漫

池宴也没承认,但也不否认,“啧”了一声,讽刺她:“鼻子倒是挺灵。”

  两人之间的关系,永远保证适当的距离最好,林稚晚才不会细问,笑着说了声:“多谢夸奖。”

  池宴没在说话,只是看着她,两人齐齐沉默。

  香水这事,算是翻篇。

  林稚晚很瘦,今天穿了条很漂亮的裙子,十分合身,握住一把纤细的腰。

 文学

  为了保证造型的完整度,她已经将细节控制到每一根发丝。

  她的礼服过长,又偏性感,所以扎了个低低的丸子头,好在颅骨高且圆润,整面侧面看起来都是好看。

  有种精雕细琢后,令人心悸的美感。

  “参加活动?”还是池宴先打破尴尬。

  “嗯。”

  ELLA盛典,不过都是时尚界和娱乐圈人士参加,他现在都知道,林稚晚对那两个姑娘的身份也有了大概判断。

  林稚晚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林文和,他还在世的时候,每次她参加舞蹈比赛,或者出去玩,但凡回家晚,他总是有要亲自接。

  他说,阿珠,要随时跟爸爸讲回家时间,你走远了,爸爸放心不下。

  而现在,林文和躺在一小块盒子里,再也没有人会关心她了。

  这个世界上,如今这个世界上与她最亲密的人,也不过尔尔。

  刚刚和池宴插科打诨打走的负面情绪又一窝蜂而至,林稚晚胸腔里突然泛起一阵酸涩,无比想念林文和。

  头顶上,忽然落下很轻柔的重量。

  林稚晚吓了一跳,脊背紧绷着,抬眼,就撞进一双顶好看的琥珀色眸子里。

  池宴微微躬起身子看她,手掌又在她的头顶拍了拍,像是一种安抚。

  林稚晚懵懵地看着他,大概是她懵起来有点儿傻,池宴眼底沾上点儿笑意,声音上扬,一贯的漫不经心里,多了点诚恳:“晚晚,对不起哦。”

  对不起什么?他总不会是为他的私生活道歉。

  林稚晚彻底懵了。

  池宴眉毛微挑,语气更不着调:“你这发型做了几个小时?”

  林稚晚懵懵:“怎么了?”

  池宴手掌用力,笑得痞坏:“现在有点毛糙了呢。”

  林稚晚:“……”

  幼稚鬼!

  *

  被池宴这么一搞,林稚晚的坏情绪真的一扫而空了,并且从坐上保姆车开始,就一直担心头发。

  即便是对着镜子看,依旧是饱满整齐的一颗丸子头。

  给她充当临时助理的小姑娘忍不住问她:“Jovian姐,你看什么呢?”

  “看我的头发,”林稚晚问她:“是不是有些乱啊?”

  小助理认真看了两眼:“没有吧。”

  “可是他刚刚揉来着。”

  “那也是很轻的揉吧?”小助理识趣地不问“他”是谁:“可能他就没想过让你的头发乱糟糟。”

  没想过么?

  林稚晚的睫毛急促地颤抖了下。

  加长版林肯缓缓开动,小助理在一旁提醒道:“Jovain,就要到我们了。”

  小助理贴心地给她对流程:“走到红毯中间部分,我们杂志安排了摄影师给你们拍照,到时候他会跟你挥手,看过去就好了。”

  “拍完照,我们还有个小型采访问题都是对过的,放心,很简单的。”

  ELLA杂志的副主编和林稚晚是伦时校友,当年能采访到时尚界颇具盛名的伦拉先生,还是林稚晚在中间牵线搭桥。

  因此,这场慈善晚宴,对林稚晚也是偏爱。

  外面夜色浓稠,繁华喧嚣里透着末日狂欢感,闪光灯一阵接着一阵,晃得亮若白昼。

  林稚晚从把保姆车里走出来,腰背挺拔,雪白的脖子细而长,黑色的精致短发刚好垂在锁骨上,愈发衬得皮肤白嫩,她走到签名板前,签名,拍照,然后走远。

  红毯一般都是女明星争奇斗艳的环节,到了设计师这里几乎不被重视,本来直播间人数已经狂降,却在林稚晚几乎走出画面的时候,弹幕里一片——我草!

  【刚刚走过去的是谁?我一整个被美住】

  【是设计师么,这身礼服绝了!】

  【pljj再回来给走一遍红毯不要逼我跪下来求你】

  林稚晚肤色的网纱,如此透明的面料,却看不到一丝的针脚和缝的痕迹,轻薄的面料上,缀满了近千颗宝石,走起路来光芒摇曳,夺目精彩。

  这么高的露肤度,多数人穿上不免有轻浮之感,可林稚晚妆容清淡,一双眼睛圆润清澈,跟劣质的魅惑根本不沾边。

  特别是在一众被人熟知的女明星里,更能让人眼前一亮。

  后台实时反馈直播效果,看弹幕里呼声很高,导播居然将直播镜头切到了采访。

  直播间实时观看人数开始明显上升。

  “作为设计师,Jovian参加过很多次国外的ELLA时尚之夜,那感觉跟国内的有什么不同呢?”

  这问题就完全不在计划内,又是对着镜头,林稚晚没时间思考,脱口而出:“最大的不同是,一个是在国内,一个是在国外?”

  主持人:“……”

  观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这场采访,尴尬到可以成为林稚晚心中“此生不愿再”系列第一名。

  进了内场酒宴,她按照之前拍好的座位坐下,手机叮叮当当响了一通。

  【晚晚,你上热搜了!!!】

  陆方霓也来参加这场活动了,只不过她是明星,在晚宴里的社交圈层跟林稚晚不同。

  她发过来一张截图,是热搜话题#一些废话文学#

  里面赫然是今天晚上,林稚晚的采访。

  ——请问国外的ella时尚晚宴和国内的有什么区别呢?

  ——区别在于一个是在国内,一个是在国外。

  评论区里一片哈哈哈声,甚至有人圈出了林稚晚的微博,并科普了下她在时尚领域的成就。

  林稚晚一整个不理解,现在都流行说废话了?

  她还没说话,陆方霓又匆匆回复她:【你抓住这一波热度,现在就算是服装设计师也需要粉丝!】

  流量经济下,确实如此。

  林稚晚这次回来,除了想要建立自己的服装品牌外,还想好好经营林文和留下的新盛运动。

  即便是现在新盛运动的也掌握在林钦手里。

  想到林钦,林稚晚不可避免地又想到了叶清和。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却听到了陆方霓的声音。

  空气嘈杂,林稚晚听不真切话语,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倒是清楚地看清人。

  陆方霓身材高挑,媚骨天成,是那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美女。

  她身边站着个同样高挑且气质非凡的男人——是池宴。

  时尚杂志的晚宴,不拘泥穿搭。

  池宴穿了身满天星的西装,挺括的版型罩住他颀长优越的身材,头发一丝不苟向后梳,表情惫懒,浪荡里多着一丝冷冽。

  这身穿搭能在这场晚宴排进top3,可更吸引人目光的是,在他旁边站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一身公主裙,甜系长相。

  陆方霓更多是跟那姑娘说话,她是社交天才,不出两句,就把那姑娘逗得直笑,撒娇似的摇池宴的手臂。

  池宴眉头皱着,可嘴角是带笑的。

  分明是,无可奈何但宠着。

  林稚晚站在原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就是那个穿着香奈儿五号香水的姑娘吗?

  刚刚在酒店,池宴应该就是陪她的,又趁着陪姑娘的功夫,见缝插针地打趣了她。

  “看什么呢?”陆方霓不知道什么时候注意到了她,走了过来,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眼:“啊,池宴啊。”

  她语气很轻松,跟林稚晚介绍:“旁边那姑娘叫陈依依,我们公司新捧的小花。”

  以陆方霓这个等级,想知道一点儿新人的信息,几乎是唾手可得。

  可这姑娘,简历上一块空白,一进公司级就拿到A级制作和时尚盛典名额,不是真公主下凡体验生活,就是背后有大佬捧。

  今天一见,一目了然。

  陆方霓叹了口气:“哎,命好。”

  搭上池宴这棵大树,好乘凉。

  林稚晚抿嘴一笑,面不改色地挪开了视线:“啊,原来他是陪人来的。”

  毕竟ELLA是时尚名流汇聚的场合,赛车手、商业精英两个身份,似乎都跟这里没什么关系。

  她话音刚落,话题的中心人物似乎有千里耳般,闻得声音,转过头来。

  隔着影影绰绰的光线,他朝这里举起香槟示礼。

  陆方霓回应他。

  可他挑了下眉,林稚晚知道,他是在跟她打招呼。

  一种毫不掩饰地挑衅。

  待他转过头,跟陈依依走远,陆方霓感慨了声:“他对这姑娘可真好。”

  林稚晚反问:“有多好?”

  “你知道当年那事儿么?”陆方霓说:“现在全临江市姑娘的敌人要变了。”

  池宴被津津乐道的,远不止相貌和家室,还有一桩无人知晓的感情。

  很多年前的除夕夜。

  春晚一如既往地无聊,大雪过境,临江虽冷,可依旧挡不住万家灯火辉煌,暖意扑向人间。

  那个晚上,本该在家和家人守岁的池宴,一人开车过跨江大桥。

  雪天路滑,高速行驶的车子撞到护栏,车前身和副驾驶严重损坏,事故不大不小。

  可那年的池宴刚刚在佛罗伦萨的F1比赛里拿了第一名,是在赛车界声名鹊起的车王。

  他在车子上坐了会儿,表情淡漠地下车,倚在栏杆前,沉默地看着副驾驶的位置,报了警。

  江面寥落的冷风吹上来,他拢着风,点燃一根烟,衔在嘴边,冷气在他微微弓起的脊背上凝结成霜。

  警察和记者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曾经桀骜难驯的大少爷,站在漫天的寒气里眼眶湿润,却如丢失珍宝一般,有些无助和茫然。

  记者采访他,他就麻木地听,机械地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时,他突然自嘲似的勾了下嘴角,语气苦涩:“还好她没来。”

  新闻一经报道,池宴私人微博被扒涨了几十万粉,不少人喊他老公,也有人孜孜不倦地询问那个“她”是谁。

  然而,他却选择在大众视野里消失,他清空了账号的全部信息,再也没登录过。

  至于那个她,永远地成为了一个谜团,是那个网络尚不发达的时代里,无数姑娘的假想敌。

  可谁也不知道,在这儿之前,在佛罗伦萨,林稚晚遇到他,和他拥有过多么浪漫又荒唐的时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