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 深入浅出把水都喷出来

更新时间:2022-01-13 15:47:31

  老板不让穿内裤随时做 深入浅出把水都喷出来

晚自习肚子饿得不停的叫,课间的时候,她从桌肚里拿出一些面包来吃,看了一会儿错题,眼睛不自觉往后排那边瞟。

  他似乎低头在写着什么,大半个身子都被明周淇挡住了,前面的明周淇相当殷勤的问东问西,他出奇的没有赶她走。

  那一瞬间,所有的心酸好像有了决泄的理由。

  鼻头一酸,眼泪掉了出来。

  她惊。

 文学

  赶紧从桌肚里掏出纸巾擦。

  “答答你怎么啦?”桑嘉拿着作业经过她的时候,发觉了她的不对劲。

  温喻珩终于懒洋洋的抬头,视线越过眼前叽叽喳喳的明周淇,看向她的方向。

  “没事我肚子疼。”说着就把眼泪憋了回去然后往厕所跑。

  没敢去看温喻珩的方向。

  和江辞对着数学作业答案的宋彧今往他们那瞧了一眼,然后挑了挑眉,去看温喻珩和明周淇的方向。

  “艹,死绿茶。”她烦躁的翻了个白眼。

  嘴里草莓味的棒棒糖被嚼的稀巴烂。

  江辞挑了挑眉:“谁?”

  “关你屁事。”

  江辞委屈的撇了撇嘴。

  宋彧今拉开校服拉链,然后按着桌子站起来。

  桑嘉跟了过去。

  但那个时候安树答已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了。

  “肚子好点了吗?”桑嘉拍了拍她的背。

  安树答朝她笑了笑:“没事,生理期嘛。”

  “你要是看那贱人不爽,就去扇她一巴掌,你要下不去手,我代劳。”宋彧今环着胳膊走进来。

  安树答和桑嘉俱是一愣。

  安树答愣是疑惑怎么就被看出来了。

  桑嘉愣是因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微妙。

  安树答苦笑一声,近乎是有些自暴自弃的承认:“我没有这个资格。”

  这回轮到宋彧今愣住:“你俩没在一起?”

  桑嘉一时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什、什么鬼,你们在说些什么?”

  宋彧今没理她,咳了一声,继续对安树答说:“那……温喻珩什么态度?”

  她下意识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摇了摇头:“他已经仁至义尽了,是我自己太过分,我们没可能了,就这样吧。”

  她笑。

  笑得相当轻松无负担。

  她说得也相当轻松,压下心情来的安树答,谁都看不出她的伪装。

  伪装而已,练习了十几年的东西,没道理会露出马脚。

  刚刚只是失误罢了。

  她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

  宋彧今盯着她瞧了一阵,最后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叹了口气,最后作罢。

  下半节晚自习温喻珩没在教室,不知道去哪了,直到铃声响起来,晚自习结束,他才姗姗来迟似的回到教室。

  教室里乱糟糟的一片嘈杂。

  桑嘉赶着抢浴室先走了,她一个人默默的收拾东西。

  “啪塔”

  桌上多了一个袋子。

  她愣,抬头。

  温喻珩。

  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你不肚子疼?”

  安树答抿了抿嘴,觉得他们都已经掰了,他这样,她受之有愧。

  “已经好了。”

  温喻珩没说话,只是眉心里有些气,他拿起书包甩头就走。

  他生气了,但她不知道原因。

  客气也不对吗?

  桌上那些东西没拿。

  安树答抿了抿嘴。

  扒拉开那袋袋子,一些糖分挺高的小零食,还有一些红糖姜茶的冲泡剂。

  她的鼻子忽的有些酸。

  觉得他这样对她太好了,可对他自己太不好了。

  太残忍。

  她心里开始舍不得让他做这些个糟心事。

  第二天体育课前,安树答找了温喻珩。

  他挺意外,朝江辞打了个响指,江辞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

  然后他手里抱着那个新买的篮球,跟着她去了一个人少的地方。

  她想开口感谢他,但是又觉得这样太生疏怕他又不高兴,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本应该她先开口,此刻却像个哑巴似的不知道怎么说。

  脑袋里忽然想起年级里的那些谣言。

  骂她白莲花的,骂她绿茶婊心机女的,骂她不要脸抢人家男朋友的,还有一个版本更过分,说她给温喻珩下药上床逼他负责的……

  想到这里突然就委屈起来了。

  明明不是这样的,却因为被嫉妒而无端遭受这样的诽谤和侮辱,太委屈。

  在温喻珩面前,忽然就觉得胸口有些酸,以及更加委屈。

  她想开口和他说这些,想让他离明周淇远一点,因为她讨厌死她了,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总觉得自己这样有些太矫情。

  像是自己在告状,正犹豫着要不要说这件事的时候。

  温喻珩先开口了:“宋迟墨是谁?”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手里的篮球。

  安树答嘴边的话一噎,不知怎么,突然有些梗塞和不知所措。

  她抬头看他眼睛:“……一个学弟。”

  温喻珩笑了笑,但那狭长的丹凤眼里着实没多少笑意:“新的地下情人?还是可以结婚的对象?”

  她看着他,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一股没来由的心慌和被侮辱的酸胀袭上来,压的她有些喘不上气来,心脏某个地方疼的仿佛要开裂。

  她苦笑了一下,没回。

  脚步虚浮,轻微踉跄了一下,几乎看不出来。

  这一刻,她的心累极了,瞬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也什么都不想去解释。

  真没意思。

  她突然明白了一些什么。

  扯了扯嘴角,转身。

  这一刻她才清醒过来。

  原来,他们从未相互信任过。

  他无法给她愿意结婚的安全感,她也做不到让他完全信任她是真的喜欢他。

  温喻珩从未相信她喜欢的人是他。

  安树答也从未向他坦诚过自己的心。

  他们是相互喜欢,可他们也从未对彼此坦诚相待。

  他们各自都被这场甜蜜的表象下了套,却忘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情人眼里出西施,是荷尔蒙的礼物,但也可能成为爱情的坟墓。

  他们都在对方面前展现最好的自己,但同时也是最不真实的自己。

  当出演表象的演技被时间淡化了出演的决心和兴趣,那便是伊甸园开始崩塌的前兆,如果在此期间无法爱上真正的不加伪装的对方,浪漫的玫瑰伊甸园终将变成一片废墟。

  玫瑰迷了眼,枯萎的瞬间一片狼藉和阵阵无声的哀嚎。

  她的心此刻被千刀万剐的割着疼。

  她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对这段感情那么的没有安全感。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的不是吗?

  问题不在明周淇,不在宋迟墨,不在她,也不在温喻珩身上。

  而是合在他们两个人身上。

  单个人没有错,但加在一起就错了。

  温喻珩在她面前展现着最好的自己,是为了让她开心,可这样对她却是一种心理负担。

  而她呢?因为那些事一直习惯性的封闭自己的内心,不对任何人敞开心扉,包括温喻珩,这对他又何尝不是一种心理负担呢?

.

  我们拿出自己最好的演技,在最喜欢的人面前各自表演着最好的自己。

  所以在安树答第一次试图对他袒露心扉,告诉他自己是不婚主义时,他觉得自己被骗了、被玩了。

  很生气,所以不去搭理她。

  可温喻珩不知道的是,那句话她是抱着多大的勇气,对他抱着多大的期待和信任才敢开口的。

  她试着走出第一步,向他展示一个真正的安树答。

  可那仅仅只是她的冰山一角罢了。

  他知道了,可温喻珩没有接受。

  不过也是,安树答理解。

  但这又恰恰证明了温喻珩喜欢她,所以接受不了,甚至会生气。

  于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她撇了撇嘴角,提步离开,却被温喻珩抓住了手腕。

  “我没怪你。”

  安树答顿住,回头看他。

  “就是字面意思。”他一手摸着篮球,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她手腕上的皮肤。

  安树答看他,心脏仿佛有股热气在冒出来。

  “如果是后者,我以后就不缠着你了……”他看着她,很认真。

  “如果是前者……”

  “爷有信心赢。”

  她有些说不出话了,眼眶好像有些热,好像要滚出些眼泪来。

  “那你能接受一个不婚主义吗?”她开口。

  “这不还没到法定年龄?”他苦笑,“你怎么就知道你上不了我家户口本呢?”

  “更何况……”

  他笑:“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结婚证来找安全感?”

  她不说话了,就那么看着他。

  他捏了捏她的手腕,仿佛有种放手一搏的坦诚:“所以答答……是前者吗?”

  她看着他,他的眉心有股子从未有过的郁气和紧张。

  “不是。”

  他的嘴角划开一抹苦笑,手慢慢的放开她的手腕……

  “也不是后者。”

  他顿住,视线重新聚焦到她的脸上,他仿佛能听到他此刻快冲出胸口的心跳声。

  “那是什么?”

  “我刚刚不说过了。”

  “嗯?”

  “一个学弟。”

  温喻珩看着她,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爷能亲你吗?”

  “不太能。”

  最后温喻珩也没打成球。

  招呼都没打一声就翘了江辞的篮球之约。

  直接把安树答拖到一个没人的器材室,大门一关就把她按门上亲。

  亲的安树答七荤八素的,最后任由他抱着,伏在他肩上轻声骂他“混蛋”。

  温喻珩安心的听着,也不反驳。

  现在任凭安树答怎么骂他,他都开心得要命。

  这个小没良心的简直可爱死了。

  “所以你不理我是因为听说了宋迟墨在追我的谣言,而不是因为我跟你说我是个不婚主义?”安树答蹭了蹭他的肩膀。

  温喻珩撇撇嘴,懒洋洋的摸着她的发丝:“这是一条逻辑链。”

  “说来听听。”安树答看着他。

  “我那天确实觉得被骗了所以很生气,然后在家反思了两天,想破头也还是觉得爷浑身都是魅力,没道理你不喜欢我……”温喻珩懒洋洋的道。

  安树答有些好笑:“够不要脸。”

  也是温喻珩的风格。

  “然后呢?”

  “然后得出一个结论。”

  安树答笑:“说。”

  “安树答你很好,就是眼瞎。”

  她锤他胸口。

  “不理你是为了让你自己反思一下。”他懒洋洋的。

  “然后就去华京比赛去了,结果满脑子都是你。”

  “我看你一点都没受影响,不是一等奖么。”

  温喻珩放在她腰上的力度紧了紧:“哪有……”

  “比赛前一晚梦到你和一个小白脸跑了,把我吓醒了,醒来看手机凌晨四点,然后睡不着了,考试现场就有点犯困……”

  安树答似乎有些不相信。

  温喻珩懒洋洋的笑了笑:“要不然爷能和江辞那厮并列第一?”

  安树答这下信了:“也是。”

  “然后爷一回来,何来凯那货不知道从哪听到的小道消息,和我说高一那个什么宋迟墨在追你,我再结合那个梦,你说我气不气?”

  “所以你问我那个问题?”安树答看着他。

  “对啊,万一你真退而求其次看上那货,那我也没办法不是?反正爷连个正室都算不上,现在最多算个实习生也没啥发言权。”

  安树答笑笑:“那你如果转正了,第一件事你想做什么?”

  “去那个宋什么面前宣誓主权呗。”

  安树答抿了抿嘴,按捺下自己差点脱口而出的冲动。

  “其实他是挺帅的。”

  “哦——”他尾调拉得老长,很明显的不开心。

  “但不是我喜欢的款。”

  “那你喜欢哪款的?”

  “你这款的。”安树答笑着搂他脖子,然后快速的亲了他一口。

  “切”他还是不开心,隔着校服捏了捏她的腰。

  “温喻珩……”

  “听着呢祖宗。”他那语气懒得不行。

  “你几天不见,好像又帅了。”

  他又开心了,笑得颇有些浪荡。

  然后不给她反应的时间,托住她的后脑勺就吻住了那唇。

  她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嘤咛一声。

  温喻珩皱了皱眉放开她。

  安树答推了推他,然后站起身来。

  她总觉得温喻珩最近对她越来越过分了,再这样下去她怕哪天他控制不住,她就被迫以身相许了。

  她得采取一点措施。

  “你以后别动不动就上嘴啃。”她佯装生气。

  温喻珩懒洋洋挑眉:“理由?”

  “啃技太差。”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