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舌头伸进去搅动*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更新时间:2022-01-13 15:56:43

  舌头伸进去搅动*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方且吟现在心情很好。

  不是因为这个早有预谋的反转,而是她找到实习了。

  原以为在彻底解决这件破事前,她是没什么希望能找到实习的。没想到有个公司动作这么快。

  在樾园里她接到的电话,便是一个翌江很非常知名的公司,如正集团的hr打来的,约她去面试。

  如正集团。

  这也算是翌江本地很知名的老牌企业了,虽然近几年发展得不温不火,但在二三十年前,在全国范围内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

 文学

  方且吟跟他们约了后天晚上的面试。

  至于这两天——

  次日一大清早,方且吟被一阵哐哐哐的砸门声给吵醒了。

  她丧着一张脸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顿了下,唇角牵出漫不经心的笑:“大清早的,什么事?”

  门外的人,正是最近几天网络上的风云人物吕英卓和他的书记舅舅白磊。

  这两人状态看起来比她这个被吵醒带一脸起床气的人还要糟糕,见到方且吟,他们憔悴的脸上立马跟饿了三天的狼见到肥羊般散发出了亮光。

  白磊上来就是一句劈头盖脸的怒斥:“方且吟!你到底搞了什么鬼!!!”

  方且吟满脸无辜地看着:“我就发了个律师函而已啊。”

  白磊怒不可遏:“谭刚那边也是你在背后搞鬼!”

  “呵。”方且吟笑了声,那头绿藻般的长发微微凌乱,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语气,看着吕英卓道,“我可不像您的外甥一样,有个当学院书记的舅舅,毕竟我连爹妈都没有呢,我上哪儿指使得动谭刚教授呢。”

  陆玫和方宇宙那两口子于她而言就跟死了差不多了。

  白磊被她一口一个“您”和“呢”字给阴阳怪气得脸都成了青紫色,一副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模样,张着口“你你你”了半天都挤不出一个词。

  一直沉默着的吕英卓也终于开口了,嗓子哑得仿佛被砂纸给刮过:“你真的什么都没做?”

  “我想想,”方且吟佯装思考了会儿,“哦,还是做了一点事的,比如把你的金奖作品发去谭刚教授的邮箱邀请他来一起品鉴一下。”

  吕英卓额头上蹦出了青筋,握紧拳头:“那为什么你写的……我的作品,里面会有他的设计?”

  他想不通。

  他和方且吟一起进入了冯诺依曼杯的总决赛后,这次冯诺依曼杯的题目特别特别难,他毫无思绪。女朋友宋思敏知道后,提议让他不如跟她的舍友方且吟商量一下看看。

  这一商量,吕英卓听到方且吟的思路,那瞬间有种马上弃赛的冲动了。

  方且吟太强了。

  他比不过她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吕英卓突然起了歹念。

  拿下冯诺依曼杯的金奖,他能到更高层次的京城大学深造。

  反正他也听说方且吟不准备读研,她脑子里除了赚钱就没别的想法了,这个奖给她也是浪费。

  邪念一旦出来,就很难控制了。

  宋思敏起初非常不愿意干这件事,但吕英卓早早就拿捏清楚自己女朋友的性子了,给她画了无数的饼,宋思敏架不住诱惑,答应了他的要求。

  靠着借电脑使用,拍照……一点一点,宋思敏将方且吟的作品偷给了吕英卓。

  吕英卓原本还打算说修改一些细节了,但这个作品太完美了,完美到他无从下手修改。

  于是干脆一咬牙,抢在方且吟前面交了上去。

  “你自己的作品,我怎么知道?”方且吟瞥了眼吕英卓紧绷的拳头,指了指门口上方的摄像头,“想动手吗?摄像头在这里看着呢,我劝你们说话小心些噢。”

  两人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起来。

  都说到这个份上,方且吟也懒得再继续遛他们玩了,唇角微勾:“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吕英卓,你信不信,我在一开始就知道你会偷我的作品?”

  吕英卓愣住:“怎么可能?难道宋思敏她——”

  “宋思敏可没有跟我说,她这个恋爱脑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方且吟以一个很轻松舒服的姿势倚在门框上,“但是谁叫我这人有点被害妄想呢,所以一开始我就猜到了你的打算。”

  一下子接收这么多信息,吕英卓感觉自己脑子都快爆炸了,他不明白:“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任由她继续偷你的作品?!”

  正常人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立马藏好吗?

  可惜了,方且吟不是什么正常人。

  她轻快道:“这不都是为了今天吗。”

  刹那间。

  吕英卓突然想明白了。

  她是故意的。

  知道自己准备偷她的作品,她故意让他偷,故意在里面原封不动的加入谭刚的专利设计,故意最后一天才呈交作品。

  为的就是让吕英卓先出尽风头,然后让他掉入自己制造出的火坑之中。

  吕英卓忽然很绝望,白磊这会儿也理清楚事情经过了,咬牙切齿地瞪着方且吟:“你小小年纪,心思居然这么歹毒!”

  方且吟听到这句指责直接笑出了声,“行吧,是我拿枪指着你们按着你们的手来偷我作品的,嗯。”

  白磊拿出录音笔:“刚才的话我们都录下来了!你之后等着……”

  “等着什么?”方且吟笑得更大声了,“放到网上,让大家知道‘哇原来方且吟这么恶毒啊居然挖坑让别人跳’,您是觉得大家都是智障吗?”

  白磊心一惊。

  是啊,根本没用的。

  这局解不了,他们现在的对手是谭刚和方且吟。那个谭刚当初在翌江大学执教的时候,白磊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这老不死的小肚鸡肠得要死,离职前还在校长哪里大闹了一场,说以后和翌江大学势不两立。

  这几天他们试图和谭刚接触过,对方不接受私下和解,公开表示要和他们死磕到底!

  从吕英卓选择偷作品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输了。

  方且吟看着这两人垂头丧气的模样,心情好得不得了:“你们还有话说吗?”

  来的时候又多嚣张,现在就有多绝望的吕英卓和白磊对视了一眼,默不作声地转身准备离去。

  方且吟叫住他们:“等等。”

  白磊压抑着心里的火:“你有什么事?”

  方且吟指了指自家铁门,说:“你们把我家铁门给敲坏了,不打算赔点钱吗?”

  吕英卓眉拧成了一个结:“我们刚才敲门力道不重,怎么会……”

  他突然说不出话了,因为这道门肉眼看上去,整个都已经变了形。

  吕英卓:“……”这破门是纸片做的吗?

  方且吟又指了指脑袋上的摄像头,“反正都要打官司的,你现在不想赔的话法庭上一块儿解决?”

  白磊刚想破口大骂,被吕英卓给制止住了。

  他现在整个人已经崩溃,事情既然已成定局,那他们还是多留点精力找找还有没有什么破局之路,就不要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了。

  他直接给方且吟转了五百块。

  目送他们俩离开,方且吟听到身后传来动静。

  洛文心声音一股子浓厚倦意:“番茄,刚才有人来过吗?”

  方且吟耸了耸肩:“吕英卓和白磊。”

  “卧槽!”洛文心被吓清醒了,忙不迭走过来上下打量她,“你没事吧?!”

  方且吟撩了撩长发:“有摄像头看着呢,我能有什么事。”

  洛文心歪了歪脑袋,“可这玩意不是我们拿纸折的吗?”

  方且吟关上被东倒西歪的门,淡定道:“没事,别人以为是真的就行。”

  她这么贫穷,怎么可能会有钱装真的摄像头。

  这个只不过是在拼夕夕上面九块九包邮买的仿真摄像头模型,纯纸打造,里面嵌了个发红光的手指灯当电源,是拿来放门上做做样子的。

  今天派上了点意想不到的用场,整挺好。

  -

  方且吟这几天都不怎么看微信。

  她的所有社交账号信息都爆炸了,刷完一茬又来一茬,比韭菜还能长。

  方且吟被这堆怎么也消不完的红点搞得头疼,干脆把她要聊的那几个人和群设了置顶,其他人一概不理。

  看到傅青植的头像,方且吟指尖顿了顿。

  这位是金主爸爸,得供着。

  很巧,方且吟刚设置完置顶,傅青植就发来了消息。

  傅青植:[找好律师了么?]

  方且吟眼底闪过一丝讶色:[已经找好啦。]

  傅青植那边顿了顿:[你找的是闵原?]

  方且吟有点疑惑:[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又是“对方正在输入”。

  半分钟后,傅青植才回了句:[没什么,祝顺利。]

  “?????”

  方且吟迷茫了。

  大概是说曹操曹操到。

  过了两小时,方且吟突然接到了闵原律师的电话。

  对方支支吾吾道:“对不起啊方小姐,您这个案子,我不接了。”

  方且吟:“啊?????”

  搞什么?她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律师就这么没了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