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我写作业老师玩我下面

更新时间:2022-01-13 15:58:18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我写作业老师玩我下面

晨光微曦,周安的生物钟准时让她在早晨醒来。周安掀开被子下床,揉着眼睛摸索着走去客厅,拍了拍小木屋的房顶,软声说:“大黄起床啦。”

  客厅安静地能听见挂钟的声响,没有声音回应她。

  啊,大黄死了,她又忘了。

  周安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将手放下,回到房间洗漱。

  早餐时间,佣人们站在餐桌旁悉心摆盘。最近傅明琛早上都会特意过来陪周安吃早餐,所以她们的工作更要周到一些。

 文学

  “姜姨,您今天煮了海鲜粥。”周安从房间出来,吸着鼻子说。

  “安安鼻子可真灵。”姜姨夸赞道。

  门铃响起,女佣立刻去开门迎接傅明琛,“傅先生来啦!”

  “安安。”傅明琛进到客厅,脱下沾了寒露的外套,第一眼看的便是周安。少女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长睫微湿带着水汽,雾蒙蒙的,看起来是刚洗完脸。鼻尖和脸颊透着粉嫩,脸色比昨天·好一点了。

  “傅先生昨晚休息好了么?”周安听傅明琛坐在椅子上,也一起坐下,像往常一样开口关心。

  “挺好的。”傅明琛撒谎道。

  从他和秦悦颜接触时起,他就开始失眠。大黄没了,他变得整夜整夜睡不着。他什么治疗也没去做,好似在用自己身体的痛苦赎罪。

  周安虽然在小山村长大,但是教养很好,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坐姿端正,也不说话。

  饭后,周安拿餐巾擦了擦嘴角放下后,问傅明琛:“傅先生后天是您的生日了,您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么?”

  傅明琛真情流露:“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就是礼物了。”

  站在旁边伺候的女佣们低头抿唇偷笑。傅先生可真喜欢周安呀,周安好幸运。

  周安:“我当然会一直陪着您,不过傅先生的生日礼物我是不能马虎的,我为您准备了一个惊喜,后天送给您。”

  傅明琛想起后天他要去参加秦悦颜父亲的生日宴会,便说:“我今年的生日不会大办,后天要忙工作到很晚。安安在家里等我吧,不管多晚我都会回来。”

  “好呀。”周安乖巧点头。

  今年是秦悦颜父亲的五十大寿,盛大的生日宴放在沈家旗下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举办。沈氏集团现今的掌门人,也就是沈周安的父亲沈如风以及他妻子秦卿韵这样的低调大咖也出面了。

  今日是秦父的主场,秦悦颜穿着略微低调了些,白色小礼服搭银色细高跟,看起来很是端庄温婉。

  秦悦颜陪着秦父和宾客们寒暄一番走到沈父沈母身边,亲密地挽住秦卿韵的手,问他们:“表哥什么时候来呀?这几天我都没看过他,怪想他的。”

  秦卿韵很轻地叹了一口气,说:“他上周出远门了,今早凌晨才回来。他托我给你爸爸送了生日礼物,日后再过来赔罪。”

  秦悦颜困惑道:“表哥又跑大老远的山村玩了吗,他为什么就这么热衷于四处跑呢。”

  秦卿韵和沈如风对视一眼,皆不说话了。

  因为他们俩无能啊,动员了所有能动员的人脉花了十来年都没能找到当年偷偷将自家儿子从人贩子手中送出来的小姑娘,儿子就自己去找了。

  这几年来,但凡他有空便会回国各地去找。他爬过千山,涉过万水,或许这次能有收获吧。

  不然也不会一声不吭地突然离开,回来时也不再像往常一样周身被失落包围。

  秦悦颜手机振动两下,秦悦颜看到是傅明琛发给她他到了的信息后便将沈周安的事情抛之脑后。

  “爸、妈、姑姑姑父,我出去接个人。”秦悦颜说完,脸上带着笑容小跑着离开宴会厅。

  秦卿韵问秦悦颜的父母:“小颜这是……新交了男朋友了吧。”

  秦父摇摇头,酸酸地说:“小孩子玩性大,过几个月就不喜欢了。”

  秦母笑着拉了拉他的胳膊,说:“你也别这么酸溜溜的,好歹是女儿第一次带来给我们看的男人,我们辨一辨人再说。”

  傅明琛一身黑色高定西装,设计大方简约,搭配低调的宝石袖口,头发精心打理过但不会招摇,有一股成熟内敛的味道。

  秦悦颜站在傅明琛身前,忍不住笑起来说:“明琛哥哥今天打扮过了有点不一样。”

  “会不会过于成熟了,希望长辈们不会觉得我太老。”傅明琛调侃完自己,走得离秦悦颜近一点,两人走路时他手臂的衣料贴上秦悦颜的,简单一个动作就让秦悦颜脑袋隐隐冒烟。

  秦悦颜带傅明琛穿过宴会厅,对着最中央的两位中年人喊了一声:“爸、妈!”

  傅明琛自动和秦悦颜拉开一拳的距离,礼貌打招呼:“叔叔,阿姨。”

  秦悦颜向她的长辈们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西城傅家傅明琛。”

  傅明琛颔首。

  秦悦颜转头轻声对傅明琛说:“这两位是我父亲母亲,那两位是我姑姑姑父,掌管沈氏集团。”

  傅明琛的视线礼貌地略过四位长辈,在他们附近瞄了一圈。他没见到沈周安,沈周安难道今天也不来么?

  傅明琛将精心准备的生辰礼物双手递给秦父身旁的助理,助理打开四方长礼盒。傅明琛介绍说:“这是晚辈两年前有幸收藏到的崔元画师的画作,希望叔叔能喜欢。”

  秦父在瞄到画作的时候就心情澎湃了,他压制住激动的情绪,点了点头表示满意。他对傅氏家族的印象不深,只能说一些客套话:“我记得几年前曾和你父亲打过照面,麻烦你代我向你父亲问个好。”

  “好啦好啦,”秦悦颜担心傅明琛扛不过四位长辈的威压,出面说:“我带明琛哥哥认识些人,过会儿来陪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姑姑姑父!”

  秦母贴近秦卿韵的耳边,小声评价:“还算沉稳的孩子。”

  秦卿韵点点头。

  秦父生日宴的宾客都是人上人,虽然今天沈周安不在,但傅明琛也好歹借着这次机会在秦氏夫妇,沈氏夫妇面前露过面,也结识了一些贵客,收获颇丰。

  宴会结束,傅明琛没多留,让司机带他赶往下一场——他自己的生日宴。

  推开包厢,傅明琛见江大少爷他们已经自顾自玩起来了,方几上开了好几瓶酒。

  傅明琛落座,江大少爷抬手搭住他的肩膀,满嘴的酒气说:“琛哥今年的生日聚会排场可是差了点意思啊。”

  另一位公子哥附和:“就是就是,也就是我们不嫌弃还来给你庆生。”

  傅明琛扯着唇轻笑了一声,举起酒杯说:“最近工作实在推不开,我喝一杯给大家赔罪。大家能来我实在很高兴,这样今晚你们玩什么我都奉陪。”

  ……

  夜色下,周安和张凤洁一起从出租车上下来。繁华的街道车流如梭,周围尽是都市夜旅人的笑声闹声。

  周安怀抱着银色丝带缠绕的礼盒包装,不确定地小声问张凤洁:“凤洁姐姐这样真的可以么?”

  张凤洁帮她打开盲杖,苦口婆心说:“你和傅先生你们俩啊相处太平淡了,他担心你出门不便就不邀请你参加他的聚会,你呢太听话,他让你在家等他就在家等他。你不是说想给他一个生日惊喜么,你出现在他没有预料到的场合献上礼物更是惊喜呀。”

  “我……”周安还是犹豫。

  张凤洁轻声说:“安安想不想知道傅先生结交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

  周安说实话:“想的。”

  她对傅明琛毫无保留,同样也希望能知晓傅明琛的一切。傅明琛的家人、朋友,都是她所好奇的。

  “那安安去认识一下,”张凤洁说:“我在包厢外面等你。”

  “好。”周安单手抱着礼物,借助盲杖走进去。她知道生日聚会的包厢,张凤洁从傅明琛的司机那儿问到的。

  会所第五层只有一间大包厢,里面汇集了各种娱乐活动。

  傅明琛他们刚从台球桌上下来,几个人运动过后又开了一瓶又一瓶的酒,还叫来了各自的玩伴换着玩。

  公子哥们将蛋糕上层的奶油涂到小姐们的衣服上、肌肤上,然后暧昧地吃掉。只有傅明琛是一个人,看起来很清冷。

  江大少爷看着他嗤笑一声,开口说:“听你哥说你养了个废物美人?”

  傅明琛倒酒的手一顿,他放下酒杯,直视江大少爷。眼神忽然变得十分清明,甚至暗含冷意。

  傅明琛喉结滚动一下,看向江大少爷的眼神又变得慵懒散漫起来,“是啊,我那天酒喝多了,同情心泛滥就捡了她。反正房子多,也不差养她那一套。”

  傅明琛说完,低下头,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江大少爷灌了一口酒,推开跨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坐得离傅明琛更近一些,声音里掩盖不住的兴趣:“听说她很漂亮,要不,你带过来玩玩?“

  傅明琛陷在灯光阴影里的手忽然紧紧地抠住沙发,他视线扫过里间逐渐混乱的多人乱战,咬起烟,含混地说:“好看是好看,可惜是个瞎子,带不出去。算了吧,别扫你们的兴致。“

  烟雾缭绕,把他的眼睛薰得赤红。

  包厢门口,周安即将敲门的手久久地维持着抬起的姿势,怀中的礼物盒在无力承托的手掌下掉落,砸在地毯上,发出只有周安能听见的闷响。

  周安猛地回过神来,弯腰摸索,捡起盒子,然后转身离开。

  原来她在傅明琛眼里只是个废物美人。

  原来他从不带她去见朋友只是因为她是瞎子,带出去丢他的脸。

  周安走到会所门口,张凤洁抱着奶茶跑到她身边,疑惑地问:“你怎么就出来了呀?没见到傅先生吗?”

  周安喉咙发紧,她长睫颤了颤,手下意识掐住礼物盒的丝带,缓了很久才说:“我没进去。”

  张凤洁看周安的脸色不太对劲,轻声问她:“出什么事啦?”

  周安笑笑,“没事,我只是不敢进去了,凤洁姐姐你回学校吧,我也要回家了。”

  原来是这样啊,张凤洁安慰道:“没事的,安安等回家再送礼物吧,傅先生收到你亲手做的杯子一定会喜欢得不得了的。“

  张凤洁将周安送上出租车,拍下出租车的车牌号之后,对周安告别:“我宿舍有门禁,不然就送你回去了。安安到家记得给我发消息啊。”

  周安:“好。”

  出租车司机启动车,重新向周安确认了一遍目的地:“您好小姐,您的家是在江月大道沁水区3号吗?”

  周安迟疑了一秒,恬淡地笑起来,慢声说:“是这个地址,不过不是我的家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