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奶真大小浪货揉捏*和老公做运动

更新时间:2022-01-14 15:09:30

奶真大小浪货揉捏*和老公做运动

 陶桃把手上的参考资料一股脑的扔到沙发上,扯过那张便利贴看了一眼。

  “桃桃,阿姨今天家里有事情,已经跟你妈妈请过假了,晚饭给你做好了,你热一下就好了。”

  少女把手里的纸张团成一团,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文学

  百无聊赖的栽进沙发里,陶桃不由得又想到今天在350公交车上遇上的那个男孩子。

  他那辆车一直坐到了底,也不知道是在哪一站下车的。

  早知道,就跟着他一起了,反正家里也没人。

  叹了一口气,她抬起细白的手,按了按发痛的眉心,从沙发上弹起来,抱着那迭参考资料进了卧室。

  卧室并不大,也没有什么女孩子的气息,大概因为是出租屋,陶桃对这家里的一切都没什么感情,一张木制书桌,凌乱的堆放着教材,练习册,参考资料,旁边就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被子没迭,一半是床铺,另一半,堆放着衣服、书包、还有作业。

  床对面,是贴了一半镜子的衣柜。

  陶桃本来想要一面大的镜子,当初让家里的阿姨去旧货市场淘了一块,结果沉梦媛回来见到那面镜子,不由分说的,就把它拆了。

  理由很简单,镜子太大,她容易分心,影响学习。

  坐在课桌前,陶桃翻出新买的数学会考练习题,打开台灯,从笔筒里抽出一只水笔,低头看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7点整,陶桃按掉闹钟,准时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浴室洗漱。

  浴室的镜子上,贴着各式各样的便签纸。

  英语时态,语文古诗,数学公式,历史时间表应有尽有。

  陶桃一边刷牙,一边眯着眼打量着镜子上的便签纸。

  “第二次鸦片战争签署了……”

  等到洗漱完毕,她换上校服,装好书包,从冰箱里翻出酸奶和面包,出了门。

  出租屋的小区就在宁川市一中对面,算是个老旧的小区。设施老化,但是房价并不低,因为是学区房,安全系数也不低。

  沉梦媛当时还想给陶桃租一个更好的房子,但是碍于离一中近,省下了路上来来往往的时间,能让她多省下一些时间来学习,便还是租了这么个小区。

  这会儿她穿着市里统一的夏季校服,白衬衫,蓝色长裤,背着一个纯黑色的书包,慢吞吞往校门口挪动着。

  头发绑的干干净净,在脑后吊了一个高马尾,露出漂亮莹白的额头,眉清目秀,带着少女特有的清纯气。

  走到路边的煎饼铺子,小姑娘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哟,桃子,今天没迟到啊。”

  沉砚接过老板递过来的煎饼果子,直接拦住了她的去路。

  少年人高腿长,挡在她面前,很是惹眼,这会儿周围叁叁两两穿校服的学生全都望了过来。

“你再拦我,估计就要迟到了。”

  她没理他,揉了揉发胀的眼,准备过马路。

  沉砚见她又是这幅模样,跟在她身后,扯了扯她的书包带,“啧,饭团吃不吃?多买了一个。”

  陶桃没理他,“不吃,去上早自习了。”小姑娘说完扯过书包带,抬腿迈向了马路对面。

  初秋的微风吹过来,吹散了少年额前的碎发。

  他站在煎饼摊前,指尖夹着一根烟,盯着校门口的方向,兀自发起了呆。

  江望接过煎饼,见时拓在发呆,不由得抬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看什么呢?”

  时拓眯着眼,把手上的烟捻灭,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很淡,“认识吗?”

  江望一愣,咬着煎饼想了好一会儿,“你说男的还是女的?”

  他没应,修长的五指塞进裤子口袋,抬脚往前走。

  江望跟上去,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后颈,“女生不认识,不过男生认识。”

  时拓轻声“嗯”了下,像是在让他往下说。

  “高二的沉砚,升了五班重点班吧,之前和大熊在操场打起来的那个就是他。”说到这儿,江望突然拍了拍头,“卧槽,我特么想起来这妹子了。”

  时拓偏过头看他,一双褐色的眸子没什么情绪,“嗯?”

  “大熊和他打起来好像就因为这妹子,不过具体因为什么忘了,后来是这妹子冲出来拉架,因为长得漂亮我就多看了几眼,那天你请假了,没在,不然你应该也有印象。”

  市一中高中部叁个年级段,按照四年级,五年级,六年级分配。

  一个年级八个班,一班和五班分别是理科和文科的重点班。

  而高叁又多了一个九班,也就是美术特长生班。

  江望和时拓,就是在这个班。

  这会儿俩人往一楼的教室走,刚巧看到班主任张涛站在教室门口,对着一姑娘说话。

  女生垂着脑袋,长长的高马尾散落下来,搭在肩上。

  “陶桃,你之前没进五班,在六班的时候我就带你,你这个地理成绩在普通班不碍事,但是现在进了五班,怎么说你也读了文科,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