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好大好厚的白雪*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更新时间:2022-01-14 15:15:23

 好大好厚的白雪*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她都能发现他们吵架的痕迹。

  沙发底下扫出的陶瓷碎片,垃圾桶里没来得及倒掉的撕碎的纸,卫生间卡槽里,被掰断的口红,垃圾桶里的打碎的粉底液,衣橱里被撕烂、剪碎没收干净的连衣裙和男士衬衫……

  他们再也没有同框出现过。

  有次乔佳带她去餐厅吃饭。

 文学

  她搅着碗里的白米饭:“你们离婚吧。”

  乔佳抬头看她,但安树答的眼里全是漠色和死寂。

  “答答……”

  “你第一次这么喊我。”她抬头看向眼前这个年纪越大越有韵味的女人,她的继母。

  乔佳一愣。

  “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

  乔佳不说话了。

  安树答苦笑了一声:“你俩最大的问题,不是金钱,是三观不合。”

  乔佳叹了口气:“……我知道。”

  好像终于把所有的一切都摊开了,撕开了那层夫妻之间彼此默契不说的伪装膜。

  “我去劝他。”

  “他”指安廉江,母女两人这一刻,心照不宣。

  乔佳喉咙有些梗塞。

  “然后给你自由。”安树答觉得她的嗓子眼都堵得慌,但她还是在说。

  乔佳叹了口气,似乎是在转移话题:“最近学习怎么样?跟得上吗?”

  又像在为自己接下来的决定提供一个必要条件。

  “我申请了华京大学的保送名额,下个月参加完它的自主招生考试,差不多就定下了,问题不大……”安树答依旧低着头,静静的吃着米饭。

  “那很好。”乔佳舒心的笑了。

  她的必要条件已经达成了。

  这句话意味着,她的能力可以上华京大学,那么即使自主招生失利,高考也失利,但以她现在的实力,985还是211,都轻而易举,基本稳了。

  乔佳不再有心理包袱,毕竟一个后妈,能够把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培养成名牌大学的学生,没人有资格骂她了。

  安树答却笑了,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啊,她还是那个不重要的planB,永远的第二顺位。

  是乔佳的任务。

  一个包袱。

  她吸了吸鼻子,笑:“所以啊,你们离婚吧。”

  “既然是没有爱情的婚姻,甚至连三观都不合,那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呢?”

  乔佳看着她,咽了咽口水:“我也是没有办法……”

  “你爸他,家暴我。”

  安树答拿筷子的手一顿,压下眼里的震惊,去看她。

  “我留了证据的,只要他再有下次,我一定会报警。”乔佳叹了口气,眼里有些无奈,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拿出一张自拍照给她看。

  照片里的女人蓬头垢面的,鼻子里有血流出来。

  是乔佳自己。

  安树答的口腔有些酸痛,连带着心脏都有些发颤。

  “只有这一次?”她问。

  “他把我所有的衣服都撕了,还有化妆品,砸的砸,扔的扔,像个疯子,我当时特别害怕。”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乔佳皱起了眉头。

  她又说了很多,仿佛要坐实安廉江的罪名,但唯独没有回答安树答的问题。

  但是安树答已经得出了结论。

  安廉江不会吵架,连话都不会说,骂人的一些词汇也都是电视上学的,很粗俗,不堪入耳。

  但乔佳不一样,她很知道怎么用语言去戳人心窝子,骂到对方最难以接受的那一点,语言不一定最难听,但一定足够戳人痛处。

  这一点,安树答懂得很,因为她和安疏景从小就是这么经历过来的。

  所以当时的场景,安树答心里有了个大概的模拟印象。

  一个嘴巴不饶人,一个说不过只能上手打。

  呵,明明都是流氓,却都要在别人面前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半分错没有,给自己发足好人卡。

  装的像个圣人。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安树答不再听她说:“我会找个时机跟他说,我吃完了。”

  她站起来。

  “今晚我不回去了。”乔佳看她一眼,叹了口气。

  “你爸会回去。”

  意思很明显了,在逼她今晚和安廉江提离婚。

  安树答感觉心里一阵荒凉,转头看她,那眼神着实没什么温度。

  一片复杂:“知道了。”

  走出餐厅,她就哭了。

  坐在公园里的长椅上,早秋的风吹在她脸上,还没有那么凉。

  她的眼泪流干了,天色也黑了一片。

  “学姐……”有人在叫她。

  她愣了愣,偏头,看见了宋迟墨。

  “你怎么在这……”她视线偏了偏,看见了他手里拎着的那袋水果,了然一笑,“出来买东西啊?”

  “是。”宋迟墨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坐到了她身边。,

  他很有风度,隔着一段距离,把那袋水果放在两人的中间。

  “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吗?”

  安树答无声的笑了笑:“宋迟墨……”

  “是不是在你们这个年纪的人眼里,心情不好只能是和男朋友吵架?”

  “我……”他顿住,看着她的侧脸,也不说话。

  “如果我说是的,你会做什么?”安树答笑着偏头看他。

  宋迟墨的眼睛亮了亮,喉咙动了动:“我、我……”

  “你会趁虚而入吗?”她的眼里有讽刺。

  宋迟墨的脸红了红,别开视线。

  “猜中了?”她嗤笑,心脏有些难受。

  “抱歉,学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安树答自嘲的笑了笑,觉得自己这样挺没品,完全就是在乱撒气。

  “是我该说抱歉。”她看着眼前的一簇灌木丛,眼神里没什么精神,“我不该把气撒你身上。”

  宋迟墨又去看她:“没事……学姐。”

  “我走了。”她叹了口气,坐起来。

  “那你和你男朋友……”宋迟墨也急忙站起来。

  安树答无声的嗤笑:“我们很好。”

  “哦……”语气里是满满的失望。

  她不愿和他多呆,一个是因为她家温喻珩知道了会不开心,还有一个是据说他们班的班艺在追宋迟墨,她和班艺的关系一般,但班艺和桑嘉一个宿舍,关系挺好。

  所以有些该守的潜规则,她得守。

  真烦。

  她眉毛拧起来,浑身没劲。

  拖着疲惫的步子走在大马路上。

  周围不是“滴滴滴”就是“呼呼呼”。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人行道对面的红灯亮了。

  行人止步,两边的车辆则开始通行。

  近光灯亮着,喇叭响着。

  她的脑海里全是乱麻,心里有一道声音在不停的催促着她:现在往前迈几步吧,迈几步一切都结束了。

  她觉得可笑,可鬼使神差的,她的脚步真的就抬了起来,控制不住地朝远处亮着的红灯走去……

  “诶!小姑娘!”有人抓了一把她的手腕。

  她瞬间清醒过来。

  回过头去,是一个拎着小包的老妇人,她皱着眉头:“小姑娘啊,红灯啊,那么多车,你不要命了呀?”

  她的嘴张张合合的,安树答愣了好久,才扯了个笑容:“……抱歉,刚刚没注意,谢谢奶奶……”

  那人叹了口气,放开了她的手,朝红绿灯的位置努了努嘴:“现在可以走啦,多等一会儿嘛小姑娘,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哟,都心急的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哩。”

  她咋咋呼呼的走远了。

  安树答鼻子有点酸。

  她到家的时候,安廉江坐在沙发上抽烟,电视机开着。

  她没像往常那样回自己的房间。

  深吸一口气,坐到沙发上。

  安廉江倒是一愣,默默的把烟掐了。

  “作业写完了吗?”

  她没有回答,而是兀自看了一会儿没什么营养的电视剧。

  “爸,手机借我用下,我的没电了。”她吸了口气,整个人都开始呼吸困难。

  安廉江嘴巴动了动,没说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递给她。

  他的手机从不设密码,因为没必要。

  她打开微信,去登自己的账号,给温喻珩发了条消息,然后退出去,删了自己的账号,手指一滑,不当心点开了浏览器……

  安树答轻叹了口气。

  最近的状态还真是……

  她打算点退出键的时候,却愣住了。

  搜索记录那里,让她的“咯哒”一下,瞬间又累了起来。

  她无声的苦笑一声,然后退了出去,按灭了手机。

  没走。

  看着老掉牙的电视剧。

  和安廉江一起。

  良久,久到她终于无法再逃避。

  “你们离婚吧。”

  安廉江的手指动了动:“那个娘们和你说什么了?”

  她摇头,很累,喉咙有些发紧:“她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觉得你们这样很累。”

  “我们的事情你不懂……”

  “懂不懂又有什么所谓?与其天天这样吵来吵去,不如干脆一点,没准还能做朋友。”

  “这件事情你别管。”安廉江闭了闭眼睛,“你好好学习就行了,都要高考了……”

  “你们离婚吧,以后我养你。”她安安静静的道。

  安廉江不说话了,但显然情绪开始高涨,很明显的开心。

  安树答感觉得到,但她不开心,她很累。

  整个人像要死了一样的难受。

  安廉江因为她的一席话而高兴的不知所措,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隔了好久才道:“……答答,晚上想吃什么,爸给你做。”

  “我吃过了,我有点累,先睡了。”她站起来,拖着疲惫的步子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她给自己的手机充上电,然后开了机。

  脑海里全是刚刚在安廉江手机浏览器里看到的搜索记录。

  不同的字,相同的意思。

  “女人一回来就洗澡是不是出轨了?”

  “女人出轨的几大征兆”

  她笑了,嘴角扯起无力的苦笑,整个人都像溺入了深海里,周围的每一寸安静都像是对她心脏的一片片凌迟。

  黑暗,黑暗对着她席卷而来,无孔不入,无坚不摧。

  她的城池营垒,好像在某一刻,开始坍塌……

  她感觉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变冷,细胞在失去活性,腺体在停止分泌多巴胺。

  任由泪水布满她此刻苍白无力的脸。

  有消息弹出来。

  不想看。

.    

  但有可能是温喻珩的,因为她刚刚给他发过一条消息。

  她闭了闭眼睛,压下心里沉重的烦闷和无力,坐起来,拿手机。

  果然是温喻珩。

  【安树答】:我好想你

  他回——

  【温喻珩】:我在来

  鼻子瞬间就发酸,酸的一塌糊涂。

  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安廉江似乎去洗澡了,浴室有水声传出来。

  她握着刚充了几格电的手机,偷偷的出了门。

  在小区的大门外,她站在路口等,她忽然发现,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去等温喻珩。

  以前的每一次,都是他在等她。

  她印象极深的那个冬天,一贯要风度不要温度而穿的很少的温喻珩,缩着脖子站在路口,等了她整整几个小时,可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又特别硬气的把脖子伸直。

  然后满不在意的说一句:“我以为你不下来了呢。”

  又很拽很欠的一句:“爷原谅你了。”

  她低着头看地,想到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时,心口总会有暖意。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她正要回头,就被人长臂一揽,从身后抱住,大片大片熟悉的松柏香袭来,将她团团包围……

  来人温热的气息撒在她耳边,痒痒的:“难得啊小公主,等爷呢?”

  安树答抿了抿唇,不知怎么,听到这声音,鼻子就酸了起来。

  胸口的酸胀一阵一阵的翻涌着潮意。

  她转过身,眼眶一热,就哭了出来。

  温喻珩愣了愣,皱眉,抱住她:“谁欺负你了?”

  安树答摇头。

  “安树答,你能别老把心事藏心里么?你这样……显得我很没用。”他轻轻拍着她的背,把她往怀里送。

  “我爸妈可能要离婚了。”

  温喻珩手顿住。

  然后又“啧”了一声:“离就离呗,大不了爷养你咯。”

  “我不要。”

  “嫌弃我?爷上流社会里白混的?”他轻笑。

  “我不是这个意思。”

  温喻珩笑,依旧抱着她不撒手:“我知道你哪个意思。”

  安树答锤他胸口:“那你还这么说?”

  “这不逗你开心么公主殿下。”

  “这称呼怪非主流的。”她红着眼睛瞪他。

  温喻珩懒洋洋的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条手帕来,细细的给她擦着眼泪:“行,听你的,心情好点了吗?”

  安树答慢慢的点点头。

  “刚发我那句想我了是真心的吗?”他环着胸挑着眉,似笑非笑的看她。

  安树答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假的。”

  温喻珩“嘁”一声:“我不管,爷的第六感告诉我那就是真的。”

  安树答笑了。

  两人在外面待了一会儿,安树答舍不得他走,舍不得和他待在一起的那种安心的感觉。

  “你会离开我吗?”

  他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月色皎洁,那一轮明月,亮过了路灯。

  她抬头呆呆的望着那轮圆月,胸口涌上无限的冷燥和倦意。

  她想起了安疏景为了柏图在她爸面前的出柜,想到了即使那么勇敢,最后却还是和柏图分了。

  他们两个之间真的有爱情吗?

  还是只是安疏景为了报复他爸的一时冲动?

  她又想到了桑嘉和段措的感情,说没就没了,为了证明段措不是自己的唯一选择而一时冲动和林透在一起,后来清醒过来却又迫于现实,和沈央在一起“试试”。

  那她和温喻珩呢?

  他们会是什么走向?

  想到这里,脑子就是一片混乱,她想要去理清这团乱麻,却发现自己越理越迷茫,越想越难受……

  会不会也是以“离”告终呢?

  一想到这里,她的整颗心脏就止不住的发慌。

  从未有过的心慌。

  她没仔细想,就脱口而出,问出这样一句话。

  问出口的瞬间她就后悔了。

  因为显得很矫情,一点都不大方。

  温喻珩捏了捏她细软的手指,偏头看她。

  “答答,我们只会死别,不会生离。”

  她鼻子一酸,别过头去。

  这个混蛋总是无形中让她感动。

  他这次没有调侃她,更没有开她玩笑,只是欺身,从背后将她抱住:“答答,很多时候,空间的分别不是离,心脏的分别才是离。”

  “可我爱你,我也只会为你心动。”

  “所以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也舍不得离开你。”

  “除非是你逼我。”

  他苦笑一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