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陌生人吸着她的小豆豆*感受到它在你里面跳了吗

更新时间:2022-01-14 15:21:53

陌生人吸着她的小豆豆*感受到它在你里面跳了吗

闫欣愣了一下,这是谁打来的?

  “喂?”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然后上司王晨的声音就响起,“闫欣,你的策划书做完了吧,现在拿给我来看看吧。”

  闫欣呆了一下,“王经理,你怎么知道我做完了?你还在公司?”难不成王经理也在办公室加班。

  “嗯。”王经理继续道:“我一直留在办公室里加班,既然你的策划书做完了那就现在送过来吧,这个策划书要求很严格,你拿过来我现场审核一下,有什么想法咱们也可以讨论。”

 文学

  闫欣急忙点了点头,保证道:“好!王经理你等着,我马上就送过去。”说完后她立刻就挂了电话,将策划书打印出来,然后去了王经理的办公室。

  嘟嘟,她敲了敲门,很快王经理就打开了门,他温和的一笑,“来,坐下吧。”

  王晨将近五十,身材高大,一张脸依稀还能看出以前的帅气,为人更是儒雅随和。

  虽然说年纪大了一点,但是他打扮的却很得体,身上的西装合适又经常打理发型,在办公室的一众女性中很受欢迎。

  闫欣急忙将手里的策划书交了上去,“王经理,您先看看,有什么需要改的地方请您指正。”

 “这个不急。”王晨淡然一笑,将她手里的策划书接过来,随意的翻了一番,然后就放到桌子上。

  他紧紧的盯着闫欣高挑的身材还有秀丽的容貌,只觉得喉咙发紧,真是个极品尤物,一个女人生完了孩子后身材不但没有走形,反而身上多了一股特殊的气质,引得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蹂躏她。

  “闫欣,你可真是辛苦了,这么晚了还来加班,来喝杯咖啡。”他从茶水间里端出一倍热气腾腾的咖啡,然后放在闫欣的手边

  闫欣受宠若惊,急忙接了过来,道谢道:“谢谢王经理,经理可真是麻烦你了,你一个领导还陪着我这样一个小职员加班。”

  王晨心花怒放,他坐回老板椅上开始翻阅策划书,眼睛不停的看向闫欣,尤其是人那高耸的柔软。

  开始的时候他还会顾忌着一点提一些工作上的问题,但是看到闫欣乖乖做答的样子后他越来越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所提的问题越来越私人,越来越露骨。

  当他问到闫欣几天跟张麟做一次的时候,闫欣终于忍不住了,她脸上闪过一丝羞恼,耳朵越来越红。

  “怎么了?这么久不说话?身体不舒服?”王晨的眼睛贪婪的划过她的身体。

  “没有,就是……就是有点透不过气。”闫欣为了掩饰尴尬,低头灌了一大口咖啡,然后舔了一下唇瓣,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身体燥热的厉害,本来被老张点燃的火苗又开始复燃了。

  她发现了自己的领导对她的欲望,但是心里却一丁点排斥也没有,反而还有一些窃喜,甚至还得意的挺了一下自己的酥胸,享受着男人那露骨的视线在她的高耸上留恋的感觉。

  王晨自然发现了她的变化,心里不由得窃喜,他强行忍耐住兴奋,刚刚那杯咖啡中被他加了料。

  这药可是他从国外特意搞来的,不是普通的春药,反而是一种能够勾引人心底最隐秘欲望的药。

  他看着闫欣一脸难耐的咬住嘴唇,修长的双腿不由得交叠摩擦的样子在心里大流口水,兴奋不已。

  “闫欣,你怎么了?生病了?”他站在人的身后,身体俯下去,几乎将娇小玲珑的闫欣全部包裹起来。

  闫欣娇喘一声,只觉得身体火热的厉害,身体各处流窜着难耐的欲望,折磨的她有一些神志不清了。

  “我……我可能是有点热。”

  “那就把衣服脱了。”说着,王晨就迫不及待的撕扯着人的衣服,将她的西装外套狠狠的一扯,顿时就只剩下白色的修身衬衫。

  闫欣惊了一下,正想着摇头拒绝,但是樱唇却被男人一把吻住,高耸的柔软也被袭击。

  男人的大掌粗暴而有力,将她的柔软当成了面团一般蹂躏着,惹得她娇喘连连,淫叫声越来越高昂。

  不,她不该这样的,闫欣双眼迷蒙,但是却在上司的摆弄下抵抗越来越微弱,甚至沉沦。

  “好爽。”王晨被她的淫态毕露刺激的眼睛发红,果然是个极品的身子,他玩弄着闫欣的两只大白兔,肆意的揉搓着那对饱满,甚至连鲜嫩的乳汁都挤压了出来。

  好一个美少妇!

  他心里激动不已,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扒了,然后掏出早就已经憋的爆炸的昂扬,塞到她的嘴边。

  闫欣如饥似渴的吞了进去,她张大樱唇,嘴巴被塞的鼓鼓囊囊的一点缝隙也无,男人那独特的味道不但没有引起她的半分反感,反而使得她身体更加激动了。

  就当王晨即将真枪实弹的上场时,突然门外爆发了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闫欣一下子慌了,她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的套上自己的衣服,表情羞债的要死。

  而王晨更是气债不已,他刚刚可就差一点点就得手了!

  他一把拉开了门,露岀李深深那张清纯的脸蛋,原来是她坏的好事!

  “欣欣姐,你没事吧……!”李深深朝里面看去,心里气愤不已,眼睛狠狠的瞪向了王晨。

  她是个女同性恋,第一天看到闫欣的时候就被她给迷住,但是知道闫欣有张麟才苦苦压抑着。

  由于对闫欣的过分关注,所以闫欣的追求者她心里也是一清二楚,一直在提防着王晨,没想到还是差点被王晨钻了个空子。

  闫欣捂着自己的脸蛋急忙冲了出去,心里羞愤不已,她居然差点跟自己的上司发生了关系。

 “欣欣!”李深深着急的喊了她一声,正想要拔腿追上去却被王晨一把攥住了手腕。

  “你给我过来!”他用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的说了一句。

  李深深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来自己惹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物。

  她颤抖着双腿走进去,刚刚进来门就被王晨碰的一下关上,这下子她可算是陷入了一个牢笼之中。

  “你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王晨抛却了以往儒雅的伪装,气势汹汹的坐在办公桌椅上,冷冷的看着李深深。

  李深深额头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她干笑着装傻道:“王经理,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看着女人强装镇定的娇美模样,王晨只觉得色心大气,心中燃起熊熊的欲火,这个女人他也是垂涎已久,遇到个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别装了,我是不会相信的。”他快步走到女人的面前,狠狠的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一双咸猪手朝下摸去。

  “不!放开我!”李深深无助的抵抗着,但是她的力气怎么抵得过一个成年的男人,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徒劳罢了。

  王晨激动的抚摸着那高耸的柔软,一个又一个滚烫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然后大手越来越向下,动作越来越激烈放肆。

  “放开!!”李深深想要尖叫,但是却被王晨一把捞了起来,丢在了沙发上,然后被捂住嘴,她的衣服已经完全撕裂开,露岀了大片白晳细腻的肌肤。

  “别喊了,你要是得罪了我,就等着被开除吧。”抚摸着那柔软的肌肤,王晨森森的冷笑了一声。

  听到这句威胁,李深深反抗的的动作只能无助的停了下来。

  闫欣脸色滚烫,她飞快地跑下楼梯,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天啊,她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呀!居然差点就跟上司滚了床单。

  她心里矛盾极了,乱成了一团乱麻,转头发现没有人追上来时她这才停下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行,还是快些回家吧。闫欣快步从公司大楼走了出来,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她急忙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还没坐稳车子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发了出去,她被猛地摔倒在后背椅上,胸前的硕大都颤抖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闫欣脸色惨白,这才发现出租车上除了自己后座上居然还有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但是刚刚天色晚了自己居然一点也没有看到。

  三个男人皆是黑色背心,身上纹着纹身,表情凶恶,贪婪的目光如同实质一般落到她的身上,让闫欣不由得颤抖起来。

  “停车!我想要下车。”她张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几个男人相视一笑,连带着司机都转过头来,淫邪的目光停在她的身上。

  “小妞,大半夜不睡觉,是不是寂寞了出来找男人?”一个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惹得几个男人都哄堂大笑。

  闫欣羞恼极了,“放开我!你信不信我会报警的!”

  话音刚落,她的包就被猛地扯走,她尖叫着想要夺过来,但是一个散发着寒冷的光的匕首却抵在她的后背上,让她一下子僵直不动。

  “老实点!”男人凶恶的道:“把衣服脱下来,让哥几个好好的耍耍!要不然别想着活着出去。”

  闫欣被吓住了,她身体颤抖着,却再也不敢动作,只能任由一个男人的咸猪手一把撕开了她的衣衫。

  她心里凄凉,真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强装镇定的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只不过是被摸几下而已,他们不会做的太过分的,现在可是还在车上呢。

  闫欣的不反抗更加增添了几个男人的施虐欲,“这么快就学乖啦!正好,让我们哥几个好好的玩玩。”一个男人淫笑了几声,几个男人接受到他的眼神示意,车一下子停了下来。

  闫欣被迫调换了一下座位被夹到了后排两个人之间,顿时两个男人的手掌就落到她的身上,而散发着寒光的匕首就抵在她的背上,让她只能僵直的呆着。

  两个人的手一左一右的拉住她的大腿,狠狠的扯开,让她只能呈现出大字型的羞耻动作,两腿张开。

  而她的柔软也被肆意揉搓着,被捏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因为不满意胸罩的阻碍,男人的手伸到了她的后背上,妄想扯开。

  不,不可以!闫欣死命的用背部抵住椅背,妄想阻止他的动作。

 “妈的!臭表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勃然大怒,挥着匕首对着她的两乳之间割了过去,噗呲一声她的胸罩就这么分开了,弹岀两团丰乳。

  “卧槽!好大,好白!大哥我们捡到宝贝了!”另一个男人激动的嚷嚷起来。

  “没见识!”男人嗤笑一声,但是眼睛就好像黏在了闫欣身上一般,手持匕首朝下又疯狂的划开了她的裙子,然后一把扯下来她的小内裤,顿时闫欣身上就一丝不挂了,那白皙细腻的大片肌肤完全裸露出来。

  闫欣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她眼睛大张着,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任由两个男人疯狂的抚摸着她的身体。

  让她感到恐怖的是,她的身体已经发热了,就好像已经从这场施虐中得到了快感一般。

  不!她想要疯狂的拒绝,但是敏感的部位却欢乐的违背了她的思想,噗嗤喷出了一滩腥臊的爱液。

  她被人一把抓到身体上,屁股下面就是男人那昂扬的巨物,硬硬的隔着她的屁股,抵在她的入口。

  闫欣一下子慌了,她大叫起来,“不!不行!”

  她的反抗却让男人粗重的喘息起来,两手夹着她的细腰狠狠的坐了下去,那丑陋的东西一下贯穿了她的全身。

  “啊!”闫欣尖叫了一声,双眼翻白,她居然觉得身体上充斥着快感,那酥麻的被填满的感觉让她甚至不由自主的摆弄着腰肢自动去追逐着男人

  “便宣你了,老三。”另一个男人一边揉捏着她的酥胸一边抱怨了一句,嘿嘿笑道:“你可要快点,这个骚娘们儿可真浪死了,大家都忍不住了。”

  “急什么!”男人抽动着身体,狠狠的拍了一下闫欣的翘臀,“真紧!咱们哥几个有的玩了。”

  车子逐渐驶入了郊区,钻进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中,然后停了下来。

  闫欣浑身瘫软无力的躺在座椅上,浑身都是被弄出来的红痕,身体上也沾满了各种各样的液体。

  然而痛苦却远远没有结束,车前座上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两个人像个饿狼一样狠狠的扑了上来。

  闫欣在高潮时翻着白眼爽晕了过去,头歪着一动不动,几个男人这才提上了裤子,将她扔了下来,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老张坐立难安,他本来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想要连夜回家的,但是赶到了车站后却碰巧没了票了。

  他磨磨蹭蹭的在车站的候车窒坐了好久,脑海里一直囯想着今天中午那荒唐的画面,心里的负罪感几乎要将他给折磨疯了,这可是你的闫欣啊!你张麟的老婆!他狠狠的唾弃着自己。

  张麟把自己的老婆托给他照顾,他这是干了什么啊?差点将人照顾到了床上去。要不是及时刹了车,后果几乎不敢想象。

  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闫欣并不在家,只剩下了摇篮椅内睡的正香的孩子,闫欣应该是出去上班了。

  幸好她不在家,要不然老张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闫欣了,一想到那件事情他就尴尬的无地自容。

  他揪了揪脑袋上的头发,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他煎熬的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一早醒过来时他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他刚刚做了个噩梦,老张心有佘悸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慌慌的。

  他穿上拖鞋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到客厅,张望着,“欣欣,欣欣你回来了没有?”

  点回应也没有,老张咬咬牙,一把推开了儿媳卧室的门,然而让他心头一跳的是,里面毫无闫欣回来的踪影。

  怎么会这样?老张心头剧跳,为什么闫欣一夜都没回来!她到底去哪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