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中国没有翻译研究的学校

作者:云译网 日期:2020-05-25

中国没有翻译研究的学校

学术研究中的一个学派或几个学派一般是指由几个具有共同理论背景或相似理论方法特征的研究者组成的一个群体。学校的形成是研究深化的表现,学校意识体现了鲜明的理论意识。因此,一门学科发展的历史往往反映在这样一个事实上,即该学科内不同的流派或流派各有利弊,相互继承,或相互补充,共同发展。

语言学史上就是这样。没有学校和流派的背景,学科的发展历史往往会失去它的“灵魂”,只能成为编年史或数据集。那么,中国翻译研究的现状如何?在阅读国外翻译理论书籍和期刊时,常常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许多内容在我国翻译界曾有过类似的讨论,甚至有着相同的观点、想法和实践。关于某一问题有许多已发表的论文,其中一些还被写进了书里。

然而,为什么我们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学校,或者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这样分析中国自己的学术?

前不久,钱冠连先生提到,中国语言学家不热衷于系统的理论创造,他们的流派和流派意识薄弱,长期以来保持着学术而非学术的现状(钱冠连,2002)。这一分析是准确的。

下面分析的原因,包括学术和非学术因素,主要是研究方法、思路和概念上的一些问题。

第一,整体倾向不善于理论提炼,多于经验

究其原因,可能与东方风格的模糊思维方式和儒家注重实用的传统有关。然而,如果没有理论上的完善,一些研究很难取得实质性进展。例如,对于中国传统的翻译研究来说,除了总结观点、挖掘内涵之外,还非常有必要梳理理论框架,建立一个相对清晰的概念体系(该体系注重概念之间的关系,而不仅仅是概念群),以免陷入循环论证的恶性循环,甚至陷入儒家经典。另一个例子是,由于翻译的复杂性,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单靠语言学和文学等学科不可能解决翻译研究中的许多问题。那我们该怎么办?理论框架并不局限于一门学科,研究过程很容易搞得一团糟。

那为什么不采取全面的方法呢?然而,很少有人明确得出这样的结论。然而,玛丽斯内尔-霍恩比在1987年的一篇博士论文中提出了一种全面的翻译研究方法。这本书(斯内尔-霍恩比,1988),后来形成,在翻译领域仍然是独一无二的,并得到了很高的评价。

反思我们自己(如1988年的作者硕士论文),这里反映的问题并非没有狭隘的理论思维、不成熟的理论意识和缺乏理论方法。翻译理论的发展史告诉我们,实践经验对东西方的译者都是公平的。唯一的区别在于谁能从这里上升到理论层面。

二是具体方法不注重深度,缺乏一贯性,探索精神的终结

点到点,很重视理解,至少可以说,像中国画中留下的空白,这是一种启发式的教学方法,也是写张文的一种策略,可以启发学生努力学习,可以启发读者思考,“点”往往是关键,但对于学术研究来说,仅仅“点”是远远不够的。问题总是不清楚,结果只是重复劳动,在同一个地方旋转数年,研究停滞不前。

事实上,满足于解释不清的状态,以“意”与“言”的距离为挡箭牌,并不重视系统不清、表象不清的状态,这可能掩盖了上述不善于澄清事实的弱点。面对后来者的提问,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比如为什么这样可以,那样不可以,我们真的清楚了吗?我们已经尽力去发现了吗?张文停留在“中途”状态的原因之一是他缺乏深入研究到底的习惯,在这种状态下,他不能肯定地说,而且方式也不清楚。然而,如果研究要“深入”,没有理论和方法的意识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无论是翻译研究,还是研究者的理论和方法意识,都是任何学科发展不可或缺的前提。这一点在翻译界还没有人提及,但任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英汉比较研究协会的几次全国性研讨会上,理论意识和方法意识被强调为一项重要内容,从一个方面反映了这一问题对中国翻译研究发展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近年来,国外学术界出现了从定量方法向定性方法回归的趋势,从强调研究的客观性转向关注研究者的主体性(贝克,2001)。然而,由于深深植根于其学术传统中的逻辑思维方法形成了稳定的方法论背景,他们的定性研究也更加严谨细致。研究的理论意识、方法意识和继承性已经渗透到多年形成的学术规范中(见威廉姆斯切斯特曼,2002)。没有理论框架、方法基础和文献综述,硕士论文或博士论文甚至不能通过开题。

由于不同文化背景下形成的学术研究传统,我国学术界擅长定性方法和综合方法。定量方法和分析方法相对薄弱。这种现象对学术研究方法乃至学风的负面影响,如研究的随意性、缺乏继承观念、缺乏严谨的论证习惯等。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我们的发展。

因此,笔者认为在充分重视方法论的重要性之后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