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三个学长要了我*我的校园性奴后宫

更新时间:2020-10-15 11:04:11

 不过隔着多远他都能第一时间看见李平安做的广播操哪里不标准,哪个动作漏了,最后踏步的时候总是偷懒。
  
  一到老师的视野死角,就不动了,视线一投过来,又开始乖巧做动作。
  李平安语文作文写得很好,有时候老师会在班上当作范文念出来。
  

 文学

  程昱会忍不住嘴角弯着笑,生出一种骄傲的心情,还有与有荣焉的感觉。
  李平安喜欢玩儿游戏,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成天在游戏里cpdd。
  程昱将王者荣耀划分为人生最讨厌的东西。
  现在他觉得还要加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叫陆清淮的男人。
  “行。”李平安一直问,程昱不得已妥协。
  李平安满意了。
  
  陆清淮也懒得大晚上开车到处去找酒店,就跟程昱回家了。
  双层小别墅还有个底下小车库。
  陆清淮将车开到车库,然后跟人上楼。
  程昱全程面无表情。
  陆清淮忍笑。
  将人带到二楼,程昱机械地嘱咐:“我一直住一楼,二楼基本上没什么人来住过,被子床单什么的在衣柜里,你自己收拾吧,我回房间复习功课了。”
  “好,谢谢。”陆清淮摆出随后亲切大哥哥的笑容。
  陆清淮将包扔在椅子上,开始收拾床铺,半个多小时后,洗漱完躺在床上,微信七八条李小逵发来的信息,还有好多天没有打开的聊天群。
  【李小逵:你耳后伤口怎么样了?我给你拿了几张创口贴,你先贴一下。】
  【李小逵:最好是先用碘酒消毒的,不过家里没有了,今晚你先将就下,明儿去药店买。】
  【李小逵:到了吗?】
  【李小逵:你刚才不该扑过来挡着的。】
  【李小逵:幸好刚才没伤脸。】
  【李小逵:找到创可贴了吗?】
  【陆:嗯。】
  陆清淮发完消息,就把手机扔在床头,下床去包里找创可贴。
  他去卫生间对着镜子检查伤口,很细,有小拇指那么长一条,还在往外头渗血。
  用纸巾擦了擦,把创可贴撕开贴上。
  【李小逵:我明天过来找你。】
  李逵家离程昱家的小别墅有十多分钟的距离,一个在镇入口,一个在镇尾巴上,小别墅还面江。
  细细听,窗外有阵阵水流声。
  【陆:你爸妈明天在家吗?】
  【陆:在家你就别来,手机也可以联系。】
  【陆:想见人就给我打视频电话。】 李逵脱掉满是油的手套,脸色镇定地从茶几上拿了瓶矿泉水拧开:“差不多吧。”
  陆清淮脱口道:“小矮子。”
  
  李逵:“?”
  耿耿:“……”(我的哥啊,你这样没人爱的我跟你讲。)
  
  空气有几分尴尬在弥漫,耿耿调节气氛,笑着道:“原来小逵你还是淮哥的忠实粉丝呢。”
  
  陆清淮低头认真地剥着小龙虾,问道:“看过几场比赛?直播?”说完回忆了几秒,道:“那会儿好像没有网络直播,现场看的?”
  
  李逵摇摇头:“没有。”
  
  他没看过现场直播。
  
  只是在电视机里匆匆一瞥罢了。
  
  是十二岁那年的某个夏天。
  
  和很多同年龄段的孩子一样,李逵很喜欢看动画片,但是家里离县城陵市太远,听起来陵市的后缀是个市,实际却是个小县城。
  
  那时候政府还没通陵市到大岗村的公交车,上学只能寄宿。
  
  李逵到每周的周末才能回家,平时都得在学校呆着。
  
  像往常每个周末一样,周五放假回家,家里没人,都去果园了,只有他奶奶在家睡觉。
  
  李逵一放下书包,就去打开电视机,他不敢放太大声,只能悄悄地放,把老人吵醒,他爸妈也就知道了。
  
  前两天他妈莫一梅来学校给他送水果,被发现自己和朋友进了网吧打游戏。
  
  莫一梅觉得这儿都是李逵跟着电视里的人学坏的,严禁他看电视超过一小时,电视内容也有限制。
  
  打开后,常看的动画片没有放,李逵换了好几个频道,最后停在一个游戏频道,里面正在放一场火焰杯的总决赛。
  
  李逵怕他妈回来会摸电视机,用毛巾沾了点水,时不时在电视机后面的机箱上面擦擦。
  
  电视机里,陆清淮一身白衣黑裤,听解说介绍,他是里面年龄最小的参赛选手,还是个高二的学生。
  
  却是那场比赛里面最好看的一个。
  
  比赛中途有一段,双方经济差距接近,一直僵持不下。
  
  没多久,陆清淮所在的队伍中单有一波失误,被对面抓住,迎来一波团灭,经济瞬间低于对方三千多。
  
  这时,解说还有一众观众都不太看好他们,这已经是后期了,任何一点失误都是致命的打击。
  
  一众人纷纷惋惜方才中单的失误,有镜头对准了观众席,隐隐约约听到一两句观众咒骂失误中单的话。
  
  镜头一转,对准陆清淮,男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很淡定,似乎根本没被刚才的团灭受到影响。
  
  就在对方拆到高地,带着兵线将防御塔打到只剩丝血的时候,陆清淮的游戏人物复活了,找准时机进场,切掉对面双c,守住水晶。
  
  后面游戏结束,陆清淮方胜利,本人更是作为mvp上台领取冠军奖杯。
  
  五官太好,在一群人里面尤其显眼。
  
  有采访问他,对于中单失误怎么看?
  
  陆清淮那会声音带着点青少年嗓音特有的沙哑,和变声期的特质。
  
  李逵听见他说:“年轻就要敢拼敢打,他是一位有梦想的中单,置之死地而后生。”
  
  主持人滞了几秒,有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很快恢复表情,面带微笑:“祝贺您和您的队伍获得冠军!”
  
  男生看着镜头,目光认真,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神色。
  
  李逵拿不准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嘲笑还是怎么?
  
  只是觉得听完的一瞬间,自己身上的血都沸腾了,有一种热切的冲劲。
  
  镜头再一转,李逵就听见门外他爸妈回来开门的声音。
  
  他赶忙将电视机关掉,回自己房间收拾书包了。
  
  这是李逵第一次认识陆清淮,从电视上看到的。
  
  再后来,第一次见到陆清淮的真人是在高二暑假。
  
  那两天刚好是高考的时间,学校放了三天假期,王者荣耀有个线下漫展。
  
  李逵拿着自己存好久的钱,托朋友买了漫展票,又从陵市坐车去了南城。
  
  那会儿漫展票只能在网上买,数量稀少。
  
  很容易买到黄牛票,李逵不知道是朋友骗了自己,还是朋友也被卖票的人骗了。
  
  到漫展举办的地点后,场馆的工作人员只是看了他的票一眼,就说那是假的。
  
  李逵没了办法,求着工作人员让自己进去,想到身上还有点钱,就问可不可以现场再买一张票。
  
  工作人员表示,票早已在网上售光。
  
  李逵进不去,四处在场馆周围乱晃。
  
  碰巧遇见迟到的陆清淮。
  
  穿了一身黑色古装,明显是从什么线下游戏见面会过来的,因为不是王者荣耀里面人物的装扮。
  
  陆清淮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力气不是很重,但还是让猝不及防的李逵踉跄了一下。
  
  李逵扶着场馆墙壁,稳住身子,不满地道:“干嘛?”
  
  陆清淮笑,目光落在他身上:“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嘛呢?看你半天了。”
  
  李逵不好意思说自己买到黄牛票,大老远从陵市跑过来,却被拦在外面,低头闷闷道:“我票不见了。”
  
  原谅他撒一次小谎话吧。
  
  这次回去以后,他再也不玩儿游戏了,肯定好好学习考重点的!
  
  陆清淮听完,“哦”了一声。
  
  沉默了好一会儿,陆清淮又道:“想进去?”
  
  李逵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问道:“请问哥哥,你可以帮我吗?”
  
  陆清淮挑眉:“知道叫哥哥了?”
  
  李逵刚抬起一点的头,又低下去,眼里方才的一点小亮光也没了,小声地又叫了一遍:“哥哥。”
  
  陆清淮垂眼看着李小逵,个子不是很高,大概175的样子,瘦瘦的。
  
  手里捏了张快揉碎的纸,看着很像漫展票,却又不一样。
  
  漫展的票边角是圆的,上面还有个新出英雄的原画贴图在右下角。
  
  陆清淮这会已经有187了,目测眼前这个小朋友的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位置。
  
  露出的后脖颈还有耳后根都染红了一片。
  
  想到今天出门前看的天气预报,室外温度很高,这会儿两人顶上日头正盛。
  
  他自己还穿了一身厚厚的古装,又重又闷又热。
  
  陆清淮扯开层层叠叠的古装衣服,从自己短裤的兜里掏出一张工作牌,将人拽过来,挂在脖子上。
  
  “跟我走。”陆清淮淡淡道:“哥哥带你进去。”
  
  李逵站原地没动,呆呆地捏着那块工作牌,上面写的名字是陆清淮,没有写明职业。
  
  红色的绳子快和颈侧的皮肤融成一片了。
  
  李逵才缓缓回过神来,跟在陆清淮身后,朝场馆正门走去。
  
  路上,陆清淮嗓音低低沉沉的,和之前在电视上听得完全不一样,好听的酥人耳朵。
  
  李逵觉得,这个人怎么比电视机上的还要好看呢!
  
  小朋友慢吞吞地走在自己身后,陆清淮不耐烦地驻足,手遮在额头上,转身朝他叫道:“走快点,热死了,人矮,走路的步子就不能频率高点?”
  
  李逵:“?”
  
  他好气啊!
  
  方才那点好感一下就被磨灭了。
  
  在他们班,自己的身高可是排前三的。
  
  第一名是个体育生,上次体侧测量净身高是180.8cm
  
  第二名就是他了,净升高175,一定是自己今天穿的鞋子有问题,把他显得矮了。
  
  全班六七十个学生,自己能排前三,已经很了不起了。
  
  李逵没反驳,心里想:自己还没成年,以后肯定会长得比陆清淮还高的。
  
  (事实证明:并没有,178,李小逵178.)
  
  他小跑跟上去。
  
  陆清淮又拍了下他的后脑勺,道:“怎么总低着头,小心以后长不高。”
  
  李逵:“……”
  
  他不想这个人带自己进去了!
  
  显然,陆清淮没有意识到李小逵的不快。
  
  陆清淮搓了搓手指,继续道:“学生的首要任务是学习,这种活动都是主办方的噱头,不用太在意,等你有经……。”话说到一半,又被他从嘴边咽了回去。
  
  刚才小朋友说票丢了,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买了黄牛票还是假票的事实。
  
  陆清淮歪头想了一会儿,换了一种说法:“等你有经营自己时间的能力那会儿,再来也不迟,这种漫展也不是一次就绝版了,只要游戏存在一天,线下漫展总有再办的时候。”
  
  李逵沉默着听完:“知道了,哥哥。”
  
  陆清淮是家里最小的,一众认识的兄弟朋友里面也是最小的,除了一个耿耿,其它都是比自己大的。
  
  耿耿通常喜欢叫淮哥,小淮哥。
  
  很少叫哥哥两个字,说是太嗲了,男孩子总要man一点的,这样才有男儿气概。
  
  小朋友叫的时候语气很低落,也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乖乖巧巧地应着。
  
  陆清淮一向对这些称呼不太在意,现在却听得格外顺耳和舒坦,甚至想一直有这么个小朋友成天跟着自己哥哥、哥哥的叫。
  
  进了场馆,场面人山人海,李逵惊讶地张嘴,半天合不上。
  
  陆清淮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忙,朝李逵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陆清淮任务完成,再想找人,小朋友已经不见了。
  
  后面时间过去久了,他也就忘了小朋友的样子。
  
  只隐约记得一个瘦瘦小小的小男生,嘴里不情不愿地叫着自己哥哥,却又无可奈何的语气。
  
  小龙虾太辣,陆清淮不是很能吃辣的人。
  
  没多久就被辣的冒汗。
  
  耿耿离冰箱最近,陆清淮是坐在沙发最里面的。
  
  他抬手指了指耿耿背后的冰箱道:“帮我拿瓶冰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