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sao货水好多真紧h_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晓婷

更新时间:2020-10-15 11:05:53

  这么搞消失,陆清淮很难不想多。
  
  耿耿也看到了李逵的朋友圈,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抚性地搂住陆清淮的肩膀,拍了几下。
  
  “哥,没事儿,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陆清淮:“……”
  
  他不可否认现在心里很难受,鼻头还酸酸的,还很不是滋味,可是耿耿这安慰人的话,他怎么听,怎么想揍他一顿。

 文学

  “耿耿,帮我买张高铁票。”陆清淮正儿八经道。
  
  耿耿大吃一惊:“啥?”
  
  陆清淮不能用自己的手机买票,回来的机票是陆随洲订的。
  
  他从剧组回来还没人知道,他爷爷那儿能多瞒着几天是几天。
  
  几分钟后,陆清淮拿着外套,离开球场。
  
  陆随洲几人瞪着陆清淮背影,看了几秒钟,问耿耿:“什么情况?”
  
  耿耿说:“哥找李小逵去了。”
  
  于南风迷茫了:“小淮到底是被甩了还是被甩了?”
  
  耿耿扫了他一眼:“没有。”
  
  于南风道:“那你俩刚才嘀咕什么呢?小淮突然就跑了。”
  
  耿耿刚要大讲一通,话到了嗓子眼儿又给咽了回去,他哥说了,南风哥是个大嘴巴,他可以和陆随洲说,可以和路名说,一定不要和南风哥说。
  
  耿耿把话憋了回去:“没有。”
  
  于南风摸了摸耿耿的脑袋:“耿耿乖哈,告诉南风哥。”
  
  一脸的八卦神色,耿耿简直可以预料到自己说出淮哥去找李逵后,于南风得多不依不饶了。
  
  耿耿拨弄了下自己额前的碎发,仰头,淡淡吐出一个字:“不。”
  于南风:“?”
  
  李逵家乡在陵市的大岗村,陵市又是南城下辖的一个县城,大岗村在它的南边,三面环山,只有一条河连通外界,这里的人家家户户都是靠务农为生的,也是这条河养育着他们。
  
  陆清淮订票很迅速,但还是没买到直达的,只能先到陵市前头那个城市,再从高速转车。
  
  租车,付账,上高速。
  
  陆清淮没有任何拖延。
  
  一路往陵市走,风景从眼前掠过,下高速后往左边是到县城,往右边是大岗镇。
  
  陆清淮的汽车缓缓驶进收费站,这个收费站没有etc通道,只能现金。
  
  他摸遍全身上下也没找到一张现金。
  
  晚上七点多,收费站冷冷清清的,也没什么其它的过往车辆,他就是想找人换现金也没法。
  陆清淮望了望收费亭,只能看到个头顶。
  
  头一点一点的。
  
  李逵刚要睡过去,听见一道熟悉的男声:“你好,我身上没有现金,可以和你换一下吗?我微信或者支付宝转你。”
  
  李逵一个激灵,精神过来。
  
  坐直身子,看向窗外。
  
  这个问他话的男声是出自陆清淮的,现在看到的那张熟悉的脸部轮廓也是陆清淮的。
  
  就是不确定是做梦还是出现了幻觉。
  
  男人一只手靠着开了一半的车窗,捏着的手机屏幕上是扫码付款的页面。
  
  陆清淮看到李逵的那一刻,有一秒的愤怒,想骂人,想质问。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就那么安静地看着他,等着对方的反应。
  
  李逵先是使劲掐了一把自己放在台面上的手背,疼的。
  
  他看了一眼车子,又看了一眼陆清淮的脸,最后视线落回自己的桌面。
  
  李逵调整好情绪,接过陆清淮的卡,办理通行手续。
  
  “在这儿干什么?”陆清淮把车窗全部摇了下来,冷冷地问。
  
  李逵按捺住因为陆清淮的出现而加速地心跳,飞快地瞥了一眼他的表情,又低下头写着收费单子。
  
  窗口下的陆清淮不太耐烦地扣手敲他窗口。
  “兼职。”
  
  说完,李逵低着头,假装忙碌,在办公桌上这摸摸那儿捡捡的,原本很流畅地操作程序,因为他的视线做起来束手束脚,心神慌乱,□□都差点弄错了。
  
  车上的人好像还在看他,又觉得想法荒唐,他悄悄往下面看了一眼,就挪开视线。
  
  李逵想无视掉,但是陆清淮的目光一直跟着他,他觉得不自在,手下动作无意识地加快。
  
  写完单子,李逵双手递给他。
  
  陆清淮捏着收费单子的一个边角,手指用力,就那么死死盯着他。
  
  来得路上自己在想什么?
  
  李逵怎么样了?有没有关注他的新闻,为什么不联系他,没为什么删除好友却屏蔽了朋友圈?
  
  为什么突然回老家也不和自己说一声,是不是在生气?是的话,又在气什么?
  
  他在剧组的那些日子,每天晚上都在想他,那他有没有想自己?
  
  过生日也没想过给他发个消息?
  
  他在李逵心里真就这么可有可无?
  
  陆清淮心思复杂,良久,深吸一口气,把单子扔在驾驶座前头,开车离开。
  
  沉重的发动机声音把六神无主的某人拉了回来。
  
  晚上十点多,换班的人来了,李逵走出收费站窗口,迎面就撞上了陆清淮。
  
  他抬头,愣在原地。
  
  陆清淮不高兴了:“过来。”
  有那么不想见到他,见到自己就不走了!
  
  李逵慢吞吞地挪过去:“我下班了。”
  
  陆清淮发现他没什么要解释失联的意思,脸色又臭了几分,硬邦邦道:“知道。”
  他把手里提着的一个小盒子拿到他面前,没头没脑道:“给你的。”
  
  李逵打开,看了眼里面的东西,立刻明白什么意思了。
  “我生日已经过了。”
  
  陆清淮说:“当夜宵。”
  
  李逵又道:“现在吃夜宵,很容易消化不良的。”
  
  陆清淮听完不乐意了:“给你就拿着,今晚吃不了就留着明天吃,拿回家里放冰箱。”
  
  李逵乖巧点头:“哦。”
  陆清淮脸上带着冷漠的表情,走到车门旁边:“上车,我送你回去。”
  陵市收费站车辆本来就少,现在还是晚上,公交早就停了,滴滴也叫不到,除了一些镇上招揽客人的三轮车司机。
  不过时间越晚,这些司机收费越贵,他离家走路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花个几十块坐车不划算。
  
  李逵上车后,刚系好安全带,就碰上换班的同事出来上厕所。
  
  注意到同事的古怪表情,他有些心虚的解释:“这是我朋友,来这边看我的。”
  
  同事:“哦……”顿了顿,又说:“我说呢,听食堂老马说,有辆黑色汽车从下午七点多就在这附近转悠了,原来是你朋友啊。”
  
  陆清淮:“……”
  李逵:“……”
  
  像是被人戳破什么难以启齿的秘密,陆清淮没理会那个同事,径直摇上车窗,踩下油门离开。
  车子平缓地行驶着,车内带有一丝蛋糕的甜香。
  
  李逵最近都没睡好,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没一会就睡着了。
  
  全程畅通,车子最后停在一道红色大门前面。
  睡着的人没反应过来到家了,还是闭着眼的,陆清淮也没去提醒,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人瘦了些,不过还是精致白嫩,额前有点小卷毛随意耷拉着,挺直的鼻梁下双唇抿了抿,睡得正熟。
  
  小狼崽子就那么乖乖巧巧地侧躺着,看上去温和无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个一言不发搞失踪的人。
  
  李平安在二楼玩儿手机,老远就看见自家大门外头停了辆黑色汽车。
  
  车窗被人铛铛敲了几下,李逵睡眼惺忪地看过去,发现已经到家了。
  
  外头自己妹妹一脸好奇地打量着车内。
  
  “醒了?”
  “嗯。”李逵说话都是哑着嗓子的。
  
  “兼职很累?”陆清淮皱眉:“你现在还是学生,没必要让自己那么累,放暑假就好好休息。”
  “还好,也不是天天都要去,单数我才去,做一休一,十二个小时。”
  李逵开门下车,带着陆清淮进门。
  
  顾虑到家里的长辈,他只是停在门口,没有往前走。
  
  “就你一个人在家?”李逵被李平安拽着进屋,没注意到某人没有跟上,被拽到屋里后,他问道。
  李平安不答反问:“哥,你怎么把你那野男人带回来了?”
  “李平安。”李逵皱眉,厉声叫道。
  
  李平安见哥哥脸色不霁,吐吐舌:“爸去医院复查,医生说要歇一晚,就不回来了,妈拿了睡洗的东西,在医院陪着呢。”
  
  门外头,陆清淮站在车旁,默默地打量周围的环境。
  
  新农村建设之后,农村的平房也被改造的特别漂亮,大岗镇每条道也都是水泥路。
  
  李逵家是个三层楼的小平房,他从门口可以望见里面院子的设施,距离大门有个小道,两旁也种满了东西,一边是葡萄架,另一边种了葱花香菜之类的东西。
  
  李逵发现身后没人,直愣愣地跑到陆清淮面前。
  
  讲清楚缘由后,把人带进了屋。
  
  进了屋里,陆清淮环顾四周,装修很简洁,窗明干净,家具也多为中式红木。
  
  他还看到李逵头像上的那只柯基。 茶几上摆着几个果盘。
  
  李逵把蛋糕放进了冰箱,拿起茶几上的果盘,问陆清淮:“想吃哪一种?”
  
  陆清淮看了几眼,这时,屋外传来动静。
  
  李平安跑到门口扒着瞅了瞅,转头对着两人比了个“嘘”的手势,。
  
  看清楚来人后,她回到客厅,压着分贝道:“老妈回来了。”
  李逵大吃一惊,想着陪床的人怎么突然回来了,还有……他要怎么介绍陆清淮。
  
  不等他想明白,莫一梅已经到了客厅,四目相对。
  
  李平安碰了碰愣在原地的亲哥。
  
  李逵忙跑过去,站在陆清淮旁边,介绍道:“妈,这是我、我朋友,特地……接我下班回来的。”
  
  陆清淮很配合地接过他的话头,面带礼貌微笑:“阿姨,您好,我叫陆清淮。”
  
  屋内一片死寂,莫一梅的手攥了一会儿,冷着脸道:“嗯。”
  
  对上女人的视线,陆清淮不自觉挺直脊背:“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扰您。”
  
  莫一梅看着男人的脸,沉默了几秒,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最后,从门口鞋柜找出一双新的拖鞋。
  
  “今晚让你朋友住三楼那个次卧吧。”
  
  话是对李逵说的。
  
  “嗯。”李逵小心站到一旁,让莫一梅过去:“医院没什么事吧?”
  
  莫一梅又看向换鞋子的人,说:“没事,你爸让我回来看着点你俩。”
  
  陆清淮趿着拖鞋走过来道谢,随后跟着李逵上了三楼,房子每层都有个卫生间,洗澡上厕所都很方便。
  
  三楼的次卧,房间不是很大,摆了一张床,一个衣柜,还有个书桌,就只剩下个窄窄的过道了。
  
  “房间平时我妈都是有收拾过的,可能衣柜会有点樟脑丸的味道。”李逵说:“你开着通通风就行了。”
  
  陆清淮把包放在书桌前的椅子上,问道:“你住哪儿?”
  
  李逵开了灯:“你房间隔壁。”
  几分钟后,李逵从自己房间拿来一套睡衣睡裤,好在他平时睡觉都喜欢舒适宽松的衣服,尺码对陆清淮也不会太小。
  
  半小时后,各自洗完澡的两人躺在房间里心思各异。
  
  李逵打开两人的微信对话框,把免打扰关掉。
  
  磨蹭半天也不知道要发什么。
  屏幕那头先有了反应。
  
  【陆:睡了吗?】
  【李小逵:没有。】
  【陆:虽然迟了,但还是想说,生日快乐!】
  【李小逵:谢谢!】
  陆清淮发完消息后,扯了扯睡裤,是宽松款,不过他穿着还是有点勒。
  【陆:裤子有点勒。】
  【李小逵:啊……没有更大码的了,明天陪你去买新的。】
  【陆:嗯。】
  
  李逵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
  【李小逵:晚安。】
  
  李逵发完就把手机关机扔在一边,拉过被子蒙头准备睡觉。
  酝酿一会儿,毫无睡意,又去床头摸手机。
  
  手伸到半空中,门被敲响。
  陆清淮站在自己门外头,目光灼灼,热烈地让他有些晃神。
  
  李逵心跳快得要蹦出胸口,这是在家里,生怕面前的人做出点什么亲密举动,先发制人:“太晚了,你…你先回屋睡觉吧,明儿一早就去镇上的小集市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