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粗巨龙征服的美妇_粗长巨龙挤进美妇

更新时间:2020-10-15 11:06:34

 “妈……”李逵怔了好半天,才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文学

 
  莫一梅道:“你究竟在想什么?你从小就听话,学习生活,你都能做得很好,你……你怎么会去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你们……你们两个男的……”
  
  李逵小声道:“妈……我、我喜欢他。”
  
  听见这话,莫一梅差点站不稳,扶着病床的扶手,堪堪稳住自己的身形,看见小女儿手机点开网页的时候,他和李逵爸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李逵哀求道:“妈,现在同性婚姻已经合法了啊。”
  
  莫一梅说:“我不管这些,什么时候的事儿?是不是那个男人强迫的你,我们网上查了,那个男人很有名,还是个演员,家里也是个有背景的,像他们这种人,比你想的心思要复杂的多,你怎么就能断定他和你一样呢?指不定人家是图一时新鲜,觉得这种事儿好玩。”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离家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上个学就喜欢上个男人了?你怎么……怎么去上个大学就跟着外面的人学坏了?到底是谁教你这么干的?”
  
  面对莫一梅的质问,李逵艰涩开口:“妈,我是真的喜欢他,我、我、和他在一块就开心,外面、没、没有人教我。”
  
  莫一梅气急,带着哭腔:“李逵,你听妈妈的话,咱们把这个错误纠正,把这种见不得人的毛病给改了成吗?”
  
  李逵仍然试图挣扎:“妈,我……”
  莫一梅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从小到大你都听妈妈的话,为什么这次不行?”
  
  不行,这次真的不行。
  李逵没说话,沉默着摇头。
  
  良久,莫一梅道:“你爸前些日子摔了腿,有中风的征兆,现在在医院。”
  
  李逵吓坏了,神经一颤,急道:“医生怎么说?要怎么治?不行,不行,我们就转来南城,陵市的医院水平有限,南城第一医院是全国闻名的。”
  听筒传来李爸的骂声。
  莫一梅拿得远了些,只是嘱咐李逵先回家。
  
  随后,莫一梅的声音逐渐隐没在李爸的吵闹声里。
  ……
  
  工作室这边,陆清淮手贱去刷了微博,李逵的微博底下一如昨日的热闹。
  
  有的评论后面带了他俩的cp超话。
  
  他点进去一看,好家伙,超话时间还挺久远,要追溯到好几个月前的,只是那会儿的粉丝不多,超话微博的评论也不多。
  
  十几分钟后,他从超话出来,脑子里还是各种同人小黄文的画面感。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
  【耿耿:怎么回事?@路名】
  【耿耿:我哥谈恋爱的事儿真被曝了?】
  【路名:别艾特劳资,劳资心烦。】
  【耿耿:哥,怎么回事?@陆清淮】
  
  【陆清淮:还能怎么?被偷拍了呗,现在就是多家娱乐媒体合起伙来,想要逼着我承认出柜。】
  【耿耿:@陆随洲随洲哥,你快想想办法啊!】
  陆随洲没在群里说话,耿耿又艾特了几次都石沉大海了。
  【谢东风:老爷子应该知道了吧……】
  【于南风:闹这么大不知道才有鬼呢。】
  【耿耿:说不准已经知道了,正在张罗人手要把我哥抓回去锁着呢。】
  
  【陆清淮:……】
  陆清淮直接给路名打了电话:“我想现在进组。”
  
  “你说啥?”
  
  路名的满副心思都在怎么公关这件事儿上,现在突然接到陆清淮这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一下脑子没转过弯。
  
  陆清淮喉结滚了滚:“我想现在进组,剧组那边不是没动静吗?也没说不许提前进组。”
  
  “也行。”路名想了想,道:“不过,你可想好了,就算你去了深山老林,你爷爷一样能把你找出来。”
  
  陆清淮:“嗯。”
  两人就这么好半天没说话。
  
  几分钟后,路名问出自己憋了一晚上的话:“你们俩……我是说你和李逵的关系,真打算就这么出柜?”
  “我想过了,要是真想出柜你得做好多方面的准备,掉粉是一方面,还有你工作:直播,代言,至少会缩水一半。”路名继续道:“黑粉……可能会比以往更多,骂得也更难听,还有就是……你爷爷那边。”
  
  陆清淮揉了揉眉心,深吸一口气:“我不怕他知道,被骂、丢代言,这些……我都没所谓。”
  
  对陆清淮来说,公开与否没什么差别,但是李逵不行。
  
  他不在乎那些黑子喷自己,却不能不在乎那些人去黑李逵。
  
  陆清淮很怕李逵会在意这些,在意别人的看法,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还有同学、朋友当面或者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骂。
  
  陆清淮突然想笑,他最担心的,还是李逵会因为承受不住舆论压力,和自己分开。
  
  路名很快安排陆清淮提前进了剧组。
  
  陆清淮再次回到南城,已经是一个多月后,距离农大开学也没多长时间了。
  
  刚开始那几天,李逵还会发信息给他,时间越到后面,拍摄任务也重,陆清淮也就没在意李逵发微信的频率。
  
  等他缓过劲儿来,才发现两人将近一个月没发消息了。
  
  然后,两人就这么失联了。
  
  陆清淮一下飞机就回了鹿苑,又把农大,还有他之前兼职的地方也找了一圈,没人。
  他去翻了李逵朋友圈,是一条横线,陆清淮查了百度,这是对他屏蔽了朋友圈。
  
  ——接文章开头部分。
  陆清淮努力回忆,思考自己是哪里惹到这小狼崽子了,这么和自己搞失联。
  
  翻来覆去躺在公寓床上的某人,怎么也想不明白。
  
  转头看窗外,天蒙蒙亮,拿过手机,屏幕上显示六点多。
  陆清淮心里烦躁,崩溃地锤了几下床垫,缓了缓呼吸。
  
  他摸出手机,点开两人的微博cp超话,除了之前看到的各种小黄文,还有一些两男亲密的图片。
  
  几分钟后,他从画手的微博里退出来,身体里像有一股火上蹿下跳。
  
  画手的技术很好,和两人外貌的相似度99%,很多姿势也很细节,包括某种姿势后,李逵可能会表现出来的神色,表情,都很到位。
  
  一张接着一张,画手很高产,陆清淮在每个纸片人身上都能想出李逵的五官。
  
  他没忍住,又去给李逵拨了几通电话,没响几声,就断了。
  
  这时,陆清淮头向后一靠,骂道:“艹……”
  
  十几分钟后,他关掉微博,把头埋到被子里,继续睡觉。
  担心自己弟弟的陆随洲,醒来就给陆清淮打电话。
  
  他惦记了一晚上,接通后,却只听到男人平稳的呼吸声。
  
  陆随洲怔愣了几秒,大叫了几声。
  
  陆清淮说:“喂……。”
  
  听见说话,陆随洲松了口气。
  见不得弟弟一个人憋在家里难受,陆随洲把人拖了出来。
  
  想法也是好的,地点选在了篮球场,不过……是农大的篮球场。
  
  农大篮球场离李逵的宿舍楼很近,基本上,学生下楼都会经过。
  
  此刻,陆清淮穿着红色球衣,正忧愁地坐在一边的长椅上抽着烟。
  陆随洲嘴角没忍住抽了抽,篮球场忧郁地抽烟,他弟还是头一人。
  
  陆清淮是被陆随洲几人从床上拖起来的,心情很不爽的,偏偏于南风还来多嘴问了一句:“小淮,你、你是不是被甩了啊!”
  
  陆清淮猛地抬头,像是被人在胸口猛捶了一拳,炸毛道:“滚……”
  
  甩个屁,顶多是分手。
  
  呸,分手都不算,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
  
  于南风摸摸鼻子,抱着球走开。
  
  过了一会儿,耿耿又跑了过来,拍了拍陆清淮的肩膀:“哥,别难过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你想想,是不是还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要好一些,我们科新来个学妹,长得特好看。”
  
  陆清淮把他手拍开。
  
  耿耿锲而不舍,掏出手机给他看:“你看,这是那姑娘证件照,证件照都这么好看,你想想,真人得多好看啊!你要是喜欢卷发的话,那就更巧了,她也是卷发。”
  
  陆清淮“嘶”了一声,把烟摁掉,扔到旁边的垃圾桶。
  
  他面无表情地接过手机,看了两眼,点了删除,又把手机塞回耿耿手里。
  
  耿耿再去翻自己的相册,发现学妹的照片没有了。
  
  “哥,你怎么把照片给删除了啊。”耿耿嘴里抱怨着。
  
  “没事,我微信还有。”
  
  陆清淮忽然道:“给我。”
  
  耿耿纳闷:“什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