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现代女孩不是处的比例_北京50岁退休熟女嗷嗷叫

更新时间:2020-10-15 11:07:40

 文学

 范昆宇自己先喝了一杯,一抹嘴:“我寻思潜俞的实力挺不错的,为了那么件小事被封杀,可惜了。今天我做东,喝了一杯,你和他的事,就此揭过。”
  
  来的路上,温潜俞给沈念介绍,范昆宇是燕市一家投行巨头总裁的哥哥,有钱,进圈时间不长,靠着钱也攒下了不少人脉。
  这人虽是外行,但对戏倒还有点要求,温潜俞别的没啥,写剧本的实力不算太差,只要不像上次那样作死。
  但他在业内的其他门路,都被沈念堵死,迫不得已,只好去找入行不久的范昆宇。
  
  温潜俞满脸堆笑的接过范昆宇的酒瓶,递给沈念:“沈先生,这次网大的事,是我的意思,希望沈先生高抬贵手,在圈子里放我条生路。”
  
  沈念接过酒瓶,放回桌上:“你剽窃我的故事,还要我高抬贵手。温潜俞,你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温潜俞眼角唇边的笑意立时僵住,尬笑说:“御格也不希望片子一出来,就拖进官司吧,打抄袭的官司,不拖几年,是搞不定的。”
  
  沈念随口接话:“所以你是承认抄袭了?”
  温潜俞:“我……”
  
  “这怎么能叫抄袭呢?”范昆宇打断温潜俞,“这是不小心撞了脑洞,潜俞的想法就那么巧,和沈编剧撞上了。”
  
  “呵呵,还真是巧。”沈念定睛瞧着桌上的那瓶威士忌,半点没有想喝的意思。
  范昆宇漫不经心的翘着二郎腿:“我听说你们那个剧组正在宁市郊区拍戏,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剧组租的地方,恰好是我公司的地产。”
  
  “你想干什么?”
  沈念心下忽然狠狠一颤。
  
  范昆宇敛着浑浊的目光,半真半假的说着:“那里是片旧区改造,地皮我们公司拿下来,还没开发,里面的老房子不少都是危房,可能……”他故意停顿了下,“可能有些地方的墙体啊,楼梯什么的,不太安全。沈编剧记得提醒一下剧组,拍的时候要小心。”
  
  沈念面上没有情绪,手心里却生出一层的冷汗。他转过视线,看向温潜俞:“我只说过不想在江城见到你,燕市有没有人找你做戏,我懒得管。但是……”
  
  沈念沉下眼神,“从现在开始,我保证全行没一个人会再找你。”
  沈念再是瞧了一眼范昆宇,“范总是生意人,应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吧。”
  
  “哦?看来沈先生是有大生意要和我做?”范昆宇摸着自己的肚子,若有深意。
  沈念道:“生意肯定有,看范总有没有意向了。投资我,肯定比投资……温老师划算。”
  
  “沈念!”温潜俞急了。
  沈念不怎么插手燕市的事,温潜俞好不容易找到范昆宇这个金主,哪能轻易让沈念截胡去。
  
  温潜俞没安好心,今天就是故意来给沈念添堵的,他想用云巅做的那部戏,让沈念放开对他的封杀。
  他早不做,晚不做,偏偏等到《微阳》拍的差不多了,才来恶心人。就是瞅准了沈念他们的戏已经拍的差不多,不可能重新再来了。
  
  而他不过是投了一部小成本的网大,却可以用来拖住沈念。
  利弊权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谁会妥协。
  
  没想到沈念不但不上钩,还居然拿自己来押注。
  他,和沈念,但凡圈子里的人,绝对不会选他的。
  
  沈念拿起酒瓶,和范昆宇的杯子碰了一下:“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愉快的。”
  一瓶威士忌,沈念一口气喝完,算是给足了范昆宇的面子。
  
  范昆宇大笑:“哈哈哈,看来我这次江城来对了。”
  范昆宇一掌拍在温潜俞的肩上:“得谢谢潜俞你,介绍沈编剧给我认识啊,哈哈哈哈。”
  温潜俞整张脸都白了。
  
  ——
  
  满满一瓶纯正的威士忌,沈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到家里的。
  他酒量算不上太薄,然而威士忌不是红酒,度数高,后劲巨大。沈念当时硬撑一口灌下一瓶,
  回到家后,楼梯都爬不动,瘫在一楼的沙发上,睡过去了。
  
  隔天早上,天色刚刚泛出青色。
  
  沈念是被电话铃吵醒的,他闭着眼,顺着铃声的方向,摸了一会儿,在地上摸到手机,屏幕最后挣扎了一下,彻底暗掉。
  
  沈念朦胧的睁开眼皮,给手机充电。
  这才发现,唐铎的电话从昨天下半夜开始打,连着打了二十多个。
  
  “老唐,出什么事?”沈念回拨过去。
  “片场出事了!一座墙体塌了!”唐铎急切吼道,“你昨晚怎么回事,电话一直没人接。”
  沈念一个惊醒,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人呢?人有没有事?简曦辰呢?!”
  “沈念,你先冷静下。”唐铎喘了口气:“韩导说,小简那个时候就在塌掉的那面墙旁边。”
  沈念抓紧手机,很是冷静:“知道了。”
  
  挂了电话,沈念在原地呆站了好几分钟。突然,一脚踹翻面前的茶几,深呼吸了好几下,才缓下来。
  
  沈念连续打了简曦辰几个电话,机械的女声一遍又一遍的传出来。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沈念点开和简曦辰的聊天框。
  沈大人:【皇上,你走过几百年来见我,我还没想起你,你不可以有事。】
  
  沈念买了最快一班的航班飞抵宁市。
  往郊区的路上,来接沈念的剧组副导演说:“剧组目前暂时停工着,韩导在重新看景,应该这几天,马上就能复工了。”
  
  沈念茫然听着,那人说十句,他只听了三四句。只一心急着要去见某人。
  “简曦辰呢?他怎么样?”
  
  “简老师啊。”副导演忽的来了兴致,转过头,不可思议的比划着,“沈先生,说出来你不信,我们当时也是不相信的。”
  
  “当时那场戏,简老师刚好就站在那堵墙下,拍之前,已经走了几遍戏,我们都认为可以一次过的,但是,刚开了两分钟,那道墙突然整块就砸下来了……”
  
  “把他压到了?”
  副导演说话说一半,沈念整颗心脏都揪起来了。
  
  “对的,我们都看到那面墙砸到他了,可是,我们上去搬砖的时候,他人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
  
  ……
  
  剧组下榻的酒店离片场不远,副导演给沈念安排了房间。
  沈念狐疑的接过房卡:“不去医院?”
  副导演一脸懵逼:“去医院干嘛?”
  
  沈念拖着行李,上到六楼,他没先去自己的房间,径直来到简曦辰住的0623室。
  
  “咚咚……咚咚……”
  
  沈念抬手敲门,心脏飞速狂跳着。
  即使副导演再三表示简曦辰没事,不见到真人,沈念仍是不放心。
  
  房门打开。
  简曦辰完好无缺的站在门内,目光惺忪,他之前在午睡,半张脸上还留着枕头的印子。
  
  “你没事吧?”
  从接到唐铎电话,一路过来,沈念终于长舒了口气。
  
  下一秒,简曦辰搂住沈念的腰,一把将他拉进房间,关上门。
  沈念被按在门上,简曦辰温热的嘴唇已经压下来。
  他无法拒绝,只能微张开嘴,努力回应着这个吻。
  
  四周刹那静止,剩下两个人之间,湿濡的纠缠声,和渐渐燥热的空气。 沈念陷在简曦辰的亲吻里,惊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卧室的床上。
  简曦辰两手撑在他的脸侧,沙哑的问道:“可以么?”
  
  前一刻的旖旎,忽然一下子跌回了冰点。
  沈念面色发白,嘴唇动了动,没说话,只摇了摇头。
  
  简曦辰瞧了沈念几秒,俯下身,在他的唇上亲了亲,翻身和他并排躺在床上。
  两人刚见面时的冲动,像退去的浪潮,重新平静。
  
  沈念认定这种尴尬气氛是自己带出来的,咳了两声,打破沉默:“你没事吧?”
  “没有。”简曦辰仰面朝着天花板,“朕躲得快。”
  
  “真的?”
  “真的。”简曦辰侧过身,单手撑着脑袋,自上而下看着沈念,“沈卿不相信?朕可以让你摸摸。”
  
  沈念的耳朵通红:“……”
  简曦辰只当不见,继续说:“是特意赶来的?担心朕出事?”
  
  沈念的嘴唇刚才被亲得有些微肿,这会儿紧紧抿着。那对乌黑的瞳仁,闪烁着后怕。
  简曦辰握起沈念的手,按在自己的左胸口,滚热的气息氤入沈念的掌心。
  “热的,相信朕没事了吧。”
  
  沈念呆呆的注视着他的视线,忽然一个侧压,把简曦辰压在身下,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丧丧的说:“皇上,对不起。”
  简曦辰抱住沈念,知道他在在意什么:“没关系,朕可以等。”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