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小坏蛋浓精浇灌美妇怀孕_带点套路的真心话

更新时间:2020-10-15 11:10:03

  林清柠嘴角轻微上扬:“没关系,我也没有等很久。”
  
  来之前,会馆的经理早就点好了菜式,在等菜上桌的过程中,他们算是愉快的聊了会儿天。
  
  “纪淮,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纪淮能感受到林清柠热切的视线,但他好像没看见似的。
  “小时候应该是见过的。”
  
  林清柠笑了笑:“我们算不算青梅竹马。”
  
  纪淮颔首,顿了顿道:“算。”
  
  他搁在桌面上的手指轻微的动了动,斟酌片刻道:“我这次来……”
  
  “纪淮。”林清柠忽然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纪淮下意识抬眸看向她。
 

 文学

 
  “最近纪家在世纪广场投资的商场,林家也打算大力支持。”
  
  “……”纪淮眉眼微蹙。
  
  包厢内的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豪华奢侈的墙壁、大理石砌成的地面、在白炽灯下反光的餐具折射出扭曲的白光。
  
  纪淮的指尖敲在桌面上,轻声道:“你回国没多久,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对我你更加不了解。”
  
  林清柠不以为然:“我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也对我的眼光十分自信,就算没有感情也可以培养,大门大户商业联姻难道不是很正常嘛?”
  
  他的指尖停止了动作,眉眼闪过一丝极轻的厌恶感。
  快的令人以为是错觉。
  
  联姻……
  
  也许是气氛过于沉重了些,林清柠有些呼吸加重,直到服务员端上菜才缓和了几分。
  
  “听纪叔叔说,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纪淮垂眸一扫而过,态度非常平静,毫无波澜。
  
  “是爱吃的。”
  林清柠放松了。
  
  “但是我没胃口。”纪淮歉意一笑。
  林清柠看着他的笑容愣住了。
  
  她忍不住说:“你就这么讨厌我?”
  
  纪淮轻摇头:“我这次来只是为了说清楚。我不会成为家族的利用品,联姻这种事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你恐怕找错人了。”
  
  “那我换个词,我们试一试。”
  纪淮很快回绝她:“没必要。”
  
  “你就这么确定,我们不可能?”
  “是。”
  
  林清柠乐了:“凭什么?”
  纪淮起身,叫来服务员顺便打包,不浪费粮食一向是他的主张。
  
  “凭我是我,你是你。”纪淮上半身笔直的坐着,姿态强硬又透露几分从容不迫,“林小姐,多谢款待。”
  
  这顿饭果然吃的不欢而散,纪淮还是有绅士风度的,把林清柠送回去后,自己才开车回去。
  
  按理说他现在不着急,但就是想回家了。
  
  甚至在路上就开始给谢嘉舟打电话了。
  纪淮右边耳朵挂起一直蓝牙。
  
  电流声滋滋滑过耳边,对方很快便响起了沙哑的声线。
  
  “吃饭了吗?”
  
  谢嘉舟的头发还滴着水,愣住了,他刚才压根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来。
  “……吃了。”
  
  纪淮又问:“我妈跟阿姨呢?”
  “在客厅看电视。”
  
  “这样啊……”纪淮忽然轻轻笑起来,车窗外流光溢彩停顿在他脸上的那一刻,恍若温柔。
  
  “陪我吃一顿吧。”
  
  半个小时后,谢嘉舟用倒垃圾的借口出门了。他穿着一件薄薄的卫衣出现在公寓前公园的一座凉亭内。
  
  他来的时候,看见纪淮正拿着纸巾到处擦擦。
  
  夜风带着冰冷穿过凉亭内,被这风一吹,谢嘉舟脑袋都清醒了,他心想纪淮为什么没吃饭呢。
  
  “来了怎么不出声。”纪淮皱眉的看着他。
  
  谢嘉舟无奈:“在这里吃什么。”
  放眼望去,这个公寓内的公园,连小摊都没有,吃西北风吗?
  
  纪淮不知从哪拿出来一袋饭盒:“吃这些。”
  
  凉亭四面透风,谢嘉舟有点冷,他抬头观察了下纪淮,发现他似乎没什么感觉,而且隐约察觉到他心情有些不好。
  
  五星级大厨做出来的吃食就算冷了点也是入口即化的,谢嘉舟没忍住,吃了一大半。
  
  把疑惑全吞进肚子里了。
  
  纪淮喝完最后一口汤,两只手指捏着调羹,最后甩在外卖盒子上,淡漠的说:“吃饱了。”
  
  这里除了吃食外,其他一切都十分的不美好,谢嘉舟踌躇片刻,站起来说:“回去了?”
  
  纪淮闭了闭眼,感觉有些烦躁:“你先回去吧。”
  
  半分钟后,谢嘉舟拿起残留在桌面的东西,然后走了。
  纪淮在他快消失在拐角的时候,转过头去看他的背影,正叹了一口气时,突然又发现人影出现了。
  
  借着树荫的遮挡下,他看不太清晰,但仍能认出那是谢嘉舟。
  
  纪淮刚才有些小惆怅,叫他走就真走了,一点也不留念,所以现在说话有些唱反调。
  “你怎么又会回来了。”
  
  谢嘉舟唔了一声,非常无辜道:“我去扔垃圾啊。”
  
  谢嘉舟坐在他身侧,离的不近不远,看着纪淮的侧脸,悠悠道:“你要是不想那么快回去,我就在这陪你。”
  
  听到这话,纪淮换了个姿势,上半身动的时候,手背不小心碰到谢嘉舟静置在身侧的手。
  
  纪淮一触即发,准备缩回去的时候,却突然被谢嘉舟抓住了。
  
  “……”
  纪淮一愣,下意识抬起头。
  
  只见谢嘉舟皱眉,嗓音沉稳:“你手好冷。”
  
  纪淮僵住的手指一瞬就放松了,他仿佛被捉个正着的样子,有些心虚:“这不吹风呢。”
  
  “那为什么不回去。你今天见了谁?”谢嘉舟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没有一丝逃离的空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纪淮就不是很敢直视他了。
  “相亲对象。”
  他一说完,抓住他的那只手紧了紧。
  
  “我去跟她说清楚而已。”
  说完后,纪淮感觉自己喉咙都在发烫,自从周年庆过后,他一直逃避的去想象谢嘉舟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时兴起还是捉弄他的。
  
  但最后才发现搞不清楚的好像是他自己。
  
  整的跟绿茶一样……
  纪淮讪讪的收回手,然后两手相握,身子都变得不自然。
  
  这分明是有事的样子,但纪淮不肯跟他说,谢嘉舟收敛目光,语气淡淡的:“你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再回去也行。”
  
  他们两人的距离很近,但又不是完全靠着的,隔着一道距离,也能感受到对方的热量源源不断的传来。
  
  纪淮忽然觉得有点冷了。
  
  果然摸到了温暖再触碰冷风,哪里受得了。
  
  风掠过树叶簌簌作响,浓墨般的夜晚,一颗繁星都没有,圆月悬挂上面。
  
  到处散发着清冷的气息,公园围墙外隔着一条马路,连喧嚣也隔绝在外,安静的连对方的呼吸声也听得见。
  
  忽然间,纪淮说。
  “我不想见我妈,所以等她们睡着了再回去。”
  
  谢嘉舟听见后一言不发,而是稍微挪了下位置,纪淮肩膀碰到他散发热度的身体。
  
  纪淮哑声道:“我也不是讨厌她,只是觉得她跟纪允骗了我这么多年,还是有点咽不下这口气。”
  
  “我知道他们是联姻的,一开始就没有感情,但是也没必要在我面前恩恩爱爱了十几年,骗了我十几年了,到最后还不是离婚了。”
  
  纪淮面无表情的,眼底却开始浮现那些回忆来。
  “那些亲戚都在说,因为我,所以他们一直没离婚。”
  
  纪淮说到后面磨了磨牙:“说的好像是我的错一样。”
  
  谢嘉舟很不合时宜的无声的笑了:“哥,那你什么时候搬出去?”
  
  纪淮愕然,转过头去,四眼相对,半晌才道:“我觉得你语文阅读理解肯定是拿满分的。”
  
  他间接性会对夏枝叶产生讨厌的感觉,一开始办离婚手续时,他就想搬出去,连房子都找好了,却因为夏枝叶一句话他又留下了。
  
  只为了让她能安心,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生她的气。
  
  谢嘉舟挑了一下眉:“我的阅读理解除了对语文外,仅限一个人而已。”
  
  “…………”
  纪淮心里一咯噔,还没反应过来时,谢嘉舟忽然揽住他的肩膀。
  
  这是兄弟间惯有的动作,大大方方的一点也不暧昧,但纪淮脑子总会想歪了。
  
  “哥,要是搬出去了,可别把我丢下了,其实我也不是很适合跟她们住一起了。”
  
  纪淮双颊泛红,可能是被风吹红的,可能是自己自然发热了。
  
  谢嘉舟转头凑近,轻轻吐息:“要是你答应了,我今年陪你跨年,陪你喝一点酒,陪你吃烧烤,保证让你开心。”
  
  “怎么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