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爷爷又黑又长 男人吃醋后晚上报复我

更新时间:2020-10-15 11:12:01

 范欣举着茶杯脸色尴尬,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姐姐,我渴了,给我喝吧。”
  在一片嘈杂的人声中,范欣旁边多了个白净的小男生,声音奶奶的。
 

 文学

 
  范欣几不可查的吐气,然后给他喝。
  纪淮瞥过去一眼,猜想是夏枝叶说的范欣的弟弟。
  
  这场面他应该不适合来才对,事实上,纪允也不同意,但范欣有私心,想让他出来见见世面,加上范稚低烧,范欣丢不下他,理由双管齐下,只好带过来了。
  
  “你先出去玩。”范稚懂事的点头,转身就走。
  
  庄园附近都是一片花海,花海中央,周围都被划好了停车线,在一片自然色中融入了现代化城镇的气息。
  
  谢嘉舟想了想,停在了离那片花海最远的区域。
  
  停好车后,他根据纪淮的提示来到了东门口,发现那没什么人在,相比正门的门槛踏破,这儿则是凄凉空寂。
  
  谢嘉舟绕着东门附近一圈,除了他就没有第二个人,刚放下心来,却听见左手边一片不远处的高草丛有人谈话的声音。
  
  谢嘉舟脚步顿了顿,心想正厅与酒厅已经响起笙歌,悠扬沉静的大提琴早已绵长拉起。
  
  所以可能是工作人员?
  
  草丛内一道幽幽小径。
  “我看你有点眼熟,没想到真的是你。”
  
  范稚笔直的站在树干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作主张的纪玄。
  
  他不语,纪玄也不恼,只是笑了笑。
  纪玄生的斯文,脾气也很文雅,按纪淮的话来说就是心机有些重,从小到大希望能吸引到大人的眼光,要做小朋友里最优秀的。
  
  “你不记得我,还是不敢记得我。”纪玄慢悠悠的说,范稚依旧面无表情。
  
  初秋落叶,满地干枯,范稚鞋子摩擦地面,半晌才道:“记得。”
  因为低烧还有些嗓子干哑。
  
  纪玄还是不动,范稚皱眉,语气疏离:“你找我有事?”
  
  “我这次来,是找你道歉的。”纪玄向前一步,范稚谨慎的退后两步。
  
  “你别害怕啊,当年年纪小,看多了香港电影觉得当古惑仔很威风,又不是故意欺负你的,难得重遇,其他人我就不管,反正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先说。”
  
  范稚跟范欣长得像,五官耀眼张扬。
  这也就在学校里一干普通学生中比较突出,更容易受到排挤。
  
  “我接受,你还有事吗?”范稚说的一点起伏都没有,纪玄也突然没兴致了。
  
  他突然又想起什么:“初三快中考的时候,你不是被堵了吗,谁把你救走的?”
  
  那次是一场比较轰动的堵人行动,初中生为了面子什么都做得出来,大家都以为范稚要死定了,结果他完好无缺,而堵他的那些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被学校发现当场处分。
  
  那其中就包括纪玄,但是他比较聪明,逃得快,那时候巷子昏暗,只知道打他们的人,拿着根棒球棍,头发及肩,刘海长的几乎把眼睛都给遮住了。
  
  他也受了点轻伤,只是因为家里缘故,逃过了处分。
  这事在纪玄心里,还是卡着根刺儿,刚才在厅里看见范稚后,那根刺儿就往他心脏里扎。
  
  范稚直摇头:“我不知道。”
  纪玄抬眸看他。
  范稚依旧是摇头,语气很肯定:“我只知道跟我们不是一个学校的。”
  
  “他要是跟我们一个学校,早就被打死了。”纪玄看着他孬样,心里都躁,“算了,问你也是白问。”
  
  忽然间,范稚抬头,目光越过纪玄的身后,眼神都愣住了,纪玄察觉到后,跟着转头去。
  
  “谢嘉舟,你怎么在这?”
  
  谢嘉舟歪了歪头,然后摸了摸脖子,纳闷说:“走错路了。”
  一说完,不管那两人,就往前走去。
  
  纪玄愣了会儿,立马追上去,他想不通谢嘉舟为什么在这,难道是哥哥带他过来的,怎么可能。
  
  谢嘉舟脚步不停,他长腿一跨纪玄差点追不上:“喂,这不是你该来的,名不正言不顺。”
  
  “你哥叫我来的。”谢嘉舟慢吞吞的回应。
  接着便拿出纪淮给他的房卡,平静中带了几分炫耀的味道:“看,这是他给我的卡。”
  
  纪玄眼神直勾勾的,认得出来的确是庄园内房间的卡,这还不是随便就能拿出来的。
  
  纪玄胸膛起伏的厉害,呼吸也跟着加重,最后哼了一声就往正厅方向去了。
  
  他走后,谢嘉舟眼眸溢出笑意,磁铁卡片在他手指间转了下,然后收回兜里。
  他没动,反而微偏头,对身后的人说:“你跟着我做什么?”
  
  范稚:“……”
  范稚弱弱的说:“我迷路了,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是真迷路了,从正厅出来,就迫不及待想逃离那一块地方,他在里面格格不入,不论谁的眼神他都不喜欢,一个劲的往前走,等反应过来时,就来到了一片花海,然后就被跟过来的纪玄拉到草丛说话。
  
  谢嘉舟无能为力:“我也是第一次来,帮不了你,自己找前厅的服务员问问吧。”
  
  范稚低头不语,因为低烧让他脑袋晕眩,难受的想吐。
  
  谢嘉舟敏锐的察觉到,但是他不想管。
  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往三楼走去。
  
  正厅热火朝天,聚会如期举行,纪淮在台上致辞完毕后,盛情难却下喝了几杯酒,搞的晕乎乎。
  
  全家人都知道他不胜酒力,正好纪淮就找了个理由,回房间避世,结果一进门就看见谢嘉舟直挺挺的站在床边,表情复杂。
  
  纪淮深呼一口气,想将嘴里的酒味给散去,但没什么效果。
  
  “哥。”谢嘉舟指了指床上的范稚。
  纪淮疑惑的走近一看,发现床上躺着人,乍一看还有点眼熟,脑袋混沌的差点想不起来:“哦对,范欣的弟弟。”
  
  谢嘉舟更是云里雾里。
  他真的是转身就走,但听见身后有重物摔地的声音,还是回头看看,果然范稚晕过去了。
  
  “怎么办?”
  纪淮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疼:“我去叫医生来。”
  
  很快,医生便赶过来了,来之前他还通知了纪允跟范欣。
  
  “谢嘉舟,我们开另外一间房。”
  医生给范稚打了根针,范稚有些清醒的半睁开眼,恰好就把这句话给听进去了。
  
  纪淮不能让纪允看见谢嘉舟,要赶紧转移阵地。
  结果刚踏出门口,另一边走廊的尽头,纪允带着着急的范欣就过来了,来不及了。
  
  纪淮抓住谢嘉舟的手腕又往回走,这一来一去的谢嘉舟也缕清思路,范欣是纪淮爸爸新找的女友,而床上躺着的则是女友的弟弟。
  
  是纪淮不待见的人,谢嘉舟心里想,居然这么狗血让他给捡回来了。
  
  开房是一件很迅速的事情,在这纪淮也不用交钱,拿了房卡就行,等他们进房后,纪淮身子都软了,松气:“累死我了。”
  
  谢嘉舟摸了摸纪淮的手臂,是有些热,然后又碰了碰脖子跟后背,又热又是一大片汗湿。
  
  看来这套衣服他穿的很不舒服。
  
  “哥,先把衣服脱了。”纪淮喝酒会发热,但没人告诉他,如果喝多了会有点烧。
  
  纪淮也不管太多,直接双手张开一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先是西装外套,然后内搭马甲,最后是一件衬衫,穿的可真够多的,谢嘉舟将衣服丢在旁边。
  
  他帮忙解开衬衫前两颗扣子,到第四颗的时候,纪淮睁开眼忽然就将他的手握住,眼神算得上明亮:“不用了。”
  
  接着下一秒便松开了手。
  
  纪淮冷不防想起来一件事,他不能在谢嘉舟面前失去分寸。
  
  他脸色酡红,绯红延至下颌,锁骨,红色混着白皙晕染出绯色。
  
  谢嘉舟稍稍垂眸,眼神微暗。
  他苦涩的咽了咽喉咙,沙哑道:“好,不解了。”
  
  纪淮撇开头,微合着眼:“嗯,休息会儿,咱们就走。”
  
  他只是低烧,等没那么热,就能自然退了。
  
  闭着闭着,纪淮就睡过去了,谢嘉舟坐在他身边看他许久,他睡得安稳,睫毛微颤,呼吸长眠。
  
  谢嘉舟压下脖子低着头,嘴唇离着他的脸颊只有咫尺间的距离,眼睛里清楚的映着纪淮脸颊上细腻的绒毛。
  
  他真好看。 谢嘉舟屏气,尽量不让呼吸声打扰他,纪淮眼睛上蝶翼般的睫毛微颤,全身上下除了呼吸就是睫毛在动了。
  
  房间内暧昧气息尽然上升,连空气也被浸染的带着丝丝红色玫瑰的错觉,让谢嘉舟忽然想起那片花海里,有一小块全是红玫瑰的芬芳。
  
  他转移阵地,直接在上面轻轻点了一下,睫毛刮着嘴唇,带起微麻的感觉,只保持了几秒时间,谢嘉舟马上起身远离,有些心慌失措的冲进了洗手间里。
  
  谢嘉舟没看见的是,在他进去锁门后,躺在床上的纪淮就睁开了眼,脸色毫无波澜,内心是我裂开了。
  
  纪淮抬手碰了碰自己的眼睛,仿佛还残留着对方灼热的气息,烫的他心里头颤栗不止。
  
  水流哗哗声不止,谢嘉舟双手掬起水,往自己的脸上甩,随即想到什么,又立即关上水龙头,水流声太大恐怕会把他给吵醒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