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老师穿旗袍肉丝让我爽翻天_纪淮*谢嘉舟

更新时间:2020-10-15 11:13:54

 纪淮站直了身子,懒散的来,也不会让人讨厌:“我不急,我肚子饿了。”
  
  “好好好,马上。”
  
  两人一言一语几乎把纪延给忽略了,纪延摸了摸手指上的痕迹,都止血了。
  
  纪淮顿了顿,才发现厨房还有个人在:“小延,吃早饭了吗,可以让谢嘉舟再做一份。”
  
  “我……”纪延一抬眸,就看见谢嘉舟略微得意的目光,气的牙痒痒的。
  
  “我不饿。”纪延有些负气了。
  
  不顾他们就直接走了出去,纪淮没吭声,表情也很平常,等人确定坐在客厅时,他才道:“小孩子被宠坏了。”

 文学

  
  谢嘉舟应了声,片刻后他自己心里不舒服了。
  “他对你不是一般的依赖。”
  
  纪淮扑哧一笑:“那又怎么样,不跟我住就行,我就烦那些弟妹过来了,他们都很粘人的。”
  
  谢嘉舟将刀横着放,开始用力的拍,力道很大,拍得很响,黄瓜都粉碎性骨折了。
  “是不是等我毕业了,你就把我赶出去了?”
  
  嗯?
  纪淮表情微敛,仔细打量着谢嘉舟的侧脸,有些不明就里:“不一定,或许是我先出去呢。”
  
  现在住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安抚夏枝叶的情绪,等时机成熟了,纪淮无论如何也会搬出去住,这是迟早的事。
  
  谢嘉舟停下手中的动作,忽然偏头看他:“哥,你能把我一块带上吗?”
  
  他眼里流露三分期待,七分退路,几乎知道纪淮会拒绝的。
  
  “不要。”纪淮面无表情的拒绝了。
  
  谢嘉舟手抖了抖,一言不发。
  把自己的退路延长,无限长。
  
  纪淮也觉得可能说的太直白,会伤人心,本想说其实住这也挺好你也不一定要搬,结果看着谢嘉舟的脸说不出来了。
  
  这小子委屈起来可不比纪延差。
  
  “看你表现咯,我现在还没搬出去,此时的我跟未来的我,不会有同一种思想的,而现在的谢嘉舟,我还是很开心跟你一块住的,毕竟你会给我拍黄瓜。”
  
  几分钟后,纪淮离开后,谢嘉舟的心情仍然是心花怒放的,整间厨房几乎充斥着透明状的粉红泡泡。
  
  纪延一直观察纪淮的情况,发现只要有谢嘉舟在,他几乎就不会在意其他人的存在了。
  
  以前的哥哥不是这样的。
  纪延稍微低着头,直到沙发另一侧陷进去,他才恍惚的抬眸,安静了半晌后,唤道:“哥哥,你很喜欢那个谢嘉舟吗?”
  
  喜欢?
  纪淮总觉得这两人一个赛一个奇怪。
  “人不错。”
  
  好学粘人,不沾牙齿的那种粘。
  说实话,跟他相处,都感觉自己年轻几岁。
  
  纪淮内流满面。
  他已经沦落要跟大学生找回年轻感了。
  
  “你跟他没有代沟吗?”纪延着急起来话都说错了。
  
  纪淮纳闷地说:“……我跟他年纪差的不算太多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跟他有话题吗,他能跟得上你在想什么吗?”
  
  纪淮彻底不说话了,而是静静的看着他。
  纪延也绷不住了,直白的说:“他一个中专的,你不应该跟他混在一起了。”
  
  纪淮一阵懵圈,须臾反应过来,才有些惊愕:“A大什么时候变成中专学校了?”
  
  “什么?”
  纪淮慢慢教导:“你之前说想考去A大,只要发挥正常就没问题了,谢嘉舟是A大大四的学生,算得上你学长,还有,你什么语气,别拿着学历优越感欺负别人。”
  
  纪延是绝对相信纪淮的,他霍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厨房门口控诉道:“他骗我!”
  
  正好谢嘉舟眉欢眼笑的从厨房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两盘拍黄瓜。
  纪淮走过去,睨了谢嘉舟一眼:“你欺负他干什么,真的是,幼稚。”
  
  纪淮是笑着的,而且是止不住的那种,估计是觉得太好玩了。
  
  纪延表示他受伤了。
  
  同一天晚上,纪淮拿出手机,发现许正科给他发了几份关于H市项目的pdf资料,他盯了两秒,决定将微信关闭,然后没多久,邮箱也有了动静,还是那两份资料。
  
  纪淮默默的把邮箱给卸载了。
  开玩笑,国庆放假还让人工作,而且不是回公司,是在家里,所以没有三倍工资,压榨人也不是这样的吧。
  
  正在想这些的时候,房门被人打开了,谢嘉舟乖乖的走进去,这回他下身失踪般露出两条光溜溜的大腿。
  
  白得发光。
  比天花板上的白炽灯还要白几度。
  
  其实谢嘉舟是穿了条短裤。
  这些天开始回暖了,今天温度更是夸张,三十二摄氏度。
  太阳又大,地表都被烤冒烟了。
  
  “哥,今晚我在你这洗澡。”
  
  纪淮躺在海绵宝宝身上翘着腿,头也不抬,不耐烦的说:“你浴室花洒又坏了?”
  
  “是啊,修不好了。”谢嘉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结果这回纪淮说要去亲自验证。
  
  纪淮已经记不清第几次来他房间了,反正等他反应过来时,就已经在他的房间里,比如现在。
  
  “好像真出不了热水,是不是水管坏了,明天找人来看看。”
  谢嘉舟说:“嗯嗯。”
  
  纪淮也无可奈何的走出去了,他没看见的是,上面接水管的位置被动了手脚。所以出不了热水。
  
  甚至还出不了冷水。
  
  谢嘉舟刚来这睡觉的时候,纪淮是不给他上床的,而是让他躺在海绵宝宝的位置,那玩意够大,至少比硬地板强。
  
  之后渐渐的次数多了,两人偶尔在房间里走动,谈论到某个点时激动地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记得有一次,醒来的时候,纪淮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谢嘉舟的闭上眼酣睡的模样。
  
  那次吓得够呛,之后重复又重复。
  
  纪淮已经毁灭性的习惯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纪淮指着谢嘉舟在学校设计的工艺流程图,图纸都被画花了。
  
  “污水一级处理就得净化杂物,可你直接就送到最后一步。二级处理被你吃掉了,直接排进清水池?”
  
  “我这是针对一些比较简单的化工厂所设计的,如果你说比较复杂,那肯定不行。”
  
  纪淮嗤笑:“那你这个有意义吗?”
  
  “成本不一样。”
  纪淮观点不同:“饲料厂,化工厂哪个不想做大,说白了,不好卖。”
  
  两人的确会吵,谢嘉舟有自己的想法,纪淮自身也有差不多十年经验的历程,大家观点碰撞,擦出大型烟花现场。
  
  同样,他们总是还睡在一张床上,但是今天早上,出了点意外。
  
  纪淮翻了个身,长臂张开直接搭在谢嘉舟的腰上,半夜温度降低,凉风起,旁边有个自热体更是吸引人,纪淮就拱过去了。
  
  一直保持动作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
  纪淮身子僵着,慢吞吞的睁开眼,眼神一片清明,换做平时,肯定就不介意了,直接撒手翻身,摸出手机刷微博。
  
  今天则是内心想仰天长啸。
  
  纪淮不敢动,男人的清晨总有尴尬的瞬间,小兄弟抬头的那一刻,则是他行刑之日。
  
  要是抱着个美女还正常吧,但他抱着个谢嘉舟,这家伙还比他高。
  
  虽然是长得不错,但是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他可是男的,他自己也是男的。
  没关系,慢慢来,总能脱离的,反正谢嘉舟应该没那么早醒,毕竟昨晚折腾的很晚,所以他到时候去厕所搞两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嗯,就这样。
  纪淮抬起一只手,然后正打算把身体往另一边移去的时候,发现卡住了,腿被卡住了。
  
  妈的,这是什么糟糕的姿态。
  
  纪淮一只腿直接被谢嘉舟给夹住了,问题是谢嘉舟昨晚没穿长裤啊,他穿了短裤,肌肤相贴,温度节节攀升的感觉太明显了。
  
  感觉小兄弟快不行了,纪淮把头深深的埋在枕头里。
  
  他就不信了。 抽,出,来——
  
  厚重的窗帘挡住了外头的日光,室内依旧是昏暗一片,目光所到之处连家具的勾勒也模糊不清。
  
  纪淮在床上撑起上半身,手掌陷入床褥,正当用力时,忽然手肘关节抽筋似的一软,他整个人都掉在了床上,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纪淮原地不动怔然片刻,随后小心翼翼的看向谢嘉舟,只见他眉尖微蹙,似醒非醒。
  
  谢嘉舟动了一下,夹住纪淮的腿也跟着松动了,他正松了一口气,忽然间谢嘉舟翻身的方向似乎是朝他这边来的。
  
  对方一个九十度的翻身,纪淮他被压了。
  
  最要命的是谢嘉舟也跟着醒了。
  
  他比纪淮还懵,眼眸焦距涣散,虚虚的望着纪淮,却好像不是在看他。
  
  过了片刻,才慢慢地聚焦,逐渐形成一点。
  
  纪淮微闭着眼,半晌后睁开,清晨独特的慵懒嗓音低低的:“快起来,你压着我了。”
  
  刚说完后,纪淮浑身一僵,腰腹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硬的,这回严重到连肌肉也跟着紧绷起来,表情不可置信。
  
  谢嘉舟:“……”
  他双颊微红,讪讪的松开他:“我不是故意的。”
  
  纪淮尴尬的想在床上挖个地洞,他将头扭到谢嘉舟看不见的另一边,表情痛苦声音冷静:“没事。”
  反正他也一样。
  
  谢嘉舟回自己房间洗漱了,纪淮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赶紧去到洗手池,结果眼角觑见镜中的自己。
  
  头发跟鸡窝头似的,素日整齐的眉毛也跟着飞了,嘴唇又红又干,是上火的征兆,除了鼻子跟平时一样,其他跟整容了一样。
  
  这是他吗?
  这还是帅气的他吗?!
  
  直到后面换衣服时,纪淮还在怀疑自我,他以前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也跟男生一起睡过觉,这很正常,但是…………
  
  今早这么尴尬的事还真是第一次,为什么呢,他不会对男生感兴趣吧。
  纪淮很疑惑,也很不敢相信,因为他真的有点冲动了,这还是处男的第一次。
  
  纪淮对着落地镜中的自己,骂了一句:“……妈的。”
  
  夏枝叶昨晚去了纪家那边送礼,很晚才回来,所以今早也起不来,客厅里只剩下纪淮跟谢嘉舟。
  
  安静的餐桌上,只剩下咀嚼的细微声,还有杯口与牙齿的碰撞声。
  
  他们面对面的坐着,纪淮尽量避免眼神接触,但垂眸之际会看见谢嘉舟的手握杯子,不像那种电视剧或者小说那样的骨节分明白皙细嫩的手指,他手指不细但也不是很粗。
  
  看着挺有力的。
  跟长相不太相符,纪淮默默的想,然后收回视线,他觉得自己像个变态。
  
  “哥。”
  纪淮风轻云淡的抬起头,清冷道:“嗯?”
  
  “你今晚会回来吗?”谢嘉舟问。
  纪淮这才顾虑到今晚要不要在纪家过一夜的问题,他骨子里还留着纪家一半的血,不能完全分割。
  
  说到底他还是姓纪。
  “当然会啊,我认床,在那我睡不着。”
  
  谢嘉舟斟酌片刻,指腹细细摩挲杯面:“参加那些活动应该要喝酒,不如我去接你回来怎么样?你喝了酒不能驾车,我可以代劳。”
  
  纪淮将最后一口吐司吃完,喝了口牛奶,嘴唇上方还残留着牛奶渍,很小的一块,不仔细看还看不见。
  
  “纪家那边有司机的,谢嘉舟,你是不是想参加周年庆?”
  谢嘉舟愣住,随后摇摇头:“我没兴趣。”
  
  “那你这么关心做什么。”
  谢嘉舟很快的接住下一句:“我关心的又不是周年庆。”
  
  这回轮到纪淮愣住了。
  谢嘉舟眼神不避不掩,就在他准备开口之际,纪淮忽然阻止了他。
  
  “那什么,你过来接我吧。”
  
  空气凝固半晌,仿佛也把什么紧绷的线松了松。
  谢嘉舟唇角拉起一个弧度:“好。”
  
  纪淮很不想承认,刚才他有点怂了。
  他又不是白痴,谢嘉舟的眼神过于赤/裸,真让人害怕,这好像不是兄弟之间的眼神吧…………
  
  会不会是他对谢嘉舟太好了,他就产生误会了。
  
  等等,他不是喜欢陈琦吗?
  对对对,他喜欢姑娘的。
  
  自从一年前夏枝叶在他面前出柜了,他的世界观变成车祸现场,不是他眼界低,而是很难相信原来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当然也不是很反感,只是那会儿不太能接受刚家庭破碎就要重新接纳另一个人的存在。
  
  他豁达,不代表他没有心。
  
  所以此刻,这一秒,纪淮表示对谢嘉舟的怀疑,他会不会可能耳濡目染多了,也那啥了。
  
  “哥,哥?”
  纪淮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你在想什么?”谢嘉舟问。
  
  “我在想,今晚爷爷介绍的人,会不会是我喜欢的类型。”纪淮说完后,居然有种用力过猛的错觉。
  
  他正在虚晃的边缘伸出试探的小脚脚。
  
  红灯酒绿的城市夜晚,喧哗街景犹如天上繁星坠入人间,到处闪着稀碎的星光,纪家总集团的周年庆举办地点在某间私人庄园内,并不对外开放。
  
  各类媒体记者都被抗拒在外,做好了严格保密的精密程序。
  
  而且能来参加的也是非富即贵,除了广交结友外,更重要的大概就是这场的支线目的,大型相亲现场。
  
  纪淮不喜欢这样的场所,他参加过几次觉得贼累,感觉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所以这次来的时候,他决定以纪家长孙的身份出现一下,然后找个借口去房间休息会儿,拖着拖着就结束了。
  
  纪淮整理了一下着装,他好久没穿的这么正式,觉得拘谨的很,一点也不方便。
  
  “我是不是胖了,为什么半年前买的,我穿的这么紧。”车厢内,纪淮左摇右摆的,想试试衣服的松弛程度。
  
  谢嘉舟盯了会儿,半晌得出结论:“是有点紧身了。”
  
  纪淮气死了:“……”
  出门前不知道谢嘉舟发了什么疯,非要跟来。
  
  “到时候你就去东门那,直接上三楼。”纪淮递过去放在他掌心内,“这是房间钥匙,你等我就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