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大学很多人都不是处吗&美女坐老头身上自己动

更新时间:2020-10-15 11:14:33

 海潮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问着,许笠同样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回应着。
  
  “你说是小男孩儿还是小女孩儿?”

 文学

  
  海潮仰躺在许笠胸前,许笠两条手臂揽在海潮腰间,两只大手捂住海潮紧》致的小腹。
  
  “男孩儿。”
  
  “你怎么知道?”
  
  “曾医生说有虽然理论上有四分之一的概率是小女孩,不过从以前医院留下的案例来看,全都是小男孩儿。”
  
  其实这些情况医院本来是不可以告诉家属的,只不过由于海潮这种情况舒属实罕见,那些条条框框也就暂时被放在一边儿。
  
  “那你说儿子叫什么名字好?”
  
  海潮煞有其事的凝眉思索。
  
  “许三多!叫许三多好不好?”
  
  许笠:“……”
  
  还没等许笠发表意见,海潮自己就把自己推翻了。
  
  “我觉得许现好像很好一些,老公你说呢。”
  
  “好了,这种事不用着急,慢慢来就好,时间不早了,赶紧睡觉。”
  
  确实得把海潮放飞的小神经给收回来了,不然‘许素贞’就是海潮文化水平的上限了。
  
  “以后不许熬夜。”
  
  许笠末了补充一句,海潮讷讷没有回声。
  
  隔着被子一巴掌拍在海潮小屁股上,许笠冷下了声线,“听到没有。”
  
  “……哦。”
  
  果然——什么温柔都是骗人的。
  
  海潮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哈欠,说睡就睡过去了——没办法,怀孕的人都嗜睡。
  
  ……
  
  “核桃!”
  
  考虑到许子言还要上课,在外边玩了三天,当天晚上许子言就和闲乘月坐上了飞回Q市的飞机,自然是小武接的飞机,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许子言鞋子都没来的换下来,直直冲向核桃最为钟爱的小楼梯。
  
  “喵呜~”
  
  核桃果然瘫在那里,肥嘟嘟一大团。
  
  “核桃,有没有想我?”
  
  许子言谄媚的撕开一袋儿小鱼干儿,想要投喂核桃,只不过人家根本不领情,肥猫翻身,直接从半人高的楼梯上跃了下去,扭着小肥臀跑向坐在客厅里的闲乘月,用实际行动回答了许子言:Who are you?
  
  “喵呜~~”
  
  许子言颇为哀怨的走到客厅,果不其然核桃这个小舔猫就像闻到了猫薄荷一样,一脸‘幸福’的瘫倒在闲乘月脚下。
  
  “乘月,为什么核桃这么喜欢粘着你?”
  
  许子言实在有些费解,去玄关处换了鞋之后赤着脚坐到了沙发上,一头扎进了闲乘月怀里,使劲嗅着。
  
  好吧,确实很好闻。
  
  “不知道,”闲乘月缀了一口茶几上温度刚刚好的云雾茶,然后把被子递到许子言嘴边。
  
  “核桃是大一的时候樊星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还没有巴掌大,情况不是很好,费了好大功夫才救活它,那时候也没有想到他能长到这么肥。”
  
  闲乘月伸手摸摸了核桃肥嘟嘟的蓝脑袋,核桃眯着眼‘享受’的蹭着闲乘月的手臂,虽然一个轻跃跳上了沙发,靠在闲乘月大腿边,耍着‘猫猫小拳头’。
  
  “不知道为什么核桃似乎格外喜欢我,王子文他们嫉妒了很久。”
  
  许子言:其实他也有点儿……
  
  “许先生,是不是要准备搬家了?”
  
  “嗯?”
  
  闲乘月低头啃了许子言嫩滑的脸蛋儿一口,冰凉的镜片儿擦过脸颊,倏而一凉。
  
  “其实也没什么可搬的,就是一些衣服。”
  
  许子言说的也确实没错了,除了衣服,剩下的都是房东的,剩下的闲乘月这里都有,没有什么可搬的,他只把人带过来就好……
  
  “马上就要放寒假了,你有什么打算。”
  
  正偷摸儿摸核桃的许子言闻言眨眨眼,他能有什么安排?
  
  不过就是大大小小的聚会,和海潮四处闲逛,假期就过得七七八八了。
  
  “……额,还没想好。”
  
  “是压根儿没有考虑过吧。”闲乘月柔柔许子言黑黝黝的发顶。
  
  “正是该努力的年纪,怎么能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
  
  貌似有道理。
  
  貌似他好像被学长老公给训了……
  
  “哦。”
  
  许子言深刻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自从上了大学之后,除了上课之外,他还没有做过别的事儿……
  
  正想着是不是要读两本书,或者出去找个兼职磨炼一下,闲乘月在一旁悠悠开口。
  
  “所以,来我公司实习吧。” 许子言抬头瞅瞅一本正经的闲乘月,忽闪忽闪眨眨大眼睛,原来是在打这个主意……
  
  “那闲老板准备给我开多少薪水?”
  
  闲乘月猛地把人拦腰抱起,不理会哀怨的核桃,大步径直上楼。
  
  “最近公司财政紧张,作为家属,你必须要支持我工作。”
  
  鬼才信这种蹩脚的理由!
  
  许子言白洁的小腿晃晃荡荡,精致的眉眼皱起,“这样啊,那我考虑一下好了。”
  
  眼镜被落在茶几上,闲乘月狭长的眉眼微眯,打量着怀里的许子言。
  
  意思不言而喻 :你敢不愿意?
  
  被不甚温柔的扔到床上,许子言顺手牵住闲乘月细长的领带,把人拉到近前。
  
  “我想好了,既然闲总没钱,那就肉.偿吧……”
  
  而后的话语湮灭在纠缠的唇齿之中,被侵吞入腹。
  
  ……
  
  “许子言?”
  
  关喆进门就看到早早坐在座位上的许子言,有些小惊讶,这才三天就回来了?
  
  “早。”
  
  “怎么不多玩儿几天?我可是给你搞了半个月的‘病假’,那时候还想着没准儿不够用来着……”
  
  魏明涵跟着关喆坐在了许子言身边,从背包里掏出了还热气腾腾的小笼包。
  
  “不能荒废学业。”
  
  “(ˉ▽ ̄~) 切~~”
  
  关喆一口一个小笼包,塞得满嘴流油,很兴奋的对许子言说道,“看没看论坛?”
  
  果不其然看到许子言摇摇头,关喆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表情,立马打开了话匣子。
  
  “唐雪柔退学了,隔壁大学的那个什么阳也被举报在外面做鸭子,也一起退学了。”
  
  许子言还真对这件事无感,都是她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
  
  陆陆续续有过来上课的同学,三人扎成一小堆儿低声聊着天,不时传出一阵低笑声。
  
  “许子言,恭喜了。”
  
  李金峰依旧是那副熟悉的打扮,西服、皮鞋、小狗舔过一样油亮的头发,笑容憨态可掬的朝着许子言走了过来。
  
  虽然都是室友,可许子言还是和关喆他们比较熟悉一些,和李金峰的交集,十根手指都能数得过来,猜不透为什么他突然和自己熟络了起来。
  
  许子言浅笑着朝他点头致谢,静候下文。虽然接触不多,但对于李金峰这个人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最典型的功利主义者,无利不起早,眼里只有两种人;有利用价值的和可能有利用价值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凑到自己身边,许子言多少会猜到一些,多半儿是为了他家里那位吧。
  
  其实不光是许子言,关喆和魏明涵和李金峰也都不甚熟悉,毕竟追求不同,不是一个圈子的,硬堆在一起只能是尬聊了,完全没有和王小满他们在一起的熟稔感觉。
  
  终于,在李金峰第三次恭喜他新婚快乐之后,绕到了正题上。
  
  “那个子言,咱们学院一年一度的跨年晚会已经开始筹备了,你要不要准备个节目?”
  
  李金峰末了儿转头看向在一边吃饱喝足的关喆和魏明涵,“关喆和明涵也可以参加一下,机会很难的,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报名要表演节目。”
  
  “谢谢,我们没什么文艺细胞,帮不上什么忙,也就不给组织添乱了。”
  
  本来就是为了面子上好看捎带着问了一嘴,关喆和魏明涵不去正好,要是真的要插一腿,才真的是给他添麻烦了。
  
  “子言呢?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代表一下咱们学院出个节目,到时候学校的领导都会到场哦。”
  
  “不好意思啊,”许子言柔柔笑笑,温吞的说道。“元旦我想和家里人一起过。”
  
  魏明涵没忍住‘噗嗤’轻笑出声,暗戳戳白了李金峰一眼:这人是不是整天钻钻莹莹把自己脑子用坏了,人家可是新婚小夫夫,结婚之后的第一个重大节日,不在家里烛光晚餐,跑到露天大舞台去陪你们跨年?
  
  李金峰显然是料到了这种情况,沉吟一会儿之后还是继续劝说道,“子言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你也知道,这种活动一般主要针对的新生还有二年级的学生,等我们三年级之后就真的是没有机会了。”
  
  不等许子言回应,李金峰接着说道,“我还是觉得这个机会难得的很,你不用着急给我答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联系我。”
  
  楼梯拐角处依稀可见教授略显单薄的身影,李金峰语速极快的说完这一大串,丢给关喆一句“点名就靠你了”,在教授走进教室之前跑了出去……
  
  许子言:“……”
  
  他还真没什么考虑的,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
  
  &
  
  “李部长?脸怎么这么红?”
  
  当初的那个圆脸校园小记者见到李金峰迎面走来,停下脚步,从小包包里摸出一张浸染着浅香的纸巾。
  
  李金峰也不客气,直接接了过来,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李部长,刚刚海洋告诉我,他们今天只拉到了一千二的赞助。”
  
  李金峰凝眉点头,一千二,实在有些是杯水车薪。
  
  “李部长,我们要不要和会长报告一下,让别的部门一起帮忙拉一下赞助,毕竟二十五万不是个小数目,咱们忙了这么久也才只有不到两万块……”
  
  圆脸小记者同样很发愁,会长把元旦晚会筹集赞助的事情全都压在了他们宣传部身上,偏偏李金峰还以为这是他被重视的结果,大操大榄的答应了!
  
  他们从哪里去搞这么多钱?
  
  跑断腿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偏偏那个什么文艺部还巨讲究,搭一个临时舞台居然都要六万块!
  
  “人都打发出去了?”
  
  “能用的人都出去跑赞助了,那些大一的从会里开了假条,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外面。”
  
  圆脸小记者如是说道。
  
  “那就好,努力拉赞助吧,剩下的我想办法。”
  
  “部长你有什么办法?”
  
  圆脸小记者还真有些好奇,究竟是哪个冤大头会花这么多钱来买一个这么可有可无的一个宣传。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你怎么回来了?”
  
  李金峰皱眉,圆脸小记者略微有些心虚,不敢和他对视,别开了眸光。
  
  “今天我有点儿不舒服,所以……”
  
  果然,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拿生病做借口似乎是国人的本能……
  
  “克服一下,特殊时期,你要给新生做好榜样才行。”
  
  “……好,那我去忙了。”
  
  圆脸小记者小碎步消失在了教学路拐角,李金峰随手把浸满汗渍的纸巾扔到草坪里,想着怎么才能搞到剩下的赞助费。
  
  而他的目标而明显——正是最近正得‘盛宠’的许子言。
  
  只要把许子言拉进来,那他们的赞助费就有着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