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被开宫灌满怀孕H_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更新时间:2020-10-15 11:16:24

  许笠一言不发,钢筋一样的铁臂把海潮堵在门口,另一只手里还提溜着皮带。
  
  海潮是真的怕了,想把先前脑子抽掉的自己拍死,他清楚的记得,上次许笠是这副表情,还是读高中的时候。晚自习之后,三个醉醺醺的无业游民截住了一起回家的许子言和他,胡言乱语,想要动手动脚,海潮天不怕地不怕,你来我往三言两语就扭打在一起。
  
  正巧那天许笠大学没课,过来接他放学,保护幼崽的野兽似的把他和许子言死死护在身后,最后甚至还动了刀子。
  
  警察闻讯赶来的时候,那三个流氓没有一个是有意识的……
  
  眼前许笠的神色和记忆中那张青涩的脸如出一辙,甚至连眼神都分毫不差,海潮有些后悔了,他好像确实有些过分了,许笠那么在乎他,怎么能用这种

 文学

事情开玩笑呢……
  
  “我错了……”
  
  许笠依旧没有说话,海潮没有骨头一样倚靠在许笠身上。
  
  “不生气了好不好……”
  
  依旧没有回应。
  
  海潮踮起脚尖缓缓贴向许笠微抿的薄唇,讨好的亲吻着,温润的舌尖谄媚的描绘着他的唇线,只是始终被紧闭的牙关阻挡在外……
  
  海潮真的要哭了……
  
  哄不好了怎么办……
  
  不想挨打怎么办……
  
  海潮皱着眉头看着自家男人‘刚正不阿’,不为美色所动的坚定眼神,狠了狠心,一把扯掉了小睡裤,英雄就义一样趴在了鞋柜上。
  
  还算识趣。
  
  许笠唇角弯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不过瞬息间便被压了下去,握着皮带的手慢动作一样缓缓扬起……
  
  海潮浑身肌肉紧绷,神经随着身后衣料摩擦的细微声响高度集中,死死抓在鞋柜上的手背上的青筋根根鼓起……
  
  “等一下!”
  
  海潮精气神瞬间崩溃,满脸哀求的转头看着许笠,怂怂的祈求道,“不打行不行……”
  
  如果有尾巴的话,这时候怕是能晃动的绾出一朵花儿来。
  
  许笠挑眉。
  
  海潮蔫儿了,没出息的拉拉许笠温热的大手,“轻点好不好……”
  
  本来遍布寒霜宛若冰川的脸突然消融,许笠居然笑了!
  
  海潮顿时看到了希望,以为有门儿!正打算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好好讨好自家男人一番。只觉眼前闪过一丝残影,紧接着丰满的小翘臀倏而一紧,火辣辣的刺痛感顿时让海潮含了两大泡泪花……
  
  狗男人!!!!!
  
  许笠打定主意要给他个教训,下手自然重了些,海潮又自小娇生惯养,皮肉细嫩的很,这一下下去,立时红肿起来。
  
  海潮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趴在鞋柜上,目光呆滞的看着空洞的墙壁。
  
  许笠这个狗男人居然敢真的打他,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他明天就回家,不,现在就回家,就算许笠这个狗男人下跪求他,他也绝对不会留下来……
  
  呜呜呜~~~~疼……
  
  许笠好整以暇的看着蔫儿了的海潮,手里的皮带有一下没一下的甩在海潮撅起的小屁股上,只是听着吓人,着实没有用一丝力气。
  
  末了,海潮吸了一下鼻子,抹了一把泪花,狠狠瞪了一眼插兜站在他身后的许笠,弯腰提上了小睡裤,开门就往外扯。
  
  “你还有有理了?敢跑?信不信打折你的腿。”
  
  许笠不费吹灰之力的把人抓回来,架在腋下,一脚踢上木门,转身回了客厅。
  
  火辣辣的疼,海潮哪里受过这样的苦,至于许笠为什么收拾他全都忘了个干净,满脑子只记得这个狗男人居然真的打他,恨恨的把鼻涕眼泪全都抹在了许笠后背。
  
  “还哭?丢不丢人?”
  
  海潮和乖乖子许子言不一样,不是那种静态的美少年,没有那种中性的美感,是痞帅痞帅的那种爷们,就是青春期的少女们梦想中的那种小混混,尤其是左眉天生缺了一小块儿,浓密的眉毛被生生截断,一份为二,更是增添了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只是如今,痞帅痞帅的海潮,因为被打了屁股,正窝在许笠怀里抹着眼泪……
  
  虽然很可爱,不过莫名喜感,许笠压抑许久,最终还是抑制不住,轻笑起来。
  
  这一笑可算是捅了马蜂窝,海潮一个使劲儿吧许笠扑到,也不管是不是会滚落下沙发,骑在许笠身上,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拳头看似凶猛的往许笠身上怼。
  
  “狗男人!你还敢笑我!”
  
  “你真下得去手!”
  
  “禽兽!”
  
  “王八蛋!”
  
  ……
  
  许笠一概不还手,还小心的扶着海潮的细腰,仔细不让人摔下去,一直到海潮气喘吁吁,筋疲力尽,脑门子出了一层薄汗才罢休。
  
  “你给我长点记性,平时在家再怎么作妖都关系,你要是敢去外面给我胡搞,你看我敢不敢敲断你的腿。”
  
  许笠被海潮折腾的衣衫皱皱巴巴,头发也乱的鸡窝一样,手下紧了一下海潮紧致的腰身,末了又补了一句,“想想也不行。”
  
  海潮瞥了一眼被他坐在身下的许笠,重重冷哼一声,只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敢回嘴。
  
  人教育了,气儿也顺了,没想到调.教媳妇儿也是个体力活儿,明明刚刚撤完碗筷,许笠觉得他有些饿了,正准备让海潮先起来,忽然感觉坐在他小腹上的人倏而一僵。
  
  “老公,我肚子疼……”
  
  不应该是屁股痛吗?
  
  许笠以为他再说玩笑,心中觉得好笑,这个小东西长不大一样,总喜欢拿肚子痛做借口,只是没想到一转神的功夫,海潮脸色煞白,出了一脑门冷汗……许笠闯了两个红灯,用最快的速度把海潮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海潮情况似乎不是很好,小脸煞白,断眉紧紧皱在一起,在后座上蜷缩成虾米一样,十几分钟的时间,冷汗就已经浸湿了衣衫,好似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抱着海潮跑向医院,紧盯着护士迅速却丝毫不凌乱的把人推进急救室,许笠说不上来自己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静默的看着急诊室门口亮起的血色标志。
  
  他认识海潮多久了?
  
  久到他记忆有些模糊。
  
  好像从有记忆以来,一直就有一个小尾巴跟在他屁股后面形影不离。
  
  记忆里的海潮不管是哭的,还是笑的,亦或是作妖闹事的模样,无一例外都是鲜活的,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
  
  有一种让许笠感觉自己快要失去他的错觉。
  
  不敢想。
  
  许笠从兜里摸出一颗烟,点火的时候火苗微不可闻的颤动一瞬。
  
  “哎!不许在这里抽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路过的护士扯着大嗓门一声大喊,许笠还没来得及抽一口,只能掐灭掉。
  
  “真没素质。”
  
  胖护士赏给许笠一个大白眼,亲眼看着人把掐灭的烟扔进垃圾箱,这才放心的扭着水桶腰挤进人流。
  
  关心则乱。
  
  虽然面上看不出丝毫急切的表情,其实心底宛若油烹,火花四溅。
  
  在不知道许笠第几次凝视着急救室门口亮起的红灯的时候,急诊室的门忽然开了。
  
  许笠连忙迎上。
  
  出来的是一位年龄颇长的老者,和许笠父亲一般大的年纪。
  
  “你家属?”
  
  许笠连点头。
  
  “你放心,情况已经稳定住了,人睡过去了,不过还是建议住院观察几天。”
  
  大夫摘下口罩,缓声安慰许笠。
  
  “请问,我爱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突然晕倒。”
  
  这场病生的丝毫没有预兆,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许笠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好看的眉眼聚拢成峰,薄唇紧紧抿起。
  
  大夫和煦一笑,说道,“其实应该算是一件好事才对。”
  
  好事?
  
  许笠不解,眉头皱的更深,没有吭声,静等下文。
  
  “里面的小家伙怀孕了,估计已经十周左右了,你快要做爸爸了。”
  
  怀孕……
  
  做爸爸……
  
  海潮?
  
  许笠脑子‘嗡’的一声轰鸣,宛若开天,电闪雷鸣,火花四射,把他劈的外焦里嫩。
  
  这——不是在开玩笑?
  
  “年轻人不要激动,缓一缓再说。”
  
  大夫乐呵呵的看着许笠呆滞的反应,给了这个准爸爸充分的反应时间。
  
  其实不光是许笠震惊,刚才他们在急诊室里的表情也没有比许笠强到哪里去。
  
  毕竟这种概率的事件实在是太小了。
  
  “您——没开玩笑?”
  
  喉咙晦涩,许笠喑哑着嗓音不确定的向医生确认。
  
  “医生怎么会开玩笑呢,你确实要当爸爸了。”
  
  医生拍拍许笠肩膀,继而说到,“不过像里面小家伙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从业这么多年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你们要格外小心才行。”
  
  “怀孕会不会对他的健康造成影响。”
  
  医生还在为他感到高兴,许笠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迅速想到了下一层,反倒是医生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之后心里微微点头,对许笠多了一丝好感。
  
  “这个其实说不准,不过照我这么多年的经验,以及里面小家伙身体的情况来判断的话,前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到了后期的话,小家伙子宫壁膜相较于一般女性来说相对脆弱,可能会发生一些风险。”
  
  涉及到专业领域,医生尽量说一些许笠能够听懂的语言,来告诉他海潮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的建议是最好不要等到孩子足月,提前一个月,甚至一个半月娩出的话,依靠现在的科技水平,孩子的存活问题完全没有影响,母体的风险也会小很多。”
  
  许笠用心记下医生说的每一个字,最后干脆直接摸出手机,一字一句输入备忘录。
  
  “还有,平时的饮食最好克制一下,营养恰好够了就可以,过剩的话胎儿过大,母体负担同样会很重。”
  
  “年轻人平时要多克制一下,怀孕了就不能胡来了,里面小家伙情况特殊,怀孕期间你们最好分房睡……”
  
  许笠轻咳一声,稍微有些囧,想必医生应该是瞧见了海潮屁股上的痕迹,其实根本不是在说分房睡事情……
  
  不过许笠还是有些感激医生的,没有选择直接报警……
  
  许笠扒拉着医生前前后后问了一大通,事无巨细全都记在了备忘录里。
  
  “别问了小伙子,知道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忙活了一整天,又和许笠掰扯一大通,医生也有累了,“估计现在人已经在病房了,你去陪陪他吧,怀孕的人比较敏感,尤其是小家伙年纪又不大,很容易焦虑,爱人陪在身边的话情况会好很多。”
  
  许笠谢过医生,默默记住医生胸前的标识,“曾济慈”,准备日后好好感谢一番。
  
  &
  
  有些浓郁的消毒水味道,适应了之后便不再觉得突兀。
  
  考虑到海潮的特殊情况,医院特意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许笠轻手轻脚的走进病房里,白炽灯清冷的灯光小,海潮窝在病床上沉沉睡着。
  
  只是睡的不甚安稳,眉头轻轻皱起。
  
  许笠做到旁边椅子上,温热的大手缓缓抚平海潮眉心,俯身在海潮微凉的额头上落下几枚湿热的吻痕。
  
  大手缓缓探进被子里,爬上海潮依旧平坦的小腹,缓缓用掌心温暖着海潮有些微凉的腹部。
  
  虽然才两个多月,胎儿还是一团还未成形的精血,许笠依旧感觉到一股血脉相连的亲切感觉。
  
  这里面有孕育着一个小生命,流着他和海潮血脉的小生命。
  
  “……老公。”
  
  海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依旧有些蔫蔫儿的没精神。
  
  “我是不是得病了。”
  
  “没有,你身体好着呢。”
  
  “那就是你把我打成这样的。”
  
  许笠:其实这么说也没错吧……
  
  确实他把海潮‘打’成这样的——妖精打架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