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漂亮人妇交换系列小说

更新时间:2020-10-15 11:21:34

 他刚扶陈天然坐在床上,陈天然又一把将他甩开,声音略有些发抖,他下意识地赶紧把手机黑屏了:“这手机……你从哪来的?”
  
  夏溢:“这本来是陈天的手机。”
  
 

 文学

 “我问你手机是从哪来的?!”
  
  “陈天的手机,你问我从哪来的?”
  
  “……我!”小王八蛋还挺有逻辑的,陈天然一时语塞。
  
  脑残书坑他太深了。
  
  “别着急,先坐一会儿,要不躺一下吧,你脸色不太好。”夏溢说:“放心,照片我没给任何人看过。你舅赌钱的那个赌场我举报了,拍你照片的老板也进去了,没几年出不来。就算以后出来了也没了证据,这事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陈天然把手机攥在手里,好悬又把屏幕捏碎,心说果不其然,还是炼他一个人呢。
  
  ***
  
  一个小时后,脑CT室。
  
  陈天然换了衣服,夏溢陪他一起去做检查。
  
  他们进去的时候,正赶上贺马和鞠乐山出来,两人拿着自个儿的片子正比着呢。
  
  鞠乐山:“老马,你这脑子看起来比我小一圈吧得有。”
  
  贺马:“放P吧你,你会不会比啊!”说着他把鞠乐山的片子抢过来两片子摞在一块儿,大小立见。
  
  鞠乐山:“哈哈哈哈哈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两人一路走一路举着片子,好悬没跟陈天然撞一块儿了。
  
  “哎呦,你……夏总也来了!”鞠乐山看着陈天然和夏溢迎面走过来。
  
  两人都是笔挺的衬衫西裤,陈天然星目剑眉,夏溢俊美无俦,一起走近时,突然觉得就连简陋的医院走廊,都要被这二人的光彩照亮了。
  
  贺马嫌鞠乐山不会说话,回肘怼了他一下:“我们刚做完CT,还有胸透和血化验,确实好久没顾上体检了,谢谢夏总安排了。”
  
  夏溢点了点头。
  
  贺马拉着鞠乐山就走。
  
  陈天然回头:“这哥俩儿gay里gay气的?”
  
  “炒CP。”夏溢说。
  
  “啥玩意儿?”
  
  “捆绑营销,这是他们人设,工作需要。”
  
  陈天然一皱眉:“你怎么对你员工呢?”
  
  “又不是我。”夏溢低声道:“公司的经纪人定的,天梦旗下的小演员多了,不是我该管的事。”
  
  同为天梦小演员的陈天然摇了摇头,他其实顶看不惯夏溢这点,从小就是个冷性子,总觉得他多早晚得吃了没朋友的亏。
  
  “别带金属物品进去。”夏溢在旁边嘱咐道。
  
  “你老跟着我干嘛,该干嘛干嘛去!”陈天然有点烦他。
  
  “看着你做完。”夏溢坚持。
  
  陈天然皱眉,他心里正急切地,想要独自看完手机里的剧本,偏偏夏溢还赖在他身边儿了。
  
  没办法,把腰带解下来,连着手机,本想放在医生那儿,又一想,反正都这样了,就一股脑塞给夏溢了。
  
  他躺在移动床上的时候,夏溢就寸步不离地在旁边守着。
  
  弄得医生都有些奇怪了,回头看看夏溢,又带着意味深长地对陈天然微笑了一下。
  
  这下好了,陈天然想,他妈的现在全世界都知道自个人儿是小王蛋的小替身了。
   脑CT、脑电图检查、头部多普勒超声检查,陈天然做了个全乎,夏溢跟在后面帮他收着片子。
  
  “面包车找到了。”出来的时候,夏溢轻声对陈天然说:“剧组的车,有三辆一样的,那辆左车灯有点问题,还记得么?”
  
  “谁干的啊?”陈天然问。
  
  两人走在走廊上,都压着声音,神色都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好像聊着件普通事。
  
  “车里全都是叶仓的指纹。”夏溢说。
  
  “叶仓?”回想了一下,好悬没对上,叶仓一直话不多,又冷又稳的,陈天然有点想不通:“为了什么?”
  
  “不知道。”夏溢说:“还有许依依昨晚脚腕突然扭伤了,今天叫她也没来医院,其他人倒没什么。”
  
  明白了,小王八蛋这是借着体检把人都筛了一遍呢,又玩阴的,陈天然瞪了他一眼,有点念不懂他和朱茉的经了。
  
  “叶仓和许依依合同现在都在天梦。”夏溢又问:“朱茉找过你了?”
  
  “对啊,我怼了她两句。”陈天然突然觉得这个夏溢今天有点反常的废话多:“怎么,你想说什么?”
  
  夏溢摇了摇头,已经回了病房,他站定对陈天然笑了笑:“没有,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陈天然又起一身鸡皮疙瘩。
  
  夏溢低头看见陈天然床头桌上放着的庞飞飞带回来的零食和花:“以后少吃些高糖和有刺激性的东西,容易引发癫痫。”说着他也不跟陈天然打招呼,直接把他床头的东西收了起来。
  
  “……你才癫痫呢!”陈天然想了想又问夏溢:“那个朱茉好像有意是来试我会不会接老谭剩下的戏。你怎么想的?”
  
  “看你吧。”
  
  “我?我才懒得呢。”
  
  “那就不接,这戏先不拍了。”
  
  陈天然:“等老谭康复?”
  
  “停机不拍了,你不是要杀青了么,后面不想演就算了。”夏溢对陈天然说:“其实有些事,已经走到那一步了,再往下看不看得到结局,区别都不大。”
  
  听不懂他说什么玩意呢,陈天然皱眉:“这破电视剧你投了几个亿来着,说不拍就不拍了?”
  
  “也没什么,几天的流水,开始也不过就是想拍着看看。”夏溢说。
  
  “你是说这一大堆人忙活一个多月,就供你看着玩了?”
  
  “对,我其实就是想花几个亿看着玩玩,怎么了?”夏溢坦然道:“这事就算放在陈天在的时候,他也不会说我什么。”
  
  陈天然突然有点语塞。
  
  败家玩意儿,把他给惯的!
  
  ***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却草草收场了,那期综艺的后半截也没能录完。
  
  只有《奋斗年代》剧组还都滞留在老村里。
  
  是庞飞飞开车带陈天然回去,夏溢本来要陈天然坐他的车,被陈天然给骂回去了。
  
  陈天然坐在庞飞飞的车上,一路遮遮掩掩地看手机里的那本脑残小说。
  
  这次的剧本跟他想的,太不一样了。
  
  庞飞飞一路在陈天然耳边嘚嘚嘚的,十句里面,陈天然偶尔能听见个一句半句的:“哎呦,夏总这公关危机的水平啊!你说说这么大的事儿,愣被他给压下去了。剧组人这么多,都没人在网上乱说,朱茉那边儿也没动静,真奇了怪了!”
  
  “怎么没人说啊,你不是第一个发微博就说了么?”
  
  庞飞飞脸一红:“我发的你那个病房照啊,被洛伽诚转了一次,剧组官微又转了一次,真没想到,我也能有被顶上热搜榜一的这一天!”
  
  陈天然心不在焉地点头:“是么,那你要火了?”
  
  “快别这么说了,我心里更没底儿了!开始尽想着压洛伽诚了,现在谁都没说话,咱们先跳了出来,会不会给你招黑啊,万一要是有黑子喷上你怎么办啊!”
  
  “喷我什么?”
  
  庞飞飞想了想:“其他都小意思,但我怎么想怎么觉着,谭俊天这次的车祸这么蹊跷呢,怕不会有人喷你是为了抢他的戏所以才……?”
  
  “我去,你们娱乐圈没事儿都吃饱了撑的吧,怎么都这么阴暗呢。”陈天然一皱眉:“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别说,小胖还真是跟朱茉想到一块儿去了。
  
  陈天然突然多了个心眼儿:“对了,这个朱茉到底什么来头啊,我怎么觉得里外里透着不对劲儿呢。她老公呢?儿子都那样了,怎么没见着她老公啊?”
  
  庞飞飞眨了眨眼睛:“怎么,夏总没跟你说啊?”
  
  “说什么?”
  
  “夏总把手机都送给你了,这个还没跟你说?”小胖还卖起官司来了。
  
  陈天然悻悻地把手机给揣兜了:“到底什么,你跟我说啊。”
  
  庞飞飞一笑:“都说陈总有钱,天天你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么!”
  
  “我……”陈天然赶紧摇头:“不知道啊,陈天有多少钱?”
  
  庞飞飞:“几十个矿、十来个厂、还有房产啊、股票啊、更别说投资了,多少个互联网公司啊都有陈天的原始股呢。陈总到底有多少钱啊,天知道!”
  
  陈天然看了看车窗外的蓝天。
  
  “不过啊,天天你知道陈总的钱现在都去哪儿了么?”
  
  “这个听说了,一半在公益基金,一半在家族信托。怎么了,这跟朱茉有什么关系?”
  
  小胖官司卖够了,这才压低了声音:“朱茉老公,新加坡人,叫Beck·朱!”
  
  “贝壳珠什么玩意?”陈天然突然反应过来了:“卧槽,朱贝克啊!”
  
  “怎么?你知道?”
  
  逗老子呢吧,陈天然一下有点懵了。
  
  庞飞飞点头:“朱贝克安泰信托中国大陆区总经理,陈总留下那一半的遗产啊,现在都归他们公司管着呢,你说朱茉厉不厉害。”
  
  陈天然点了点头。
  
  真是山水轮流转啊,自个儿下的一步好棋,可算是把夏溢给套住了。
  
  当初把遗产留给信托公司本来是为了帮夏溢攒家底儿的,这个朱贝克陈天打过几次交道,稳妥又精明,之前也是反复调查过安泰信托的背景,觉得靠谱才留了遗嘱,不过也没听说他有这么个老婆啊。
  
  又是脑残书的瞎设定!
  
  陈天然有点无语,自己在天梦文化里还有30%的原始股,现在都压在安泰信托手里了。
  
  这下好了,朱茉他们两口子不会就是终极反派吧?
  
  陈天然下意识地又打开手机,打算仔细检查一下是不是把书里的反派线给漏了。  
  
  手机背上的青龙白虎一闪,引得庞飞飞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怎么了?天天你这一路上都忙着看什么呢?”
  
  陈天然打个激灵,他连忙把手机屏给捂了,不能轻易在别人面前看剧本!陈天然想,毕竟在他们眼里,屏幕上都只是自己的果照!
  
  万一被谁发现自己竟长达数个小时地连续欣赏着自己的果照……
  
  也太猥琐了! 
  
  庞飞飞看着陈天然捂手机的样子摇了摇头,心说也陈天然不知看什么小说呢这么入迷!
  
  想了想又说:“要说夏总啊,哪儿都好,就是这个选手机的品味啊……哎呀,还真挺煤二代的哈!”
  
  “知道什么啊。”陈天然有点悻悻地将手机在手里掉了个儿:“青龙白虎掌四方,朱雀玄武顺阴阳。这里面讲究大着呢。”
  
  知道了朱贝克的事儿,陈天然突然有些担心起来,他下意识地用袖口擦了擦自个儿的手机。
  
  那镂雕的青龙白虎还想当年一样亮着。
  
  这是个老瞎子说过的讲究,能压胜辟邪,陈天当年信了,这才把青龙白虎刻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当初夏溢生病的时候,陈天整了一对怪力乱神的东西在家里跨洋做法,只因为或许能对夏溢的病情有帮助。 
  
  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吧,不知道自个儿是咋想的来着。
  
  都说陈天有钱,说他顺风顺水,却没什么人知道,他一辈子最难的时候,就是夏溢生病的那几个月。
  
  那时候他被剧本压得,气儿都快喘不上来了。
  
  ……
  
  陈天在夏溢生病的时候消失了近一个月,回国之后发现,当时手底下的矿已被关了一半还多。国家要求行业整顿,大小煤矿都得重头再来一遍。省里好多煤老板,闻到风声的,都赶在之前把自个儿的矿出手了。
  
  陈天没有,一半是顾及着厂里的工人,一半是怕再打乱了主线。
  
  其实早在几年之前,他就在为那个剧情点做准备了,手上攒了房产和实业,还赶在互联网行业初生的时候,跟着搅和了一把“百团大战”。陈天以为自己步步为营,本以为能顺利度过那次危机,没成想绊在了夏溢这边儿。
  
  在陈天消失的那一个月里,满天集团股票暴跌,他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山水轮流转,就要轮到股东们绑着雷-管来炸他的家了。
  
  “没移民,没转移资产,老子就是死也死在国内了,谁爱吃美国佬的老牛肉啊!”
  
  陈天把围堵他的人扒拉开:“信得过我的,就留下一起熬过这段儿。信不过我的,该结工资的去结工资,该抛股票的去卖股票,回头大街上再碰见,别忘了也同道过一场。”
  
  “不是信不过你陈总,上个月封厂的时候你干嘛去了,怎么有人说你在美国买了农场还有置了房呢?”
  
  陈天就没说话了。
  
  他记得自个儿还跟夏溢吹过,说谁知道了他生病的事儿,自己就弄死谁的,这要说出来该弄死的人好像有点太多了。
  
  尤其是现在,乌泱泱的工人股东挤了一屋子,都是反过来想弄死他的。
  
  陈天知道没法跟他们解释了。
  
  他那天就坐在办公室里,送走了一波一波的曾经的兄弟。
  
  信用这种东西,一旦失去了,很难找补回来,也不是靠嘴说的。
  
  陈天打那天起吃住在了厂里,带着剩下不到一半的工人,按国家要求重整厂矿。
  
  一天盯十六个小时,他连着接早晚两班。
  
  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要抱着手机,给夏溢打跨洋视频。
  
  隔着半个地球,有十二个小时的时差,黑白颠倒,他要躺下的时候,夏溢才要起来。
  
  王茂生将医生护士都请到了家里,他们每天负责喂饭喂药,做认知治疗,帮着伸胳膊拽腿儿的。
  
  陈天在视频里看着,看哪哪儿不对,越看越来气,急地伸不上手,只能在视频里大吼大叫。
  
  “喂喂喂,慢着点儿,他上一口还没咽进去呢,你他妈没长眼睛啊!”
  
  王茂生一开始还帮着翻译几句,过了几天见怪不怪,就任由陈天嚷嚷去了,反正美国护士也听不懂他说话。又过了几天嫌吵,干脆就把视频电话给静音了。
  
  陈天每天在视频里张着嘴无能狂怒,夏溢躺床上一个字儿都没听见。
  
  只是有的时候,会把头慢慢地偏过来,盯着远远的屏幕,遥遥地看着陈天。
  
  这时候陈天就会安静下来,他跟夏溢对视着,什么都不说,一看就是一个白天,或者一个晚上。
  
  他们两个都束手无策,只能遥望这自己无望的爱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