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你家老公是怎么上你的 千金沦为性奴被虐

更新时间:2020-10-15 11:22:25

  话说的有点浮夸,陈天然听着却还挺顺耳的,这才像句人话呢。心里这么想着,脸上却又装做不在意:“你怎么来了?”

    “都来了,飞翔、贺马和乐山他们晚上正凑导演那儿玩狼人杀呢,一听见电话就都跟出来救援了,我是天亮才知道的,就赶紧跟过来了,刚去看过谭老师。”

    “哦。”听懂了,都围谭俊天去了。

    庞飞飞赶紧说:“哎呀,大家是想来看你的,天天,夏总昨晚一直拦着不让,说不许打扰你休息!”

    洛伽诚:“夏总对你真好天然,我也想有这样的老板。”

    陈天然有点起鸡皮疙瘩,他问洛伽诚:“昨晚上没去玩狼人杀的,除了你,还有谁啊?”

    洛伽诚:“挺多的吧,他们那边儿也就聚了不到十个人,剩下都在自己屋呢。”

    陈天然就没再问了,看夏溢和朱茉的意思,都想把这事儿往下压呢,没人打算翻到明面儿上追查,他才懒得管那么多呢。

    洛伽诚倒是脸一红,压低声音跟陈天然使了颜色:“对了天然,你知道么,昨晚上我没去跟他们玩是因为……她答应我了!”

    “谁?”

    洛伽诚突然不好意思了,好像是觉得别人还躺在医院里呢,自个儿为自己的事儿窃喜有点不太好。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进陈天然房间的时候,周围就有种轻松感,本来医院挺压抑的环境,陈天然穿一身病号服却跟住酒店似的,说话也没什么忌讳和顾虑,他忍不住就和陈天然分享了自己的喜悦,还眨了眨眼。

    “哦!”陈天然想起来了,缪斯的事儿!他抬头问庞飞飞:“是么,那你俩这是……”冰释前嫌、一拍即合了?

    哪知道庞飞飞皱着眉头,连连使眼色摇头。

    陈天然这次反应还挺快,他赶紧把后半截话给吞了。

    “我、我俩?”洛伽诚被他说愣了,他去看了看庞飞飞。

    陈天然一抬手腕:“我是说,你俩谁去给我叫护士拔输液管儿啊,这是没水儿了吧?”

    一旁的吊瓶已经空了。

    洛伽诚赶紧:“我去我去!你快调调流速,别倒吸了!”

    他前脚一走,陈天然后脚就自己把手背上的针头给拽了。

 文学

    庞飞飞看得眼皮一跳:“哎呀天天,疼不疼啊!”

    “我衣服呢?”陈天然问:“换衣服回吧,这给我挂的什么玩意啊。”

    “应该是拿去洗了吧,昨晚你癫痫的时候吐了一身,都是夏总给你换的!”

    “……我?”陈天然噎了一下:“……谁癫痫了啊?!”

    “还逞强呢!你是不最近都没吃药啊!”

    陈天然这毛病是从他妈那儿遗传下来的,小时候就犯过,后来治好了,选秀的时候太紧张又犯了一次,再后来就一直断断续续的,之前说不台词儿也大半是因为这个毛病。

    这见鬼的设定,陈天然多少有点难为情,反问庞飞飞:“你真答应做他缪斯了?”

    “呸!”庞飞飞翻了个小白眼:“这个洛白花花花心思还挺多!你说说刚才为什么抢着跟我拍照片啊?他会不会是准备抢先发到微博上,充当自己的功劳啊,那我可得赶在他前面发啊。这次你受了这么大罪,可不能被别人抢了风头!”

    陈天然有点无语:“你们到底怎么聊的?他还不知道你谁呢吧?”

    庞飞飞拿出手机,一边编着微博,一边说:“那当然了,防人之心不可无,谁知道他安什么心呢。”

    “小洛还不错。”陈天然说:“他是真会唱你歌儿。”

    庞飞飞噘着嘴,他刚拍了一张陈天然的侧脸,习惯性地放进了美图软件里,开了个十级瘦脸:“你也太单纯了天天,像洛白花这种纨绔啊,这就是仗着自己有名有势的,想要泡小网红呢,先给你画个饼,说什么来拍MV吧~然后就把你当驴吊着了,以为我是第一天混娱乐圈啊!”

    嗯。陈天然点了点头,随即想想又觉得不对:“那他万一要真喜欢你呢?”

    “呸!”庞飞飞已经麻利地把陈天然的照片P好导进微博了:“他顶天了就是馋我的身子,还是P过的那种!呵,男人,谁不知道谁啊!”

    陈天然:“你要真看他不顺眼,直接顶回去不就完了,吊着他干嘛啊?”

    “那可不一样,吊着他,我不光可以收集罪证,还能等着看洛白花的笑话呢。这么大的乐呵,逮着了还不得好好玩玩?像他们这些有钱有势的,社会惯的他们,真以为自己抬抬手所有人都陪他们玩了,我倒要他试试到头来谁玩得了谁!”

    陈天然头上突然叮咚一声,他现在越听小胖说话越觉得有道理了。

    不多久,洛伽诚就带大夫回来了,后面还跟进来个夏溢。

    “你还敢自个儿拔输液管呢?”大夫奇道。

    “没事儿啊,跟睡一觉似的。”

    “你这觉睡得吓死人了,癫痫的没少见,你这样还真是第一次,这边还说着话呢,掉头说抽就抽过去了,连个过渡期都没有。之前有没有做过脑CT啊?”

    “不爱拍照片。”陈天然悻悻说。

    没事儿给脑子拍照片,是个什么好事儿么,好像真的能看出个所以然似的。上本书里,王茂生倒是做了一辈子的脑研究,最后也没见他研究出个所以然了。

    人脑子长得就跟个核桃仁似的,复杂着呢,陈天然想,人类对自个儿脑子的了解太少了。

    “你啊,你不要讳疾忌医!”这大夫说话的样子也有点像王茂生。

    王茂生好像也这么数落过自己。

    ……

    那是在陈天反应过来不对,又把夏溢带回去的时候。

    当他被夏溢压在枕头底下,想的还是,这是剧情给他示威呢。被闷住的时候,陈天发现自己也没多怕死,他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死夏溢手里。

    万一以后夏溢醒了,再想起来,怕他转不过这个弯来,陈天觉得夏溢一定不是故意的。

    他在枕头底下挣了两下,然后就不动了。

    “放开!”陈天对夏溢说,声音也是被严严实实的闷着,但他知道夏溢能听到:“放手啊!”

    陈天又说了一遍,就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渐渐松了。

    他把夏溢给推开了,房间里还是黑的。

    咳嗽了两声,从床上翻下来,走到外面扶着沙发坐下喘气。

    刚才窒息的时候,有那么一会儿,好像灵魂飘到天上去了,他好像是飘在空中看着的,夏溢压在他身上,想要闷死自己的时候,眼眶里憋的全是流不出来的眼泪。

    他突然觉得有点束手无策了。

    卧室里突然砰地一声,陈天再冲进去,白色窗帘飞动,玻璃碎了一地。夏溢用凳子把窗户砸了,他光着脚走在地上,一点一点往窗户的方向走着。

    陈天是搂着腰把他抱回来的。

    自己的治疗方案失败了。

    他们又回了王茂生家,这次给夏溢请了更专业的医生。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坐在车后座上,中间隔着一截距离,陈天再也没有和夏溢谈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但两个人其实谁都没有忘记。

    夏溢缩着手坐了一路,好像不敢去看他,陈天看不下去了,就去拉他的手,关节特别硬,揉了半天才把他手拉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然后又去搂肩膀,把他的头掰过来,靠在自己的身上。

    “没关系。”掰开夏溢的手心,陈天一笔一划地写着,重复写了一路,想把那些字都写进他的心里。

    一直写到夏溢的指间轻轻地动了。陈天赶紧把自己的手垫在下面。

    “世界是假的,你是真的。”那几个字,夏溢一点一点,写了一个多小时。

    “你也是真的。”陈天趴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你在哥心里,一直都是真的。”

    等他们到了地方,把夏溢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一直保持着在车里靠在陈天肩膀上时的样子,头歪着,掰都掰不回来。

    有点滑稽,陈天突然就乐了,再抬头一看,可没人跟他乐,所有人都瞅着他皱着眉摇头。

    “你这就是讳疾忌医!”王茂生就这么指着鼻子数落他。

    “那你们来医他吧。”陈天说:“能医好就行,让我干什么都行。”

    陈天说完就走了,他把夏溢留在了王茂生家,然后回国去处理公司里的烂摊子。

    这是他跟剧本做的交易,陈天在机场的时候想,如果把夏溢治好的话,那他就决定永远都不再说爱他了。

    夏溢走进病房的时候手里还拎个纸袋,他对陈天然说:“去做个检查,给你安排好了。”

    “不去。”陈天然想都没想。

    “公司的艺人都体检,从你开始第一个,贺马、鞠乐山还有剧组所有工作人员,今天都去做。”

    呵,又跟他玩起霸道总裁了。

    “就不做,解约!没钱,告我去吧!”

    就这么点套路,早就被他看透了,陈天然在心里冷笑。

    “哎呀,还有我我我!”庞飞飞旁边举手:“我也是公司的艺人,要不我先去做一个,天天你别害怕啊!”

    陈天然瞪了他一眼,他发现小胖绝对是个立场不坚定的盟友,夏溢还没给他灌辣椒水儿呢,一发糖衣炮弹就给他策反了。

    “夏总啊,你们先聊,走,大夫,咱做检查去!”庞飞飞把大夫拉走了,一边走一边还跟陈天然挤眉弄眼地使眼色。

    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人,夏溢才把自己刚才的霸道总裁沙雕气收敛了一点儿。

    他把自己手里的纸袋递给了陈天然,打开一看是套新衣服,有点像之前陈天穿的衣服。

    西裤和衬衫,样子还挺讲究的,夏溢之前就老给他买衣服,有意把他往年轻里打扮。

    从上初中开始,他就给夏溢每个月规定了指标,刷不到多少多少万还有惩罚,惩罚就是下个月必须再多刷一倍的零花钱。

    夏溢开始会用那些钱给陈天买衣服、手表、后来就是车和艺术品,小王八蛋是比他会花钱,最后把陈天给给捯饬的,走大街上不张嘴别人还真不知道他是个煤老板。

    以至于陈天然现在看了那衣服脑子里马上跳出了一句话:

    【您好,您的替身装备已到齐,替身之旅即将正式开始!】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刚想把纸袋子给他扔回去,再一抖索,把自个儿手机给抖出来了。

    “这是你想要的。”夏溢对他说。

    陈天翻过来自己的手机,上面的左青龙右白虎还是原来的样子。他把手机打开,划到了在桌面上的那个脑残文档——《霸道夏总裁和他的替身小情郎们》。

    是时候摊牌了,陈天然想,

    他把手机直接怼到了夏溢面前。

    倒要听听这个假夏溢对脑残剧本的想法,如果他已经看过了最终的结局,那是不这一个多月一直都在溜自个儿玩呢。

    庞飞飞说的真对,不就是个替身么,还指不定谁玩谁呢。

    夏溢低头看了一眼:“我知道你想要这个。”

    “你看完了?”

    “看完了。”

    “你觉着怎么样啊?”

    “我说过了,没有那么像。”

    “谁他妈问你像不像了,我问你觉得怎么样!”

    真要结婚的话,就地扇死他好了。

    陈天然把手机翻过来,书签还停留自己之前要看《永生永世的婚礼》那一章。

    夏溢垂着眼睛,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一会儿。

    “一般。”夏溢认真地说:“不算、很大。”

    说什么玩意呢?

    陈天然把手机拿回来自个儿看了一眼:“夏溢在陈天然的无名指上戴上了一个五百二十克拉的大钻戒,然后……”

    “谁问你这个了!”陈天然气道:“我问的是整个儿!你整体什么看法!”

    说着他又翻了一下,直接跳到了最终章——《婚后的幸福生活》。

    夏溢低下头,又看了一遍。

    陈天然:“说重点!”

    夏溢在思考着。

    “我不喜欢。”

    “废话!你当我喜欢啊!”陈天然突然有点后悔,脑残就是脑残,他心想,是不太高估这个夏溢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意识到剧本的力量和现在问题的严重性。

    “我不喜欢男人的屁-股这样对着我。”夏溢特别认真地对陈天然说:“你这样一点都不像他了。”

    ??????

    “……说、说什么呢你?”陈天然又把手机抽回来看了一眼,他之前看这章的时候明明好像没有这么黄的情节吧。

    “你看见什么了?”陈天然又确认了一遍,然后莫名其妙地问。

    “你的照片,压在赌场的,我不是有意存的,只是忘了删。”夏溢问他:“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

    “……我!”陈天然脑子嗡了一下:“你说这是什么?再说一遍!”

    手机屏幕上的那本小说,记载着他们命运的剧本,夏溢管这叫什么?!

    是不是脑袋残了,带着眼神也不好使了?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的。”夏溢看着陈天然的眼睛:“这种东西,我确实不喜欢。”

    陈天然懵了。

    难道夏溢看不见这本小说?

    难道他看见的一直是自己的果照??

    陈天然举着手机,愣在了当场。

    这算什么世界观?!

    还有……夏溢刚说什么……什么不算很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