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莹莹之欲求上下全集_武林美妇放荡销魂

更新时间:2020-10-15 11:23:13

无需尤家骏的提示,他的直觉也判断出这位杨哥的与众不同,可惜他没听过杨哥这个人的光辉事迹,更不知有他这样的车手存在。

    难道是某些低调的教练?

    杨哥的话不多,他简略跟周醒打个照面,便不再开口。

    来到赛车场,不比赛是不大可能的,十几人分布好位置,灯号绿灯一亮,十几道声浪纵横交聚,贯彻廖阔天际。

    一号弯道,二号弯道……

    瞄准角度,控制速度,伏低,起车,过弯道时超前一位,直行向前,略过几位,每一弯道,周醒都十分出色地完成,他把握的力度平稳,看的位置精准,出现摔车的概率比平常人要低得低。

    上了赛车道一切皆有可能发生,一个小小的失误,会导致你连人带车着地,冲击力可以想象到,而摔的严重程度看运气。

    即便是百分之一的概率,非正规比赛,他们也全装武备,避免那百分之一的意外,谁都知道生命是脆弱的,没有第二次。

    势如破竹般向前飞驰,周醒发现一圈下来,他有一个人没超——便是尤家骏口中的杨哥。

    镜片后,周醒眯了眯眼,他心知不可操之过急,身后还有几位虎视眈眈的车手,他们随时会抓住机会超过他遥遥领先。

    这次的车手,比之前的要强太多了,竞争力度增长,周醒心中沸腾至极。

 文学

    前面是六号弯道,周醒绷紧浑身神经,再次完美过弯,只可惜,后面有两名车手趁此机会,略到他前方去。

    一下子,周醒从第二掉到第四。

    完美的过弯也并不代表安全,任何可能都会发生。

    周醒心态平稳,唯一裸露在外的脖子持续接受朔风洗礼,寒意似乎借助此媒介发轫入侵破坏恒温,他没有哆嗦,丝毫不在意那些外力。

    八号弯道,周醒重新回到第二名,他没因此而感到窃喜和饶幸,在比赛当中,直到最后一秒,都不能掉以轻心。

    之后,周醒已然远远甩掉大半部分车手,仅剩一名车手紧随其后,前方的第一名不算望尘莫及,倒是离他很近——属于一种特容易超越。

    就是这么容易的距离,周醒,他们所有人。不论怎样都无法超越他,像是被当成狗一样在溜。

    周醒不怀疑,他认为那个人就是拿他们当狗溜,特别是他。

    真是操了。

    毋庸置疑,杨哥是第一名。

    一结束这对局,车手们纷纷开始谈论方才的赛事。

    话题最多的是杨哥,其次是新星的周醒。

    周醒最后取了第三名的成绩,他不恼,不气急败坏,很平和地与其他车手交流着。

    众星捧月的杨哥朝周醒走来,目光打量着他:“车开得不错。”

    周醒笑:“还差远了。”

    第二名插嘴:“你别谦虚,我都险些搞不定你,我都开了五年的车了。”

    十几岁的年纪,稚嫩且成熟,俨然的过渡阶段。

    周醒上挑的弧度不变:“我也有三四年了。”

    有车手讶异:“未成年的时候就有意识地训练自己了?”

    周醒只道:“那倒没有。”

    “你成年了,怎么不去参加一些赛事?”杨哥问他。

    摩托车比赛除了占大部分的车队比赛,也有小部分单人赛,运气好的话,说不准会在那里遇见前来物色资质优秀的车手的车队。

    尤家骏挺会助人为乐:“人家小朋友的小爱好而已,参加什么赛事呢?”

    这话是当时尤家骏问周醒考不考虑当赛车手时,他随便回答的其中一点。

    老实说,如今他倒真没想过去参加什么赛事,长时间的沉淀,他学会了隐忍最真实的想法,连他都没发觉到异样。

    杨哥没做什么动作,他就用眼睛注视周醒:“是吗?那太可惜了。”

    周醒唇角笑意仍在,他没正面回应这些问题,好似默认了尤家骏的说法,又好似无形地否认了。

    休整片刻,赛道再次充斥声浪。

    今日之聚,明日各奔东西,全当是年尾最后的放纵精彩。

    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圈,天际灰压压下来,一群疯狂的爱好者这才适可而止,坐在休息区,歇口气。

    5:50分,爱好者们动身去订好的餐厅,马路上,能看见浩浩荡荡的机车经过,场面竟有些壮观,引得人频频回头。

    头盔里的凹槽精确卡入蓝牙耳机,亮蓝色一闪一闪,郁觉的声音泠泠,像清冽泉水般沁着鼓膜,舒适又微凉。

    “现在去哪?”

    周醒:“吃饭呗,听他们说,是去吃烤全羊。”

    郁觉说:“晚点我去接你。”

    周醒笑:“都开着车,不喝酒。”

    言外之意,又不喝酒,哪用你接?

    郁觉:“不喝酒,我也去接你。”

    周醒明白了,眼里闪过狡黠的光:“你理解能力这么差?我的意思是不喝酒,我自己开车回家,不用你接。”

    那边沉默了,周醒笑得极痞,静等郁觉的破冰。

    “周醒。”岑寂并未维持很久,郁觉一向清冷语气有些严肃,“我们多久没见面了?”

    周醒认真算了一下:“嗯…一个多星期吧。”

    差不多要两个星期了。

    郁觉说:“我们该见面了。”

    周醒无声的笑渐变为有声:“行,我晚点叫你。”

    开了十几分钟的路程,一群人才抵达目的地。

    说是烤全羊倒也真是烤全羊,烧烤架上摆着一只被烤得外焦里嫩的羊,正在滋滋冒油,香味扑鼻。

    用餐时长于一个多小时,席间,周醒起身去洗手间。

    来店里吃饭的人,一桌最少也七八个人,出于人多,店面积也不小,路线曲绕,周醒走了两分钟。

    净手的水细而密,因急湍迸出细腻水泡,透凉至极。

    周醒抽了纸张擦手,余光从镜子里瞥见杨哥踱步而来,他打了声招呼。

    杨哥说:“你等我上完一起走。”

    周醒无所谓,便答应下来。

    他速度算快,洗完手后,对周醒说:“走吧。”

    “听小尤说,你是高二学生。”杨哥先挑开话题,“学业很忙吧?”

    周醒如实:“不算忙吧,高三就忙了。”

    可能其他学生觉得高二匆忙,但他却觉得还好,可接受范围。

    “那的确学业为重。”

    杨哥从口袋摸出一包烟,叼根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灼烁的橙光明灭不定:“小刘之前参加过一些赛事,后面因为事故,他退役了。”

    忽明忽暗的烟头照不到他的脸,自然不显得他晦暗莫测,他吐出烟圈,夹着云雾的嘴喟叹:“也是可惜。”

    小刘便是那个第二名。

    “是可惜。”周醒由心发言,但他也是真的不喜欢弯弯绕绕:“您想说什么可以直说。”

    杨哥看了他一眼,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小尤说你很有天赋,的确如此,我希望你能参加赛事。”

    周醒唇角弧度下滑的细节微乎其微:“我不认为我有天赋,这只是我日积月累换来的经验,至于赛事,我现在没那个想法。”

    “我知道,我仅是把我想说的转告给你。”杨哥的心情似乎更愉悦了,他自如解锁手机,鹰眼仍然泛着锐利的光芒,“加个联系方式怎么样?之后有意向参加,可以联系我。”

    周醒没有立即做是与否的决定,反倒挑眉,含笑问:“我想知道您是做什么的?”

    杨哥笑了两声,说:“以前是赛车手,现在转到幕后当教练,我是赛车手的时候,你还很小,名气不比那些顶尖的,你大约没听过。”

    周醒没进一步询问他管控哪个车队,详尽的,他现在不该过于逾矩。

    他们并非何其亲密,一见如故的人,在没有建立特定关系下,把控好距离,是对双方最好的相处方式。

    周醒扫了杨哥的二维码,发送好友申请,挥着手机,亮开屏幕给他观看,白芒之下扬眉道:“那么之后再联系。”

    话音刚落,他展示出去的手机弹出一个视频邀请。

    周醒反转将屏幕对向自己,看见拨打者是谁后,上挑的嘴角泛起尤为明显的笑意。

    杨哥自然瞧见拨打者的姓名,是个男生,他心里猜两人的关系方向往好朋友进展。

    不过,好朋友而已,他认为周醒有点开心过头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