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对女婿提出那个 长腿校花揉白腿喷一地水

更新时间:2020-10-15 11:33:43

到了张玉芬家里,王大牛一看,娃子好好的,在一旁摇篮里睡觉,根本就没有生病。


她暧一昧地朝王大牛笑笑道:


“大牛,姐下面一直不舒服,好像得了很严重的病,能不能麻烦你给嫂子瞧瞧。”


“行啊。没问题。”


王大牛点头答应了。


心里面嘿嘿笑了起来,今天,正好在她家里,研究她身上其他地方。


要是能够在她家土坑上弄她,就更刺激了。

 文学


“那你跟姐去屋里瞧吧。外面人多。”


张玉芬开心地笑着说。


“好。”


王大牛跟随她进了里屋。


屋门一关,张玉芬顺手便将门给拴上了。


王大牛看了一眼奇怪地道:


“晓婷嫂,你拴门弄什么?”


“姐不得让你检查嘛,给人瞧见了多不好。”


张玉芬笑眯眯地扭着肥肥的翘部进了屋。


面对张玉芬的主动投怀送抱,王大牛没能抵抗得住。


两个人在炕上尽情翻滚。


张玉芬的男人不在家,西屋只有一个睡着的娃娃。就算他听见了什么也没办法管。何况还隔着两个屋咧。


张玉芬如她的性格一样热情如火,把王大牛整得忘记一切了。


现在,终于张玉芬再次当了一回女人,被王大牛弄的受不了了。


鱼水交融的快乐,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从张玉芬家出来的时候,王大牛感觉全身的每个汗毛孔都张开了,舒服透顶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弄女人呢呢。”


他暗自说了一声。


……


王大牛得到了张玉芬后没多久后,白露这边也没有闲着。


白露自从上次在小溪边和王大牛差点弄了以后,心里一直都痒痒的。


有时候在家里呆着,她都很想偷偷过去小卖部,趁着没人注意,把小卖部的门关起来,在里面和王大牛做那个事情。


等来等去,终于还是让她等来了一个极佳的机会。


那一天,公公作为村长去镇里开会,婆婆林阿婆娘家一个哥哥过世了,她回娘家暂时也回不来。


陈大海被一帮狐朋狗友叫去市里万达广场往,家里面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


当人都走光了以后,白露立刻迫不及待就打了王大牛的电话,让他过来一下。


挂了电话以后,她在房间里换掉了朴素的衣服,穿上了那件妖艳漂亮的红色仙女连衣裙。


王大牛也早就发现了一家人都出去了,白露家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接到了电话,他非常亢奋,立刻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了。


每一天他和白露都要装的一本正经,说句话都小心翼翼的,假装非常不熟的样子,现在家里没人,终于可以和她……


等的好久了,这些天,他脑子里面想的都是白露。


每次碰到白露,他都红着双眼,贪婪的在她玲珑曼妙的身材上来回探索着。


有一次他送东西去冻库的时候,失控地抱住了白露……


今天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关好房门后,白露就扑了上来,双手搂住了王大牛的腰。


“大牛,你终于来了,等的我好苦,我越等越想要和你做那种事情,想露姐了没?”


“想死姐了。”


“他们都出去了,天没黑都不会回来,今天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们……”


王大牛草草冲了一下澡,亲亲抱抱之后,就搂着白露,滚到了铺着白色床单的席梦思床上。


那一天,没有人再来破坏白露借精求子,在那宽大的席梦思床上,王大牛和白露乘风破浪,巫山雨云。


那是王大牛这辈子上的第二个女人,上一次是成熟丰腴的晓婷嫂子,这一次是村长的漂亮儿媳,那样的交流,是人世间最美的对话。


“大牛,你真棒。”


完事后,白露满脸绯红,目光轻佻迷离,像一只偷腥过后的小猫一样,躺在王大牛的怀里。


王大牛抚摸着白露浑圆的翘部:“露姐,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怀上?”


白露刚刚享受了极乐,舒服到眼泪都掉下来了,久久回味着,根本没办法思考。


那天过后,王大牛和白露又偷偷玩了两回,第一回是在冻库里,两个人在凌乱的工地现场直接疯狂的弄了起来。

半个月后,白露为王大牛传来了一个新消息,她怀上了!


白露去了医院做过正规检查了,确定已经怀上,王大牛真的搞大了她的肚子。


两个人这下子没办法再偷偷约地方做那种事情了。


消息传开后,梅花村里的人都知道了白露怀孕的事情,很多人都去陈大海家里给他们道喜。


那天收工以后,王大牛正准备回家,结果收到了白露发过来的短信:晚上八点,我们在小学后面的竹编制品厂里见面。


王大牛立刻给她回了一个好字。


竹编制品厂是一个倒闭废弃的小车间,工厂倒闭后里面暂时闲置,一个人都没有,是偷偷见面的好地方。


一段时间没有和白露做那种事情,王大牛心里都有点发痒了,很多时候都偷偷回味着疯狂弄白露的画面,还有白露被他狂弄后那欲仙欲死的反应……


现在她肚子里怀上了,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弄她了。


王大牛心里面一想,晚上和白露见面后,一定要让白露用嘴巴帮他满足一下,解解馋!


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后,突然没办法再过那种生活了,比以前从没和女人弄过的饥渴更难受,他已经憋得有点难受了,迫切的想要宣泄一下了……


谁也没有想到,当王大牛到达竹编制品厂废弃的车间里面后,在里面等待他的人,并不是白露,而是她的老公陈大海!!


王大牛大吃一惊,毕竟一直玩白露给他戴绿帽,和他见面,王大牛的心非常虚。


看到王大牛,陈大海说了声“来了”之后,他就给王大牛发了一支烟。


气氛非常尴尬,陈大海解释了起来,说找他出来没有别的意思,说好久没和王大牛聊聊天了吗?这是要和王大牛聊聊天。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嫂子,我就爱上了她你知道吗?你嫂子那时候好多男人追,我可是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她追到手的,为了娶她,我整整花了十二万的彩礼!你也知道,我们这边一边三万块彩礼就够了。”


陈大海这个人脾气暴躁古怪,在村里面是有名的,性格反复脸色多变,算是不好相处的那种人,不过因为他爹是梅花村的村长,很多事情都帮他撑着,大家看在他爹的面子上,也不敢得罪他。


陈大海阴冷笑容说出这些话,其实王大牛是相当的尴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来,难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和白露之间的事情了?


王大牛心里面一阵慌乱,预感到大事不好了。


陈大海找他,绝对没有好事情!


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了,现在你嫂子肚子也怀上了,也算是给我们张家留了个后了,你看我们是不是很幸福。”


“幸福幸福……”


王大牛目瞪口呆的小声应了一句。


“上次你救了娥子,这钱你拿走吧。”


陈大海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了王大牛,说里面是一万块钱。


陈大海叹了一口气挥手让王大牛先走,王大牛拿着那钱,心里面发虚,不过准备走的时候,陈大海并没有阻拦他。


只可惜王大牛社会经验不足,当时并没有捕捉到陈大海身上的不对,还没来得及高兴,立刻就出事了。


当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大海从他的后背,捡起一砖头直接砸在了他伟的头上,血哗哗的从他头上就往外冒,他脑子一闷,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


王大牛被陈大海偷袭后,挣扎的转过身去,口里大吼着:“大海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砸我?”


陈大海是用手里的砖头回答王大牛的话的,他砰砰两下连续砸中了王大牛的额头。


王大牛倒在了地上,血从他的头上涌向了地面,撕裂般的疼痛在王大牛的头上蔓延开来,他的视线都模糊了。


“不好意思,你误会我了,我不是要砸你,我是要杀你,王八蛋睡了我的女人还想要拿走我的钱,你简直就是在做白日梦。”


王大牛倒下后,陈大海如同恶魔一般说着,果然被他知道了真相!


他的语气很冷,很静,看上去非常吓人,他这样的表现说明他早就对王大牛动了杀心。


“大海哥,你不要杀我,是嫂子让我帮忙借种的,我本来也不愿意啊,现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恩将仇报?”


王大牛在地上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没办法,整个脑袋嗡嗡嗡不断作响,心中的求生谷欠望,迫使王大牛向陈大海求饶着。


陈大海冷冷看着王大牛,他对王大牛说太晚了,他说王大牛给白露借种的事,他绝对不想让人知道,他也不想在梅花村里看到这个弄了他婆娘的男人还活着,让他想起来自己最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弄过。


陈大海果然是一个非常暴躁极端的人。


说完,陈大海蹲下身子,又扬起了手里的砖头,他的眼神很冷,杀气四溢。


王大牛对陈大海叫着:


“大海哥,我可以走,我可以离开这里……去外面打工,再也不回来了。”


“晚了!我就是要弄死你!”


陈大海冷冷的回答王大牛,他说王大牛死了,他才能保守这个秘密,说完,陈大海手里的家伙直接朝王大牛头上落了下来。


王大牛头上又挨了两下后,他的眼睛开始冒金星,脑子巨疼着乱成了一锅粥。


王大牛知道很快就要昏厥了,他也知道今晚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陈大海冷笑着,他的脸色很狰狞,他扬手落手,丝毫没有手软,这个人太可怕了,简直和恶魔一样。


王大牛彻底被砸晕了,闭上了眼睛,脑子也开始失去了意识,就在闭眼的那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道光,那光刺眼而明亮。

半个月后,白露为王大牛传来了一个新消息,她怀上了!


白露去了医院做过正规检查了,确定已经怀上,王大牛真的搞大了她的肚子。


两个人这下子没办法再偷偷约地方做那种事情了。


消息传开后,梅花村里的人都知道了白露怀孕的事情,很多人都去陈大海家里给他们道喜。


那天收工以后,王大牛正准备回家,结果收到了白露发过来的短信:晚上八点,我们在小学后面的竹编制品厂里见面。


王大牛立刻给她回了一个好字。


竹编制品厂是一个倒闭废弃的小车间,工厂倒闭后里面暂时闲置,一个人都没有,是偷偷见面的好地方。


一段时间没有和白露做那种事情,王大牛心里都有点发痒了,很多时候都偷偷回味着疯狂弄白露的画面,还有白露被他狂弄后那欲仙欲死的反应……


现在她肚子里怀上了,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弄她了。


王大牛心里面一想,晚上和白露见面后,一定要让白露用嘴巴帮他满足一下,解解馋!


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后,突然没办法再过那种生活了,比以前从没和女人弄过的饥渴更难受,他已经憋得有点难受了,迫切的想要宣泄一下了……


谁也没有想到,当王大牛到达竹编制品厂废弃的车间里面后,在里面等待他的人,并不是白露,而是她的老公陈大海!!


王大牛大吃一惊,毕竟一直玩白露给他戴绿帽,和他见面,王大牛的心非常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